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洪法纪实(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缅甸自一九九六年开放观光以来,一直不是游客的第一选择,所以能得到的资讯不是太多,连我们这团的领队都说,他入这行五年才第一次碰上带缅甸团。

其实个人有机会出国,对随机碰到的有缘人都不忘洪法,就象往常一样带上书签及英文资料,因为我知道,不远万里而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不能白来,一定有该做的事,而且碰到的人就是只有一面之缘的机会。

高精度图片
天真的小学生人手一张洪法书签开心的笑了

高精度图片
小沙弥手中紧握的是介绍法轮大法的书签

我非常喜爱印度、斯里兰卡及中南半岛这些国家,他们的人民善良、质朴、真诚,踏入这些国度能让我感到熟悉与舒适,连沙龙穿起来都觉的得心应手。

要去一个地区旅游,行前总会做一点了解。但是这一次却发生了一个预料之外的状况,我产生了怕心。为什么呢?一到了缅甸,当地导游就说明了这是一个军权当政的国家,言论并不自由,行动不可随自由意志而为。

在缅甸的华人传言有三样高度敏感事情不能谈论,政治、女人、美金。

在缅甸,每二十个人就有一个和尚,每七人就有一名军警。可想见便衣特务到处都是,有的乔装成小贩、乞丐,遇事先拍照再调查抓人,不难明白缅甸平民不敢轻易开口谈论政治。第二是女人,就是指缅甸最著名的女人「翁山苏姬」。第三是每天早中晚不同的行情波动的美金,是影响缅甸经济及政府稳定性的重要因素,所以不准谈以免影响民心。

导游耳提面命严禁我们在车外提到「翁山苏姬」这四个字,他不想要莫名消失,所以要平安快乐的旅行,一定务必遵从这个交代。

这样的情况还能不能洪法呢?一下就让我联想到在中国的紧张情势,这是我从未料到的,同时在这关键时刻也检验出自己存在着这样的怕心与安逸心。第一天没有发出一张资料,也交代先生孩子要小心一下。回到饭店,还把资料都收进行李箱底了。

回想起得法后第四个月,我们到中国大陆江南几个城市去,当时是知道中国大陆在迫害大法的,但是不知道形势如此严峻,那时候心态很纯净,就是要去洪法,所以带了书签及中文简体资料去,每到之处都留下真相资料。回来后,越了解迫害形势,越觉的自己当时怎么做的这个事情,一点怕心都没有。

还有一次二零零四年在印尼也被制止发资料,对方并不是反对大法,理由很好笑,是因为那几天碰上该国总统选举,说我们这样做会影响选情,但就该处不让发而已,整体影响不大。

那么这一次不就是明明冲着这颗怕心来的吗?是要我觉察到在安逸的台湾修炼,也存在另一种旧势力的迫害方式,而且用安逸来迫害是不知不觉的,一不注意自己的正念,就没有正行,到了关键时刻,就过不了检验了。

但是,我们怎么能错过这个洪法机会呢?后来是先生将资料拿出来放进随身的包包中说:见机行事吧!第三天,遇上一群放学的小沙弥,想都不想就连忙将书签拿给他们。他们拿到精美书签,听到「法轮大法好」时,眼中闪着晶亮与雀跃,此时,我之前的怕心都忘记了。

第五天到茵莱湖上的一所小学去,建筑在湖上的简陋木板学校,六个班共有五十三个学生四个老师。先生简单的向校长说明一下,并递给大家资料,希望能有有缘人得法,至少认识大法。这是我们的初衷,也是在匆匆一走一过中唯一能做到的。

在浦甘(Bagan City)的狄玛杨基(Dhammayan Gyi)佛塔中有一座释迦牟尼佛与弥勒佛并列一起的佛像,是全缅甸唯一的一座,缅人也都知道有未来佛下世度人之事。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回到台湾后再寄过去给导游,这一回带足了一包大法的介绍资料,是送给这位华人导游的。希望有相通的语言作桥梁,能让人们更深入的了解:人们几番轮回转世中所等待的大法,真的来到世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