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众生 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几年前,在一次纪念“四•二五”的活动中,当同修在读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们的证实法经历时,我想起了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回答提问时讲的一段法:

“弟子:弟子们圆满上去之后,还能听到师尊讲法吗?
 师:你还是用人的思想在想神的状态。那个时候我告诉你,你将有你的弟子听你讲法了。你修炼的历史将是树立你未来威德的一部伟大庄严的法。你表面上很平淡的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情,都是有记载的。你感受到也好,感受不到也好,都是有记载的。那么那都将成为你自己所建立的威德。其实佛在佛世界里也是讲法的。除了在他那一个境界中众生应该遵从的道理之外,他主要的就是讲不同天国世界的佛修炼的故事。激动人心哪。天国世界的众生听了也会落泪的。所以说我们每个人修炼一定要达到标准。”

我感到是师父的点化。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都将在新的宇宙大穹中流传,在各界众生中传颂。而我们现在在人间不就在听他们的故事吗?我们在人间证实法的同时,不仅是自己走向圆满,不也在见证未来大觉者们的修炼经历吗?我感到我们大法弟子的幸运,证实法的严肃、伟大和殊胜,我认识到要珍惜这万古的正法修炼机缘,珍惜和师父、和大法、和同修们的高尚缘份。

在写作中的一些体会

我体会到自己的人生因为学了大法而改变。我学的是理工科,加上在国内受到的畸形式教育,可以说我的写作基础很差。自己后来在证实法中,经常把自己的一些体会和想法写出来,在不知不觉中就用写作这种形式来揭露邪恶、讲真相了。后来我看到海外不少用写作方式证实法的同修,和我有类似的背景和写作起点,也都在证实法的实践中逐渐成熟起来了。我自身经历的一个体会是,当我们破除常人中的观念时,法就会给我们智慧。在面对邪恶铺天盖地式的造谣诬陷中,我们写的好的文章、报道、评论等等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大法弟子们写的文章在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中已经起着巨大的作用,在此我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同修能够破除常人观念和障碍,拿起笔来,揭露邪恶,讲真相,救世人,证实法。

邪党以国家的资源制作各种邪恶音像、文字资料来诽谤大法,毒害世人,而我们人手非常有限,白天还要做常人中的工作,只能够业余的做,而且多数还参与多个项目。但我们有无边大法为我们做后盾,为我们开启智慧。这几年来,我感觉我们写的文章还是远远的不够,我们的写作体裁还比较单一。“搞政治”这个问题大概还是受党文化毒害的常人最大的障碍,这些还需要更多同修加大力度揭露迫害,加大力度讲真相。

在写揭露迫害的文章时,需要阅读很多迫害案例,刚开始时有时会陷于情中。通过交流,我认识到我们在揭露迫害时,应该正确的对待迫害,自己的心不能够陷于邪恶的迫害之中,不能在情中揭露迫害,不能够被情左右。尤其在海外,一些同修在情中对待迫害,对着血淋淋的迫害案例,自己不愿意看,看不下去,也不愿意给别人讲。我想我们大法弟子自己都不愿意看、不愿讲迫害案例,怎么能够指望常人明白迫害的残酷和邪恶呢?这是不是我们的情绪造成的呢?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认为在海外尤其是近来,揭露迫害还非常不够,国内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好象离自己非常的遥远,我希望我们海外大法弟子能够把揭露迫害、讲真相做的更好。

通过写作证实法,我们没有修好的人心也会在文章中体现出来。我在写作的头两年里,收到反馈说,文章中带有情绪,缺乏慈悲。我感到有的大法弟子对恶人、恶党心有怨恨,一些作者的心态也还没有充份体现出大法弟子对世人的慈悲来。例如,不久前有海外同修在交流时说,海外一些参加媒体的同修有“斗争情绪和偏激心理”,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效果就会受到影响,因为读者不仅看表面的文字,同时能够感受到作者的心态,而作者的心态经常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一些大陆大法弟子把参加迫害的警察和其他人员频繁的用“邪恶”称呼,这样一方面在常人看来不专业,常人(尤其是西方人)看这样有许多“邪恶”字样的文章,效果可能就不太好;而且许多人是不明真相或者在压力下参与迫害的,其中不少人通过讲真相还是可救之人。

我们的最终的目地是救人,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以慈悲的心态来对待众生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心中没有慈悲如何能够救人?认识到这些后,这些年来我的心态就逐渐的发生改变,内心逐渐平和,在慈悲平和的心态下开始注重读者效果,多为读者想一想,让读者更容易接受。以前人们讲“文以载道”,我们写的文章是讲真相用的,“慈悲能溶天地春”,当我们真正的为他人好时,世人就会感受到我们的善意,从而就能够救度他们。同时我们的专业水平和写作技术需要不断提高,文章要精练(现在很多读者没有耐心看长文章,这不是反对长文章,长文章更需精练,让读者能够读下去,而啰啰嗦嗦的文章人是不爱看的),尤其是让我们的文章能够更加精辟,更有力度,这是需要下功夫的。

我们在证实法的道路上,不管具体做什么,以什么样的形式与表现,都始终贯穿着修心提高的因素,都需要修自己。我们个人的提高、达到圆满的标准同样是至关重要的。写作的过程也和自己的修炼紧密结合。例如,在写作的时候常常需要自己主动找题目,主动寻找资料等等,需要学习和研究很多东西,掌握人类的相关知识为证实法所用,不能让读者觉的在说外行话。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因此需要冲破惰性和求安逸的心。在写作中也容易出现求名的心,在大法弟子中求名,还有妒嫉心等等。

如果和其他同修合作,可能会出现因为大家观念的不同,而固执己见,自我都会在这过程中表现出来。在文章发表后,常常会发现文章被编辑同修修改,如果修改的地方是自己比较得意的观念或地方,就会触动到自我,可能心里会不服气。写的文章不让别人改,这和不让人说是很类似的。这些都是需要修掉的人心,修去自我不象说的这么容易,我有做的好的时候,也有做的不太好的时候。

不主动协调的背后原因

常人中优秀的组织和团体都很重视“团队精神”,我们在修炼中不讲常人的“团结”,我们修炼中讲协调,讲心性和境界的提高。师父讲过“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由此可见协调的重要性,证实法的许多项目都需要协调。我作为项目组的协调人之一,一方面和大家交流切磋,但是很多协调工作做起来自己不主动,更愿意去做不用什么协调的具体工作。

仔细想一想,还是因为人的观念阻挡着自己。修炼前非常羡慕神仙的自由自在。看同修去根本执著的文章,自己也跟着找,但是觉的找不到,因为自己以前对修炼已经有一点认识,也想修炼做神仙,觉的能够自由自在多好!所以我走進大法不是为了治病等等原因。其实现在想起来,是用常人的观念看待修炼,并不明白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什么,追求的是人认为的“自由自在”,是用人的观念看“自由自在”。这种人的“自由自在”表现是不愿意受约束,也不愿意去约束别人,心中想自在,协调太费心,太麻烦,觉的干具体事情虽然累但是省心,例如,我可以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不动,也不觉的累,但是可能不愿意去打一个两分钟的电话,所以自己在参与和协助协调中一直不是很主动。

从法中我们知道,大觉者们能够真正的自由自在,但同时他(她)同样有很大的责任,需要用“真善忍”在那一层的法理管理他世界里的众生,大概也是比较“费心”的,而且大觉者们做事也相互协调。对于我们在人中修炼来说,想省心,想自在,其实也是执著,因为修炼不就是修心吗?躲避协调不就是因为怕麻烦、怕冲突、怕矛盾、怕承担责任吗?当然证实法中的协调工作并不是常人式的“管”,但同样需要和人打交道,而和人打交道并不是自己非常愿意干的,尤其是在遇到困难、同修不愿意配合时。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让你们写文章、发资料、上街,反正做什么他都做的来,可是让你去跑市场这个事就不想去做。”师父指出了我们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经济效益搞不上去的原因。跑市场自然要和很多(常)人打交道,看样子怕和人打交道在我们大法弟子中还比较普遍。

在实际协调中,自然触及到很多人心。我知道在一些地区,有的同修不愿意当协调人,一些项目没有人主动愿意站出来当协调人,一方面协调人需要更多的付出(时间、精力,可能还有金钱),有更多的心性摩擦,另一方面如果其他同修不积极配合,就给协调工作造成很大的难度。有的地方出现同修当协调人当“伤了”,同修中出现间隔,以后再出现协调的事情就躲。

现在我对师父说的“协调一致”有了更多的理解,体会到这是整体的修炼状态的体现。我认识到“协调一致”对协调人在法上提出更高的要求,同时需要大家积极、主动的配合。在实践中,由于我们有的项目、活动的特殊性,加上有的协调人并不处于最佳的修炼状态,没有能够提前积极的沟通、筹划、准备等等,就会造成更多的困难。例如,有一次当地举行一次活动,协调人在活动的头天晚上的深夜给我打电话,叫找一个东西,第二天早上带到活动地点,自己当时心里有一些不高兴,觉的常常事到临头才准备,自己还在忙别的事情。显然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修自己,没有更大的容量,配合不积极(更没有想到提前询问协调人需要什么,能够帮一些什么),自己这种不高兴的情绪就可能影响到协调这件事的学员,如果有更多的学员出于各种原因,都对协调人有情绪的话,无疑就给协调人造成很大心性上的关。当然如果从协调人这一方面来讲,如果能够提前筹划、准备、安排,提前和同修交流、沟通,而不是等到最后一分钟才通知大家配合,那么可能给配合的同修造成的难度也会小很多。其他同修如果能够更多的体谅协调同修的难处,心中没有怨气,去掉私心,积极、主动的参与和配合,那么对协调的同修自然是非常大的鼓励和支持。这种良性的配合就会体现出法的威力来,使证实法的项目发挥更好的作用。这里面体现出非常多的修炼和对大法负责的因素。总之,我们对同修也要慈悲。

师父讲过“每个人都是负责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我们大家都要负起责任来,真得要站在证实法的基点上对待协调,不让旧势力钻我们的空子,把我们的协调工作做好,让证实法的项目发挥更大的作用。

要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在明慧特殊的证实法环境下,我觉的更要严格要求自己,首先需要耐的住寂寞。在以前深山老林里独修的人,所面临的很大一个难关就是克服寂寞。海外的许多证实法项目都比较“热闹”,在做明慧具体工作中,常常是大负荷工作量,而又默默无闻,往往是很寂寞的,那种难耐的寂寞滋味是不好受的。常常在这个时候,我就反复背“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背着背着就发现心里的寂寞感消失了,内心平和了。

在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法是万能的,信师信法是至关重要的。在关和难中,这时只要心中想到法、心中有法,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真正能够做到“以法为师”,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现在的人类社会,自我膨胀都很严重。我体会到要注意控制和修去自我。在这些年的反迫害、证实法中,许多同修做出了很大的付出,有的同修可能出现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的“胆气也壮起来了,觉的自己硬实起来了”的心理。证实法工作做久了,如果不注意修自己,也容易滋长人心和“觉的自己硬实起来了”。有时候在和组外其他同修交流中,我不知不觉中出现了“教训人”的口气,让同修听着感觉我“居高临下”,同修心里不舒服。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后来我逐渐认识到,是自己有“权威”的常人观念在作怪。

大家知道,师父的讲法首先在明慧网上发表,明慧网是师父给的大家信赖的网站。明慧网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大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案例基本上都是首先从明慧网上发出来的。总之,在人间,明慧网在正法中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自己在参与明慧工作中,知道这是非常荣幸的事情,又深感责任非常重大,而没有修去的人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冒出来。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人们普遍有强烈的崇拜权威的心态,有不少人因为靠近权威而目中无人、不可一世起来。由于受历史等因素的影响,大法弟子中也存有较普遍的崇拜权威心理。从修炼角度讲,崇拜权威是非常害人的,师父要的是我们要“以法为师”。自己也受这种常人观念的影响,逐渐产生了在大法弟子中“硬实起来了”的感觉。还好,自己在学法中也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执著,一旦认清执著之后,去掉就不难了。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师父从来没有跟我们自居过。认清了自己的执著之后,觉的自己如何如何的感觉也就没有了。

有一次我到外地参加活动回家后,马上头脑中出现了一个念头:“还是在家里舒服”,我知道这是安逸心在作怪。我认识到,如果不注意,安逸心、惰性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消磨我们精進的意志。在现实也看到一些同修被安逸心干扰,不主动的去找做讲真相的事。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生活、修炼,常人中的诱惑会勾起没有修去的人心,这需要我们脑子清醒,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我们生命真正的意义和使命是什么。

有一段时间家里人看武侠电视连续剧,勾起了我的执著心。我修炼前很爱看这个武侠小说,现在我没有时间看电视,但这时心中有想看的念头,另一方面,自己清醒的一面明白不能看,会占用很多做证实大法的时间,造成干扰。在这种想看又不能看的情况下,自己还是忍不住,在每一集电视剧结束时,跑去看一看字幕,听一听音乐,这样觉的既不耽误时间,心安理得,又算是满足了想看的欲望。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这时我看到一篇大陆同修写的去看电视执著的交流文章,我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为什么出现这种奇怪又好笑的行为呢?向内找深挖下去,发现自己背后有一个很大的执著。

以前我很喜欢武侠小说中描述的男主角的正直和侠义之气,和女主角温柔美丽善良,这种男女的组合,是自己喜欢的婚姻模式。我深挖下去发现,其实这是情,是对人中美好生活的向往。我心中喜欢温柔型的女子,而现在处于“阴阳反背”的天象,很多女子已经不是这样的了,我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别人,所以造成了彼此的心性关。当我从内心深处看到自己这种人的向往后,就把这个执著去掉了,然后我发现自己对家人的不满也随之消失了,也不再想看武侠电视连续剧了。从而避免了干扰。

我们修炼中遇到的事,确实都和我们修炼有关,尤其是当有什么放不下时,真的要向内找,背后肯定有执著的人心。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出执著,就可能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对讲真相造成干扰。

师父的无量慈悲激励我精進不停

在明慧的证实法工作中,深感责任重大,我认识到需要对法理有清晰的认识,对正法進程有比较好的理解,这样才能够较好的做好自己该做的。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总觉的法学的不足,对法的理解需要不断的提高,需要不断的提高心性和加大自己的容量。

于是一段时间内,我也开始背法。一次在背“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转法轮》)时,背着背着,我心中一动,心灵的深处明白了什么,我知道自己生命的深处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人的这一面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我被师父洪大的慈悲而感动的泪流满面。师父为了拯救宇宙大穹,把法捧给了我们,送到我们家门口来了,并为我们以及众生承受着巨难。我感到自己的心胸和容量在瞬间扩大了很多,被师父的慈悲包容着,我想自己也要有把真相捧给世人、送到世人家门口的慈悲之心和境界。

在现在的十恶毒世中,人类整体的道德水平已经非常的低下,很多中国人受邪党的毒害很深,许多人在人间假相中迷失的很严重。讲真相救世人尤其是中国大陆人难度确实比较大,有时自己就出现了畏难的心理。每当在出现畏难情绪时,或者每当自己懈怠、想偷懒时,我回想起师父的这一段法,就使我更加坚定救度众生的意志,我们也应该以最慈悲的心态来对待世人,把真相捧给世人,把真相送到世人的家门口。而且要一次又一次的做也没有怨言,直到能被救度的世人明白真相,能够真正得以救度。师父为众生而来,救度众生是我们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和洪誓大愿。

我们的一切都来自师父,来自大法。法给了我力量、智慧和毅力。我感到从法中获得的力量坚不可摧。师父的无量慈悲消除了我的自私心理,熔化了我心中的怨气,熔化了自己对一些同修的成见,改变了自己对“吃苦”的认识。师父说:“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洪吟二》〈难〉)。师父的法激励我精進不停,让我心中能够包容更多的众生,生出不可动摇的救度众生的金刚意志和决心。我体会到,当真正把众生装在心中时,就不会用常人观念来看待证实法中遇到的“苦”与“难”了,就逐渐学会用“以苦为乐”的心态来对待证实法中的负荷了,也不抱怨干多干少了,心里也就容易平和了,不会忿忿不平了。

* * * * * * * * *

写体会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在写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而这些不足是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不足和心性没有提高上来而造成的。我对师父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有了更深的理解,对我们是修主元神的有了更深的体会,对大法修炼才是真正的修炼有了更深的认识。

每当想起师父的慈悲和苦度,我心里也就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唯有精進,才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对得起自己。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