珍惜机缘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是九七年底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转法轮》读了有一半,我明白了师尊不是一般的气功师父。我心里真是高兴,师尊是佛啊!一定跟师尊修到底。

一、身心净化 法中升华

修炼前,在一身的病痛折磨我时,邻居向我介绍过法轮功,我不信。可到九七年初我发现我的脑袋经常一片空白,脑门发木;秋天我又得了盆腔炎,腰痛的经常翻身都得搬床边,医生让我住院点滴,我舍不得耽误上班,于是就把药拿回家,到本地卫生所点滴,一天点完回家,过铁路时,大概也就几秒钟时间我差点失去性命,事情是这样的:离铁路很远时我就听到了道铃声,但我不知看火车,等我刚过了道轨还没走下路基,听到身后有风声,回头一看火车就在眼前,可把我吓坏了,我意识到这脑袋是出毛病了。第二天点滴时我和医生说了此事,把医生也吓了一跳,说大概是心脑血管病,给我开了这方面的药,吃了也挺好使但不能停药,停了脑袋就发木。我想:这脑袋病我可治不起,因我没有固定工资,那我就炼法轮功试试。因我上班忙,断断续续的看《转法轮》,年底正式到炼功点炼功,师尊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痛苦的根源,放下了有病的想法,一心修炼,自己的业力自己消。从前的冠心病、气管炎、颈椎病、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便秘、脑神经痛、沙眼、胃病等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到过年时我就感受到了久违的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一次在床边盖被休息,有一种往起飘的感觉,有点兴奋、更多的是感激之情,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几个月时间达到了通大周天,这真是大法无边,无所不能,使我更加坚信师尊、坚定大法。

明白了一些法理后,在个人利益上也不钻牛角尖了。修炼当年单位班组搞承包,我和同班组的另一个人各干半年领班,年终那人把全年的操心费领走了,我想:不就一百多元钱吗?我若找领导她多没面子,不是做事先为别人着想吗?这是师尊在利用这事儿给我去利益之心呢?是你的不丢,也许是还欠账。思想升华上来了,没和她发生任何矛盾。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时,我心里压力很大,明知大法好,怕心重,走不出来。更因为在邪党文化下长大,很多事情也混淆是非,就在这种痛苦不能自拔的时候,明慧网上发表了《严肃的教诲》。可当时我还是分不清真假,那时我在单位上班,一天我边干活边问自己:你还是师尊的弟子吗?为什么连师尊的话都分不清!就在这时师尊的话浮现在脑海:“弟子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顿时泪水蒙住了我的视线,回家和孩子交流我们得走出去证实法,当时不知道怎么做,我说就从世人着手先向那些要饭的人讲,孩子说我有求,我没听孩子的话。第二天,下了大雨我们还是走了出去,结果没碰上一个要饭的,也没敢和路人讲,孩子上班去了,我也想回到我上班的商场。坐车的时候因我有讲真相的心,师尊给我安排了有缘人,我坐在车门口,马上就要发车了,跑过来一位老太太,上车就问她要去的地方是不是坐这车,我搭了话给她让了座,她很感动,并说谢谢我,我说不要谢我,谢我师尊吧!我是信佛的,她问我你师尊是谁,我开始给她讲了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都是为了骗人,目地是为了打压修真、善、忍的好人,并给了她韩国预言和劝善资料。从那时起,我带上孩子开始了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发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谢谢师尊领我迈出了第一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半路被截回,回来后悟到:去北京心不纯,掺杂着执著圆满的心、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在持续大范围发资料中,由于执著心被抓進了看守所,当时自己不能静心学法,怕心去不掉,悟性很差,在看守所消极承受,几个月后我被释放,办手续时在恶警威胁下,在不准進京上访的保证书上签了字,不签字怕被劳教,明知不对也妥协了,回家后懊悔的了不得,马上写了严正声明:不承认威逼下的所谓保证,修炼这条路我走定了,我要洗去污点,勇猛精進。

二、面对面讲清真相 劝世人三退 救度众生

师尊《快讲》经文发表后,我体会到:救度世人的紧迫,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感到了自己责任重大。对于我来说不善于在众人面前讲话、面对面讲需要智慧、胆量和类似云游僧人般的承受,我必须最大限度的放下人,我在做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

刚开始讲时师尊针对我的怕心,就来了一次考验。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来了一位流离失所的年轻弟子,一年多了也没联系到同修,师尊讲法都是家乡传真过来,大法资料和《明慧周刊》根本看不到,因他找同修心切,一次打听到一同修,冒失找到人家里被认为是特务,没给任何东西。有一天他给路边卖货的人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正好我路过,那卖货人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因我向卖货人讲过真相),该大法弟子呼呼直喘追上了我,直接问:大姨,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很高兴的把我领到了他的住处,我们交流很多,互相之间没有任何怀疑的说明各自的情况,然后我开始给他送师尊经文和《明慧周刊》,没几天我把此事告诉了某同修。同修说:不要同他接触,他是特务。这下可把我吓坏了,六天我体重减六斤,因为我向他告诉了我的所有的情况(这是不理智的做法),也就没再给他资料,但又觉的不对,如果是修炼人因为我的怕心重耽误了他学法怎么办?孩子说:你不给他经文好比给孩子断了奶。同修说:什么叫无私无我,怕他是特务就不管他了?这样我又去给他送资料。这几天我不去,弟子也吓够呛,因他把自己的全部都暴露给我了。通过交流我俩都体会到师尊为弟子去怕心,用心良苦,再不放下执著愧对恩师。

接下来的不断讲清真相中,我又遇到了几位因各种原因联系不到同修的弟子,感谢师尊帮他们找到了同修,现在他们在各自的环境中证实着法,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

师尊说:“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遵照师尊的教诲,我内心发出一念,我要救能接触到的所有人,所以无论我去干什么,我都请师尊加持,接上有缘人做好救人的事,同时发正念:清除我路过之处和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干扰和破坏因素;清除听真相人背后的邪恶和障碍;清除干扰三退的共产邪灵,这样在讲真相中不用再发正念,我不论坐车、走路、购物、买菜、还是接触上门维修服务的人、楼区叫卖的人,只要有机会都主动讲,不怕麻烦、不怕对方言辞激烈、更不怕被邪灵洗脑的恶人的威胁恐吓,保持强大的正念,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无所不能的。

例如:四年前我认识一家私人诊所的大夫,只要我去就给他们讲真相,送资料,从开始听不進去,哼哈敷衍我,到现在看《九评》和真相碟、全家和雇员三退,这真是对我耐性的考验;平时我去市场买蔬菜、水果,不赶早、晚市,那个时间菜便宜可是人多,业主忙着卖货、环境不好不利于讲清真相。我选择市场上人少的时间,既不干扰业主卖货,又有机会讲清,只要看到哪个人我没讲过,无论需不需要他的货我都买点,选果选菜不太挑,虽然表面自己利益上有点损失,可目地是救人哪!我主动买他的东西,好坏不计较,钱上不计较,他们真的很高兴,有时少要一个塑料袋(把买的东西装在自己的袋里)都能趁机讲真相劝三退,现在我一去市场,很多业主主动和我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明白的那面很高兴;在楼区,发现捡破烂、收破烂、换鸡蛋、修理家电、卖瓜果蔬菜的,只要没见过面的都是有缘人,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多数对共产党所为深恶痛绝,讲起来也比较容易;现在闹市街道送广告传单的人特别多,我都是接广告后同时把大法真相也讲给他,同时三退;一次给一卖香瓜的人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一些难听的话并要报警,我心不为他所动,正念离开。

在给昔日的朋友讲真相时,朋友突然说:你怎么变的能说了。还有一次在给世人讲预言和共产恶党历次整人运动时,我列举事实说明真相,那人竟说:你是老师啊!这真是大法给我开了智。

我现在有机会就去讲真相劝三退,退多了不欢喜,一个不退不气馁,每次退完回来我都从内心感谢师尊,一切都在师尊掌控之中,我只是去做。

三、越到最后越精進

师尊教诲我们越到最后越精進,明慧网也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大资料点人员多、资料量大、耗材需求量大、目标大、压力大,看到这些我想人人都应该为资料点同修着想,他们应该抽出一定的时间学法炼功,按师尊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能因为赶做大批资料而耽误学法炼功。是谁占用了他们的学法时间,是不是等、靠、要的学员?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应该有什么本事使什么本事,只要想学,大法开启的智慧无所不能。第一届中国大陆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有一篇《从锄头到鼠标》的文章很说明问题。不能手心向上,一些大资料点被破坏,设备损失、弟子被抓,知道这些我们每个人怎能心安?悟到这儿,我尽我的能力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解决附近同修的资料需求,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哪怕是一点点也行。

我很珍惜师尊对弟子的付出,后期讲法中知道师尊为一位脑血栓同修消业,在另外空间师尊被灌了一碗毒药。师尊说:“改变你的思想很难,调整你的身体也是很难的。“(《转法轮》)正法时期修炼,有时分不清是病业还是邪恶干扰,发正念时我就想:如果是师尊给我清理身体,一切我自己承受,如果是邪恶干扰迫害,我一律不承认,彻底清除,我的功和神的一面会分清。有一次家里来人修顶棚,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从炼功后很多病都好了。不一会我就胃很痛,躺到床上去了,马上意识到不对这是干扰,发正念清除,几分钟就好了。

修炼是严肃的,哪一关过不去都不行。我从看守所回家后,一直圆容不好家庭关系,无论大事儿、小事儿或不算事儿的事,丈夫总是暴怒,张嘴就是出走、离婚。我一直向内找,因找的不对也没解决问题,真是苦不堪言,这种状态持续了四、五年,在法理上也知道在过关,但做不到坦然而忍。有一次有两人上门推销商品,我听他们介绍的产品功能挺好,就买了一个并给二人讲了大法真相,这时丈夫回来了说我上当了,买的是假货,他象疯了一样,对上门的推销人员不依不饶,怎么解释也没用、退货也不行,把那俩人脸都吓白了,把我往那个男人身上推,让我跟人家走,离婚!师尊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转法轮》)当我过不去时,我就想一定是我哪世欠了他什么,同修说“也许哪世是他的恶婆婆”。我每次都过不好,内心产生了怨,这时我看到了明慧网上同修的向内找根本执著的体会文章,很受启发,我也找我的根本执著,我从小就有一个不让人说的毛病,在学校当上三好学生,老师表扬我都不敢抬头,批评那就更不用说了,参加劳动时无论干什么都努力做好,因为怕挨说,这就是虚荣心、爱面子心。挖到了根,丈夫找茬的事少多了,家庭环境也好多了。谢谢同修网上交流文章对我的启悟,让我找到这一执著放下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