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老弱妇孺  显示中共虚弱至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自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起,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入境香港时被拒,遭香港当局非法遣返。台湾后壁高中女老师陈玫芳也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事后接受采访时她表示,整起事件让她感到荒谬异常,她除了深刻感到航警人员被迫屈服命令的无奈,更大声直言:「连我这样的老弱妇孺都感到害怕,中共真的快要垮了!」她还说:「我要尽我的力量, 去告诉身旁的人这段经历,千万不要被中共假相迷惑。认同共产党,就成了他们的帮凶!」

陈玫芳是台湾台南县后壁高中美工科的老师,教书至今已二十六年。陈玫芳表示,因为学期结束,暑假已至,她与一名友人以及另一名同事,预计搭乘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多华信航空的班机前往香港。

飞机抵达香港时,却等候多时,迟迟未能下机。陈玫芳表示,此时觉的十分纳闷,于是,便独自下了飞机。一出空桥时,望眼看去竟是一批香港航警以及镇暴警察,严阵以待,大约有三、四十名。警察阻挡陈玫芳前进,并要求出示护照,陈玫芳质疑表示,这里并非出入境,为何出示证件?并加以拒绝。对方无言。

*听闻真相 航警落泪

航警阻止陈玫芳出关,并表示她不受欢迎。陈玫芳问其不受欢迎的原因,对方不语。陈玫芳表示,她此时便诚心向在场所有人员说明自己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希望到香港向胡锦涛请愿,希望他能停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陈玫芳并告诉当场人员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陈玫芳表示,她看到在场有的人员当场用手拭泪。

僵持许久,后来警察伺机将陈玫芳皮包内的护照抢走。有七、八名大汉般的警察,将她架起来,整个人被高高抬起。

她顿时觉的,「太荒唐了!太荒谬!,我只是一名老师怎会被像犯人一样的对待。」

被高高抬起的陈玫芳,心无惧怕,反到大声重复呐喊「一国两制根本就是骗人的!共产党是谎言!我今天来的主要目地,我要请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中国人残杀中国人太残忍!」

*被当犯人对待 感到啼笑皆非

陈玫芳大声且重复的呐喊,航警害怕来往旅客听到,因此将她「抬」带到一间小房间。陈玫芳曾在台湾嘉义监狱为受刑人上课,但今日却被以犯人的身份对待,她说:「以前我是到监狱去教课,但今天怎么象个犯人一样被关在监狱里。而且比嘉义监狱的受刑人还不如,完全没有行动自由。」期间上厕所被要求不能关门,后来在陈玫芳的坚持下,警察屈服。陈玫芳说:「上厕所关门,这是最基本的人权、最基本的尊严!」

过程中,陈玫芳还遭到香港航警搜身,深觉不可思议。采访时她表示,平时只有学生携带违禁品时,她才会搜查学生的书包,没想到,到了香港,却遭到搜身,让她啼笑皆非。

后来一位自称负责人的官员,前来与陈玫芳对话,陈玫芳对其表示,香港警察的作为不合理,她说:「我拿合法护照,香港政府给我合法签证,我机票买了,酒店定了,不让我入境,我如何对酒店交代?外面也有朋友在等我,我如何向朋友交代?」

对方则回答,「对不起,最近很敏感,七月二日,欢迎你再来。」对方还表示,因为胡锦涛要来香港,希望表现香港的和谐。陈玫芳回答:「这是假和谐!」并将《新纪元》杂志赠给对方,并希望对方能够阅读,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对方接受,并答谢。

后来进来另一名林姓官员,陈玫芳质问:「我没有犯罪,你们今天这样对待我,对吗?」对方表示,知道也理解法轮功的诉求,希望陈玫芳「体谅」,因为是「上面」的要求,他们须吃饭、生活。

*港人受中共谎言欺骗

这位林姓官员与陈玫芳交谈许久,言谈中她感受到身为一名香港人受迫于中共的悲哀与无奈,以及在中共的统治及谎言宣传中,惧怕中共。

陈玫芳便告诉他一个例子,曾经在香港遇到一位香港人,这位香港人说:「没办法,我们香港的水都是大陆流过来的,食物都是大陆来的。」陈玫芳果决的回答:「错!食物是中国广大老百姓种给你们吃的,不是共产党!水是老天爷下的!老天爷不下雨,你们有水喝吗?你有没想过这个问题?」官员听闻沉默不语。

后来林姓官员又问,「你们法轮功的学员为什么一波一波的来,明知道这样(遭遣返)。」陈玫芳回答,其实我不知道会这样,因为香港政府已给我合法的签证。她利用机会原原本本告诉他,自己因身体多病以及生活的压力,活的十分痛苦,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无病一身轻,心灵更获得空前的轻松与快乐。

*航站官员:我在你们身上看到「勇气」

林姓官员疑惑的说:「你们知道你们带这本书(《转法轮》)就是会暴露身份,可能被遣送,你们不怕吗?」陈玫芳平静的回答:「我为何要怕?我堂堂正正就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有什么好怕的。」林姓官员便对陈玫芳说:「我在你们身上看到『勇气』。」有感于法轮功学员揭发中共恶行所做的努力,这位官员又说:「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看到没有「为利」。」

他接着表示,这两年香港的经济改善了,香港是个「重利」的地方,现在生活比较好了,因而认同共产党。陈玫芳坚定的回答:「当你丧失自由的时候,你想那是什么情况。当年二十三条的时候,香港人全部站起来,抵制恶法。如果今天香港人全部站起来,中共马上就倒了。」

陈玫芳还说,「当年为香港的人权,反对二十三条恶法,法轮功学员参与游行,声援香港人,而今你们却把我们遣返,甚至暴力对待,这样做是错误的。」

*航站官员:我们欢迎你再来

官员对陈玫芳的谈话表示认同,这时她发现对方眼眶泛着泪光。陈玫芳告诉记者说:「我们谈了很久,最后他跟我握手。他还真挚的表示,很欢迎我再去香港。」

后来,陈玫芳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这时虽然大家彼此不相识,但大家商量决议,要一个个轮流起身,将自己为何修炼法轮功以及修炼后对自己的改变及影响,还有到香港的目地。告诉在场的航警及人员。

陈玫芳说,当时非常非常的安静,可以强烈感受到,在场的人均安静、专心的聆听,即使发言的学员声音很小,仍听的很清楚。她说,在这些警察的脸上,她看到的是无奈与无言以对。

*黑手是中共

陈玫芳说,对于香港机场对她言词态度、行为粗暴的警察们,她丝毫不会感到不悦与气愤。她强调,最可恶的黑手是中共,因为害怕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曝光。而连我们这群老弱妇孺都惧怕,这真是说明:「共产党快垮台了!」

在香港机场经历的十几个小时,陈玫芳表示,回到台湾后,她将告诉她的学生、朋友以及所接触到的人这段经历,她表示,自由是可贵的,当你失去自由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认同中共就成了帮凶

她还说,自己是一名高中老师,支领的是台湾民众付的薪水,因此她有义务告诉台湾民众中共真正的面目,以及中共即将垮台的事实,不要被其蒙蔽。她还语重心长的呼吁,台湾的企业及民众,不要被中共所利用。她说,我不过是一名默默无名的高中老师,中共怎会握有我的名单,这是否显示台湾的中共特务太多了。她指出,过程中让她感到航空公司对中共的屈服与配合。

经过这一事件,她语重心长的呼吁:「不要认同共产党,认同共产党就成『它』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