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毛骨悚然的“文明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事情过去已经六年了,当我一听到有人说“文明执法”时就毛骨悚然。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我身体的很多疾病都好了,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如今法轮功蒙受不白之冤,无处伸冤我只好到北京来说一句心里话,我要用我的亲身体会来证实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末,我想我一定要上天安门喊出“法轮大法好”,可是就在火车上被恶警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把我抓到后车厢,问我姓名、地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如何教人做好人,如何让病魔缠身、生不如死的我重获新生,法轮功如何蒙受不白之冤,无处伸冤,我只好到北京来说一句心里话,还没到北京就被抓了……有那些恶警不但不听一起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毒打起来,火车开到山海关站时恶警们把我送到山海关的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在那里流氓恶警让我进一步领教了中共恶警们的“文明执法”。

在当时坐的火车上还有4名不认识的同修也被恶警抓了,我们一起被送到山海关,接着就被分开,一个个的隔离审查。我被一个恶警带到审查室,审查我的恶警他很凶。他问我姓名、地址,我不告诉,他就翻我随身携带的包、然后又叫来2名女警察把我叫到屋里,把我全身的衣服脱了翻,把我随身带的钱拿走。把我叫到里屋,在中间那个大屋4个警察对我拳打脚踢,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千古奇冤,这一切都是江某某一手导致的,我是因为相信政府才想去天安门广场伸冤的,希望他们善待法轮功弟子,他们不但不听反而谩骂师父和大法。这4个恶警把我按在地上戴手铐,把我的一只手从肩上拿到后背下往上拽戴手铐并对我拳打脚踢,是他们四个恶警同时打,将我打昏一次,醒后接着还问我说不说,打了3—4个小时,最后他们打的筋疲力尽了,把我扔进一间冰冷潮湿臭烘烘的屋子,那屋里还有20多名同修,同修里还有2个小姐妹,姐姐17岁,妹妹15岁,她俩被打的一个脸肿的眼睛只剩一条缝、一个脸上都是淤血。弱小的姐妹俩同样被无人性的恶警给大背铐(称“苏秦背剑”)猛打,可是中共警察“文明执法”背后的实质是真实残暴的邪恶。

回家后,看我身体全是青紫,两个大拇指和小手指,麻木失去知觉几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