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小材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以下故事(事件),如果结合讲真相、劝三退,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

* * * * * * * * *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为欢迎二十几位上级官员,组织中小学生举办文艺演出。演出时剧场不慎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落下时,教育局官员叫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等官员全部撤退后,老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已经来不及了,结果学生与老师有325人被烧死,132人被烧伤。而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的官员,竟无─人伤亡。

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让官员先走,让官员先富起来,似乎已经成为老百姓的“宿命”了。

2003年5月北京为了申办奥运强制拆迁许多居民的房屋,其中叶国柱、叶国柱兄弟的住屋及两家赖以为生的餐厅,也遭到强制拆除。

私有财产被剥夺后,叶国柱、叶国强多次上访,都被公安施以拘留或酷刑折磨,但他们都不愿意屈服,结果两人都被判刑关押。现在叶家一家老小,都无奈的露宿街头,成为新生的乞丐了。

据了解,过去十几年中国有四百多万户居民被强迫拆迁,可是由于官商勾结,许多拆迁户都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成了暴政下的牺牲品。

中共军方曾经从西方社会进口过一个测谎仪,并对一些人进行测谎。人测谎时有心理负担,说谎时手心会出汗,血压会升高,呼吸会急促,用电极探测就可以知道此人在说谎。

但中国军方测出的结果,跟西方社会正好相反。被测谎的人在说谎时没有心理负担,血压、心跳都正常,但在说真话时他们就害怕了。

人为什么说真话反而会害怕呢?因为整个共产党都是靠层层的谎言笼罩起来的。当你在说真话时,你就是在挑战整个系统,你就随时有被抓的危险。

2002年5月魏家大队有400户居民要动迁,有一个外号叫“大华”的包工头给很低的动迁费,老百姓买不起房子、没地方住,就连哭带嚎的不搬。

4月30日“大华”强行断电、断水、断气,老百姓第二天要找领导理论,刚好赶上5月1日放长假找不到领导,就集体趴铁路轨道上,使火车停驶10分钟之久。

上边派人来调查,官员为了推脱责任,就栽赃给法轮功。在打压的大气候下,一提到法轮功就没人敢说公道话了。结果当事人就这样蒙混过关,而这些百姓也就有冤无处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

此人叫张海青,在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有一次,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当时在北京医院排队挂号的人很多,他们排得很后面,这时来了一个记者对排队的人说:“谁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医药费减半”。

当时他们看病着急,张海青就胡说自己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医药费并没有减半。

现在张海青的妻子也说中央电视台骗人,医药费都是他们自己花的。

1999年7月底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播出“杜维平之死”。

经她的邻居证实:杜维平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曾经学两个多月法轮功,病情明显好转,但后来就不学了,不到一年旧病又复发,不久就死了。当时铁岭县公安局副局长李为民和电视台新闻部负责人崔大新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让其父母说她是炼法轮功而死的,并允诺录像后给他们5000元酬金。

事后,她父母多次去索要酬金均无所获,还被抢白了一顿:“你向我要钱,我还没向你要钱呢,给你上电视录象白上了吗?”。

这是在网路上流传的故事:

89年“六四”事件时,北京卫戍部队把要报废的汽车修理一下并重新喷上新漆后,将车开到天安门学生的附近后,脱下军装、换上学生一样的便装,然后把这些军车浇上汽油,点火燃烧。这件事其实是部队军人自己干的,电视上却说学生闯祸烧军车。

据了解,江泽民就是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起家的。在99年迫害法轮功时,为煽动群众仇恨,又如法炮制、编造了无数的谎言,以作为其残酷镇压的借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