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聊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前两年张经理退休时,单位念他为职工做了几件好事,就在公司后院给他留了一间办公室。他找了三个老朋友,风趣的说:“人家网上聊天,咱们哥几个地上聊。这个房间的名字叫‘聊天室’行吗?”大家欣然同意,并约定每周三来这里聊一次。

盛夏未至,天还凉爽,老张如往常一样早早泡好了茶,等着老伙伴们的到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小张啊!快来扶我一把。”先到的是近八十岁的老局长。老张急忙把老局长扶进屋,问:

“小阿姨怎么没陪您来?”

“别提了,陪你老嫂子哪!”

“老嫂子怎么了?”

“一宿吃四次安眠药也没睡着。”

老张关切的说:“可不能吃这么多,要中毒的。”

老人喘着气:“还中毒哪!孙子下夜班回来一看,那安眠药是假的,一尝全是面粉。”

老张十分感慨:“老领导,您说咱们活到这个岁数,吃的毒米、毒面、毒肉……,喝的毒水,吸的是毒空气,水果上都喷了农药,到处是毒……”

“咱们这还好多哪,看那淮河两岸的百姓都没水喝了,太湖都没办法了,小张啊!你说安徽那个毒奶粉,毒死人家孩子。这两天我听说,山西洪洞县又出了黑心砖窑,雇用的好多是8到12岁的小孩子,有的小孩子被他们打残废了,有的被打死了,惨着哪!你说咱们国家怎么到这份上了?”

“您说往后可怎么办?咱们这岁数了,死就死了,子孙后代怎么活?”

失望、痛苦袭击着两位老人的心。

这时老郝哼着京剧借东风“我正在城楼观风景……”进来了。

老张露出喜色:“乐天派来了,快给我们来段笑话,老局长正闷呢!老杨怎么还不快来。”

老郝比划着:“咱们‘聊天室’里只许说高兴的事。”说着给老局长斟满了茶,自己也来一杯,坐下了,说:“我给你们说个笑话吧!”

老张:“正等着哪!”

老郝:“我小女儿昨晚上回来挺晚,她妈追问她:‘不就人家当事人请你们吃顿饭嘛,咋回来这么晚?’我小孙子听见了,跳着拍手喊:‘小姑姑的帽子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奶奶您想想,他们吃来吃去就晚了呗!’这丫头一听火上来了,冲着我嚷嚷,说我没带她见过大世面,让她丢人现眼了。你们猜怎么回事?原来她去卫生间的那一会儿,人家上了几道菜,其中每人有一碗鱼翅汤。她回来看到这汤就说,自己从小就不吃粉丝,叫服务员撤走。服务员一听就愣了。这时庭长拍了她一下说,‘傻丫头,这是鱼翅,一碗就得五百来块。那鲍鱼更贵,咱们六个人这顿饭就得一万多块。’我女儿觉的很没面子,所以就跟我闹……”

老局长截断他的话:“别说了,这还笑话哪!公检法要都这样,还办什么案哪!不过我听说光公款吃喝每年就是五千个亿呀!我真不明白,我们的干部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儿了!”

老张:“真让人心痛,反腐倡廉,反腐倡廉,越反越腐败!”

老郝:“咱们管不了这事,也别生气,我再给你们来一段。”

老张:“好,好!”

老郝:“你们知道我这名字‘永革’的来历吗?说起来真好笑。六六年那个史无前例一开始,造反派就把我揪出来了。挂上大牌子斗我:你这个财政局长为什么开支打紧,收入打松,这就是克扣革命群众!说着两个大耳光就上来了。领头的大声喊:‘打倒走资派郝永修!’咚一脚把我踹在地上再踏上一只脚。一个女红卫兵喊着:‘你还想永修,快改名!’我只好说:‘那就叫反修吧’,她又急了,‘你只反修不反帝,现在勒令你,必须叫郝永革!’……”老郝回忆着。

老张笑笑:“那个时候愚昧,都可笑到什么程度了。”

他俩说笑着把头转向老局长,不由大吃一惊,老人已老泪纵横了。二人不知怎么回事,有点不知所措。

老局长看他俩着急,忙说:“别着急,我是想起那时,无故给我扣上个‘叛徒’的大帽子,差点就给打死了。整整十五年才平了反,好时候都过去喽!”老人越说越激动:“可悲呀!六十年前我背叛了自己的家庭,领着人分了我家的田地,可就因为我进过国民党的监狱,硬怀疑我是叛徒,我叛来叛去,到底背叛的什么?历史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转了一大圈又回来了,现在资本家入党了,大大小小的当权者成了腰缠万贯的大财主,我为之奋斗一生的那个世界大同,到头来穷的越穷,富的越富,被人家愚弄了一生,还觉的自己是革命的一生……”

老局长的话停住了,大家进入了沉思。

老张:“走到这一步谁也没办法了!您说咱们革了一辈子的命,革出了个贫富悬殊,贪官成堆,道德沦丧。”

老郝:“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那真写绝了,您这问题人家分析到根儿上去了。”

老局长:“真的?前些天有一个老教授说给我一本,我还不要呢。有那么神?”

老张忙说:“前两天可能是法轮功的人也在我家的防盗门上放了一本,我只翻了一下。这么着吧,今天咱们早点散,老杨到现在还没到,可能有什么事了,下午我拿着书去您家,再给您当一回秘书,咱们一块看。有什么心里话再说说,您别憋出病来。”

老局长:“好啊!好啊!”

三人刚起身要走,老杨进来了。

老张忙问:“你怎么才来呀!”

老杨神魂未定:“先别走,听我说说今天遇到的倒霉事。”

老郝担心的:“怎么了?”

老杨赶紧说:“我刚要到咱们这来,突然有个人从加拿大给我家打来了一个电话,说天要灭中共,让我赶快退党。”

老郝惊喜的:“怎么说的?”

老杨的表情非常严肃:“我根本就没听,立刻把电话挂上了,她又打过来,我说,‘你没事呀!’又挂断了。”

老张指责他:“多不礼貌啊!”

老杨满有理由:“还礼貌哪!这是谁的天下呀!我不但没听,我立刻给电话局打了电话,让他们给查查,是哪给我打的电话。”

老郝:“你真神经,谁给查呀!”

老杨很得意:“查不查没关系,这等于我表了个态,组织问起来,有据可查呀!”

老张:“你是真让运动给吓破胆了。”

老杨无可奈何:“五七年那一回就把我吓怕了。”

老局长很关心:“你也受过委屈?”

老杨激动的说:“何止是委屈呀!老局长,您不知道,那时我二十出头,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医院。因为成功的做了两个高难度手术,一下打响了,还任命了我个‘副院长’,老婆也在院里当护士,我们又有一个儿子,日子过的美美的。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哪!”他摊开两手,上下抖动着:“谁知一天晚上,我那个当区委副书记的好友找我喝酒,他面露愁容,一问原因,才知咱们这块反右运动进行的很顺利,就是还有一个名额没完成。我说大家提提意见还要什么名额?他说‘右派’的人数要达到上级规定数目,难办哪!我正替他着急,他忽然眼睛一亮,问我向领导提过意见没有?我说帮助党整风我提过:医院业务性强,不能派外行领导,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一听,说:你这就叫‘右派言论’,就报你充个数吧。我当时迷惑不解,他又说:‘不会有什么事,过两天运动就结束了,我能害你吗?’我当时没多加思考,认为自己在部队立过二等功,咱们这是爱护党,报就报吧。谁知只过了几天,上级来指示了,有这些言论的都划成‘右派份子’,统统下放劳改。我思想还没转过弯来,已被组织把我连同家属送到一个小山沟劳改去了,后又进了农场种地,文革又进了牛棚,这一下子前后就十八年哪!”

老局长气愤的:“你信不信,这就是历史!”

老郝:“让你永远都寒心,让你永远都打颤!”

老杨:“我那时真是天真幼稚啊!现在知足喽,退休时当了正院长,养老金上万啦,儿孙满堂,我可不愿再找事了,过几年平安日子吧。谁敢碰这样的事呀。你看法轮功好好的一群炼功的人,一夜之间就成了敌人了,太可怕了!”

四位老人沉浸在这一页页历史和不解的现实中,是悲凉、是酸楚、是忧伤、是失意、是茫然,已全然说不清了。空气凝固了,时间似乎也停在这里了,大家竟然忘记了回家。

突然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闯进来:“伯伯、叔叔好!”

四个人慢慢才转过神来。

老张高兴了:“这不辰子吗!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又拍了一下老郝的肩:“儿子回来你也不说一声。”

辰子:“我昨晚刚下飞机,回来是给公司办事。今天你们怎么都不吃饭了?我不放心,来找我爸。”

老局长赞叹着:“瞧人家那儿子!”

辰子:“您老几位聊什么呢,杨伯伯直喊怕怕的。”

老郝:“说我们过去的事,说法轮功。”

辰子一听马上问:“不知道你们对法轮功怎么看?今天太晚了,有时间我一定给你们介绍法轮功在国外的迅猛发展,讲讲人家外国是怎么褒奖法轮功的,那气势,一切都太激动人心了!法轮功可不是国内造谣媒体宣传的那样,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老局长热切的问:“什么时候跟伯伯细说说?”

辰子很郑重:“这么大的事几句话也说不清楚,恕晚辈直言,你们被骗的太久了,中的毒也太深。我建议你们先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这两本书,彻底清除一下共产党这么多年给你们灌输的毒素。这样再回过头来看看中国这几十年的历史,啥都清楚了。”

老郝指责儿子:“你这是怎么跟长辈说话呢?谁用得着你给做报告!”

辰子很有礼貌的:“长辈们别生我的气,我是着急呀!请你们想象,全世界都可以炼法轮功,为什么大陆不许炼?什么东西才怕真、善、忍?”

四位老人思考着。

辰子:“我有很多现场照片和录像,详细的给您介绍国内听不到的真实消息。您很快就会明白什么是法轮功,江泽民和共产党为什么害怕法轮功;为什么法轮功能洪传全世界;《九评共产党》发表仅仅两年多就有两千多万人退党、退团、退队;这个党是怎么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现已查实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中共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再焚尸灭迹等等。国际组织宣布,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要一查到底。”

四人感到震惊,听的入神。

辰子:“你们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哪!这样吧,我今天下午就给你们送家去!”

老人们露出期盼的目光:“那我们就在家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