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公安对我同学任银海的酷刑逼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我的同学任银海在平山县卫生防疫站工作,副站长、副主任医师。专业技术颇有成就,有科研成果、有学术论文,在我们同学中也是佼佼者。由于最近得不到他的消息了,经打听,才知道是因为“法轮功”的原因。我不修炼“法轮功”,但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因为我周围就有炼“法轮功”的,所以我对“法轮功”也有一定的了解,也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很严重。作为同学,我急于想对他的情况知道的详细一些,专门去看望了他。他向我讲述了平山公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他酷刑逼供的经过。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县的,但我还是想把他被迫害的情况公诸于众、让人们看一看“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2002年1月5日上午,任银海正在上班开站务会,突然有一个人找他,说去家里有点事。原来是身穿便装的平山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到家后,封庆芳问:县政府楼上的条幅是怎么回事?答:不知道。随即封庆芳指挥同去的霍金强、朱利军对他家进行了非法搜查,并绑架到公安局。同时将一台“爱华”牌双卡收录机(价值800余元)、炼功带、羽绒服、胶鞋等物品抄走。当天下午对他进行所谓的审讯,指控县政府条幅是他挂的,他予以否认。随后公安以不老实为由将他刑事拘留,当晚送平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1月7日上午8点多,封庆芳等到看守所将他带出,塞入吉普车中,双手背铐,并将约10多厘米宽的黑色松紧带勒住双眼,拉到一个地方铐在了床腿上。晚上让他坐在了一把木办公椅上,双手下抻铐在椅子腿上,不让睡觉。一个警察看着,其他人轮流睡觉,发现打盹就用电棍电击。由于高压电流的作用,身体抽动,人和椅子就同时摔在地上。

估计已到第二天凌晨,他们四个人(所谓专案组)开始拷问,逼他供认向县政府挂条幅的事,他说根本不知道。就用两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倒下后拽起来继续施暴,并谩骂、拳脚齐下。后来,从椅子上解开,把左手拽起,从肩头向后,右手倒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起往起吊。谩骂、拳打脚踢、电棍电。叫嚷:对付你们法轮功,打死也是白打,打死也是自杀。并说:这是赵新朝(县委书记)让干的。继续让他承认向县政府挂条幅的事。他再次予以否认,他们就拉起手铐向上吊,并同时用高压电棍电击,由于身体的抽动和拉手铐向上吊,手铐就勒的更紧,铐齿深深的嵌入皮肤中。

听到这里我的心也在滴血,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竟这般禽兽不如;也为他们糟蹋着这光荣的称号感到悲哀。这使我忍不住看他的手腕处,至今5年多了,疤痕尚存。而且右胳膊向后背,至今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特别是1月9日,是他儿子举行婚礼的日子,他们一边拷问一边嚷嚷:听,你家正放炮呢,赶快招供回去给你儿子结婚去。

连续5天4夜的迫害,1月11日晚上又将他送入看守所,由于多天铐刑的折磨,任银海的手肿的象馒头,手麻的连筷子也拿不起。这次的施暴地点是县公安局三楼南侧最东边的屋子,对他酷刑折磨的是封庆芳、陈文进(西柏坡派出所所长、专门抽调到专案组的)、霍金强、X建峰。

后来,公安因问不出什么,就继续对任银海实施酷刑逼供。大约是1月17日,再次将他从看守所提出来,蒙住双眼,拉到一个地方,让他坐在一个约1.5米长的长条椅上,用一根白色电线将胸部、腹部和长条椅中间的立柱捆绑在一起,两手拉开分别铐在长条椅两端的立柱上,脱掉鞋、袜,把两脚抬起,别在一把办公椅子的靠背和坐板之间,这样,整个身体根本动不了。约6、7个恶警用6、7个高压电棍同时在两小臂、胸部、嘴、两腿、脚背、脚底等处电击,有时把电棍伸到嘴里电,极度痛苦。当时没有其它声音,只是封庆芳拿着一个书本之类的东西在脸上乱打,并谩骂、逼供。问不出结果就指挥(这种指挥是无声的)恶警用7、8个电棍同时电击,他们都不说话,只听到一阵阵哧哧的电击声。当时双眼被蒙蔽着,不知道究竟是几个人在施暴,也不知道都是谁。后来知道除封庆芳外,还有两个女的(胡月涛、郄彦丽),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这次的酷刑逼供后,任银海上下嘴唇被高压电烧的肿起很高,唇粘膜坏死,5天后掉了厚厚的一层硬痂。两腿、脚、手臂密密麻麻的被高压电的黑点,数月后才消失。这次施暴地点是在公安局四楼正对楼梯的房间。这个房间似乎是一个专门用刑的房间,外屋是一个两间敞开的房间,乱放着几把椅子,似乎是他们施暴后休息用,内屋是一个一间的屋子,有用刑的长条椅和别脚用的椅子。我们观察了好多单位的办公椅子,靠背和坐板之间的距离很小,脚根本伸不进去。因此这个椅子是专门为进行刑讯逼供特制的。

任银海被非法关押87天,于2002年4月1日以取保候审放出,直接送到610设在金属镁厂的洗脑班,两天后回到家中。

非法关押期间,封庆芳多次到他家对他家人进行骚扰,并勒索所谓的罚款26000元,还抢走其儿子西门子手机一部(价值1300多元);平山610还于2002年1月14日从防疫站索要1000元洗脑费,并把1-3月份工资强行提走、4月1日又索要1000元的洗脑费。还将其妻子1、2月份工资1200余元强行从其工作单位(卫生局)提走,又勒索2000元转化费。在被非法关押的近三个月中,平山610共勒索他家7800多元。回防疫站上班后,防疫站站长曹雪云以他1-3月未上班为由,将610从单位勒索的洗脑费和工资共3600多元从上班后的工资中强行扣除。

以上是平山公安、610等在什么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对任银海所实施的酷刑逼供、经济迫害的情况。

从任银海被迫害的这段经历中,可以看出,层层实行的都是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我把我同学任银海被迫害的情况简要揭露出来,目的是让人们了解真相,看一看,对待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是如何的残暴和毫无人性。但是,我也觉的所有对“法轮功”进行任何迫害的人都是最可怜的,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当中有的已经开始得到了报应。当历史走过这一刻,真相大显之时,他们将无休止的偿还这一切。不过 ,在真相大显之前,还有他们弥补的一点点机缘,而且这机缘稍纵即逝。

关于邪教问题,我和我的一位律师朋友聊了聊。律师朋友说:把“法轮功”污蔑为邪教,是卖国贼江泽民1999年10月会见外国记者时,信口雌黄的一句话,然后是《人民日报》等新闻媒体的炒作,就把“法轮功”说成邪教了。其实,在中国所有的法律条款中均无“法轮功”是邪教的认定,全国人大的《决定》、两院的解释也均无“法轮功”是邪教的认定。因此,从法律上说,就是今天,“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合法的。律师朋友还告诉我说:实际上,现在的警察最可悲了,他们是真正的执法犯法者、上当受骗者,将来“法轮功”平反了,共产党就会拿警察祭刀了。因为共产党欺骗人民,说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一切坏事都是部份人干的,所以在历次运动后都要找替罪羊掩盖自己的罪行。

最后,我愿忠告所有参与对法轮功迫害的人: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就是说,信神也好,不信神也罢,都是在宪法保护之内。而且任何人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弥补过错是唯一出路,该清醒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