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李秀英的一次残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六月二十九日刊登的《吉林通化市李秀英几年来被迫害经过》一文,使我想起在黑嘴子劳教所曾亲眼目睹了警察迫害李秀英的事实。虽然那次非法关押李秀英仅四五天,但是恶警的残暴与李秀英的温和善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秋,那一天天气非常燥热。中午吃过饭,被关押在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继续被强制劳动。大约三点钟,管教强同芹强制不决裂的大法弟子下楼。一会儿各小队管教又叫她们认为“转化”的不好的大法弟子下楼,说“让你们好好看看”之类的话。

在楼下,我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上衣被扒开,胸罩被解开,松松的勉强掩着胸部,裤子也被解开,搭在胯上,几乎掉下来,光着双脚,显然是被拖拽了很长时间;她仰面躺着,脸扭向一侧,头发散乱,脸色惨白,一动不动;偶尔微微起伏的腹部表明她还有一口气。大队长刘瑚、侯智红、管教张云雪、赵晶、臧萍等围坐在树荫下,七嘴八舌的说着脏话,嘲笑、诬蔑被她们扔在地上的这位大法弟子;刘瑚还不时用脚踢她,说她“装死”。听站岗的“护廊”说这位大法弟子是通化的,身体极其虚弱,是被人从大门口拖过来的,从楼上窗子可以依稀看到地上有一条长长的拖拽的痕迹。

吃晚饭的时候,我看到公示板上写着这位大法弟子的名字:李秀英,被关押在二小队,管教说她是第二次被劳教,上一次在二小队,所以这次还在二小队。这里插一句:劳教所给每个小队管教规定“转化”大法弟子的任务,而且要“负责到底”,就是说如果被劳教的大法弟子解除劳教后再被劳教,仍然由同一管教负责其“转化”,同时扣除该管教的奖金等,迫使一些管教为了奖金折磨大法弟子,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身心奴役和迫害,说是为了“让她们吃够苦头,好不再来”。而且当地派出所、“六一零”都和劳教所各个小队的管教有联系,解除劳教的时候有的派出所还要记下负责管教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这是中共邪党毒害世人、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邪恶手段,使不明真相的警察犯罪更深。

当天,李秀英没有吃晚饭,晚上收工前被人抬回宿舍楼。她被安置在走廊最里边的一间屋子里,由几个人看着。这间屋子里曾经关押过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王可菲和其他受到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第二天早晨,管教上班后,叫人把李秀英抬到车间的管教室,刘瑚、侯智红、张云雪等对李秀英又是一番辱骂,看她实在虚弱的厉害,没有再施以酷刑。李秀英被安置在厕所旁边的小仓库里,由两三个人看着。

李秀英就这样每天被抬来抬去,饭也不能吃,也不上厕所,也不给医治,始终躺在床上。每次抬她的时候,都会听到走廊里李秀英十分虚弱却异常坚定的喊:“法轮大法好”,同时管教会疯狂的嚎叫、大骂,企图压住李秀英的声音。但善良的人都听到了。如此四五天。

除了“法轮大法好”,我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在我的印象里,她好象个子很高,面目温和善良。听说她是医院的大夫,被当地警察从医院绑架到黑嘴子的。

以上是我所知道的黑嘴子劳教所对李秀英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