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被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八年来,我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符合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却惨遭迫害,被诬陷扣上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三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劳教,身心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和痛苦,我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吉林市龙潭区六一零三个人到黑嘴子劳教所做什么所谓的“回访”,问表现怎样,并说回家有啥困难找他们,真是无耻至极。把好人投进监狱迫害,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大法学员被这个中共恶党操控下的各级部门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有脸说有困难找他们,真是不知可耻二字是怎么写的。

我叫张俊英,女,五十七岁,吉林市江北汽车配件厂退休职工。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喜得大法,修炼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一身的病全好了,原本要破裂的夫妻关系变的和睦了,更加关心丈夫的四个儿女(我八九年再婚),四个儿女也都非常感激这十多年来妈妈为他们的成长做出的巨大付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共产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污蔑大法和师父。我利用一切机会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讲述自己身心受益摆脱疾病的痛苦和按大法的要求真诚、善良、宽容的对待周围的人和事所体会到的内心平和、舒畅的喜悦,一家人和和睦睦。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踏上了进京的列车,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打出一条写有“真善忍”条幅,并在恶警非法抓捕时撒出一把真相传单,后被吉林市驻京恶警带回吉林市,非法关押在市第三看守所。

恶党央视记者李玉强(就是天安门自焚伪案中采访刘思影的那个女记者)一直从北京跟随我到吉林市,想拍造假新闻,目地是证实警察没打人,一天,我正在洗头被警察叫到办公室,李玉强说要采访,问我,“警察打你没有?”我说“没打”,她说“你看警察没打人吧,你们网上说警察打人。”我说:“没打我不等于没打别人,在北京天安门站前派出所,警察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电棍在人群中乱打,拽着女弟子的头发左右开弓狠打嘴巴子,将一男弟子打的满嘴淌血,和我关在一个屋的,前天从河北送回来的一个弟子,整个脸、脖子、手背被电棍电的全是泡往出淌黄水,生活不能自理,洗脸、上厕所都得我们帮助。你想看不,她说“没时间”。我说:“你要能如实报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给你讲讲”,我向警察借木梳梳头,李玉强说:你还要形像呀?我说:我们修炼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要形像。李玉强不吱声了。满屋里屋外挤满了警察(因为是央视焦点访谈采访),屋里的警察说:“你真敢说呀!”我说:“那有什么不敢说的,事实吗。”她们没有达到目的走了。

二零零一年农历年前夕,我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因心律快,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可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仍不放人,让我天天去派出所报到,还让给他们做饭,被我拒绝。后来我提出不再来派出所报到时,他们让交五百元钱后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回老家舒兰市朝阳镇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朝阳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磁带等物品,手包中现金四千多元钱被全部抄走,在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家属去探望就让在一起吃饭,叫合餐,一次一百元钱,一盘花生米,一盘血豆腐,一盘炒鸡蛋,一盘西红柿四个菜,而且是小盘子,一共不值十元钱却收一百元钱。家属为了见人咬牙也得吃这个亏。而且给存的现金他们扣这个体检费、那个什么费,一百元到本人帐户就剩四十元了,欺骗克扣大法学员和家属的钱,还被奴役干活。

四个月后我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黑嘴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强行洗脑,让邪恶犹大给念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黑书,看他们的造假录象,逼迫写所谓的“五书”,不写不让睡觉靠墙站,并超强劳动,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最后被迫害的双眼看不清东西,饭桌上盘中的菜只能看是一个堆,看不清是什么菜。

二零零三年回家后,我得带七百多度的镜子才勉强看清大法经书。但经过坚持学法炼功,很快眼睛视力恢复正常。 我所居住地的山前派出所、山前街道多次上家、打电话、叫人传话进行骚扰。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山前社区书记王某某等人到我家收恶党党费,从新填表,发给我一本恶党党章。我没收,也没填表,也没交恶党党费。我郑重的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把我非法关押二年,把我眼睛都迫害的看不清东西了。我为恶党干了三十多年,现在不给开工资,过年了,全体职工去找单位,你知道每人给多少钱吗?伍拾元,太可耻了,过年给小孩的压岁钱都比这多。饭都吃不上了,都没人管。哪有钱交党费,我要退党。”他们说:“党费我给你垫上”就走了。第二天我到社区交了“退党声明”, 社区书记气的都要跳起来了,说要开大会,我说:“开会正好,我给你们讲讲。”她们再没说什么,“退党声明”她们收下了,以后没来找我麻烦。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十点,我去龙潭邮局储蓄所存钱三千元,银行工作人员验收后,办理完存款单,我就办事去了。过一小时以后接到我丈夫的电话,说储蓄所来电话(存单上留有住宅电话号码),说我存入的钱中有一张是假的(一百元面额的)我当时说:怎么可能哪?她们都用验钞机验过了。放下电话后我想,按银行规定,储户或存、或取一切都在柜台前点清、看好,离开柜台一切都不负责任,所以我不去也是在情理之中,可转念一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是大法学员,这是讲真相的一个好机会。我办完事去了储蓄所,找到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我的来意,讲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按、善、忍做好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要为他人着想。按规定你收了假钱,你是要赔的,所以我来给你送钱来了。我要不学法轮功,我不会来的,真的是假钱 ,你当时没验出来,那是你工作失职,按银行规定,储户或存、或取一切都在柜台前点清、看好,离开柜台一切都不负责任,所以我不来你也说不出来啥。在场的四、五个储蓄员都很感动,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我又给她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功洪传全世界的真相。并告诉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连声说:“谢谢”。我说:要谢就谢我师父,是我师父叫我这样做的。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我正在家中做晚饭,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姓井的所长闯进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接下去同他们讲真相,一会姓井的手机响了,他就出去了,十分钟后,领进十多个恶警,带着照像机,进屋就翻,连翻带照。抄走大法经书[转法轮]、炼功带、讲法带、光碟、师父法像、香炉、香、资料等,将我强行绑架到山前派出所,问我资料哪来的,一名恶警写了许多条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又带我去龙潭分局,晚十点多送往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三天山前派出所刘阳等人到看守所,让我签字,我没签,恶警刘阳说:“签也送不签也送”。九月十三日将我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黑嘴子劳教所五大队二小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年龄最大的六十五岁,恶警逼迫写“五书”,不写不让睡觉,强化洗脑,逼学员恶毒污蔑大法、大法师父的邪恶光碟,还有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邪恶黑书。每天做手工劳动十五六个小时,没有休息时间,吃饭时间只有十分钟。

这是中共恶党对善良民众欠下的又一笔血债,是一定要偿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