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学教师到迫害好人的邪恶帮凶

山东蒙阴县“六一零”焦玉香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焦玉香,女,约四十四岁,山东蒙阴县巨山乡人,她和丈夫孙继学师范毕业后曾在野店小学教学。焦玉香苦于自己和丈夫是普通乡镇教师,又无靠山,难于满足自己极强的权欲心,便不择手段的巴结野店乡的主要负责人,得以改行提拔为野店乡统战委员。后调到巨山乡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焦玉香为了升官发财,甘心充当恶党江氏集团在蒙阴县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帮凶,踏着大法弟子的血泪爬上了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第一副主任的罪恶职位,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在巨山乡的恶行

九九年“七二零”后,焦玉香紧随江氏流氓集团在巨山乡被任命为宣传员,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巨山乡副书记姜良军相互勾结,共同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曾经两次非法集中关押大法学员,实施大面积迫害,毒打大法学员,非法巨额罚款。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以焦玉香、姜良军为首的恶徒办起了巨山乡洗脑班,把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石绍香、马夫忠、刘汉存、张夫存、张明营、王在秀、熊子修、马吉友、张美兰、马夫高、公风英等三十多名大法学员集中洗脑迫害:逼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材料;逼迫每个学员表态,说不学不炼大法了,逼迫学员骂师父和大法。其中对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大法学员的迫害尤为严重。每晚派打手看守,家人送去的饭也被打手占有。

大约在正月十二日晚上,焦玉香、姜良军先让打手们灌足酒,然后对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打手中高杰表现的最为凶狠,强迫已近六十岁的公方健坐在冰凉的水泥地面上,用竹竿抽打公方健的头,竹竿都抽打碎了,公方健在剧疼中发出声声惨叫。强迫已六十岁的公维精老人坐在水泥地面上,头上顶着一盛满水的碗,不准水溢出来。高杰突然蹿上二楼,杜祥忠正被逼迫坐在二楼水泥地面上,他突然对杜祥忠当胸猛踹一脚,杜祥忠疼的满地打滚,差点背过气去。就这样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九天后,被巨山乡恶党政府每人勒索五千元。其他大法学员被勒索罚款一千元至二千元。

在这次迫害中,大法学员李宗平夫妇受到的迫害尤为严重。大法学员李宗平是残疾人,基本失去劳动能力,妻子常年有哮喘病,严重时卧床不起,更无法干活,家境十分贫寒,学法后病情大有好转。焦玉香、姜良军为逼迫李宗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把李宗平关押在巨山乡恶党政府一个多月,罚款近万元。因李宗平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李宗平夫妇虽回到家中,仍不得安宁,焦玉香、姜良军派人多次上门骚扰,致使李宗平夫妇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家中十几岁上学的孩子靠他人抚养。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巨山乡恶党政府再次办洗脑班,对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等三十多名大法学员集中洗脑迫害。焦玉香亲自上阵,对法轮大法恶意攻击并谩骂,并天天逼迫大法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对不骂师父和大法的学员关小黑屋。焦玉香折腾够了这些大法学员,又勒索每个大法学员三千元后才放他们回家。

在县“六一零”的罪恶

蒙阴镇、巨山乡合并后,焦玉香托关系调到了蒙阴县“六一零”,为尽快升官发财,焦玉香投入了全部的精力,用她自己的话说忙得好几个星期没空进家。焦玉香亲自动手打人的时候不多,但充份施展她阴毒狡诈的特长,背后出毒点子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因焦玉香太恶毒,一位侠义人士看不下去,打电话对焦玉香说要留下焦玉香的一条腿,焦玉香当时吓的好几天没敢上班。焦玉香时常深更半夜窜到关押大法学员的屋内,对法轮大法恶意攻击并谩骂,逼迫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动不动威胁说:“不转化就劳教”,威胁恐吓大法学员,对大法学员实施精神摧残。

自焦玉香调到了蒙阴县“六一零”后,她参与了从那时至今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的大法学员的迫害和所谓的“敏感日”的“回访”(实际上是变相的施压与恐吓骚扰),因卖力迫害大法学员,她被任命为县“六一零”办公室第一副主任,连蒙阴县头号打人凶手房思民也比她逊色,屈居于县“六一零”办公室第二副主任的职位。下面列举的只是她在蒙阴县“六一零”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

(一)参与毒打吕霞

吕霞,现年三十七岁,山东蒙阴县棉纺厂职工。九九年“七二零”后在江氏流氓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中,吕霞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被迫害离婚,最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下面是吕霞遭受焦玉香等恶徒毒打的片断。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蒙阴县“六一零”和以李健为首的四警区公安恶警十几个人突然闯进吕霞娘家,恶徒要绑架吕霞的父亲。恰好吕霞回家碰上,便对恶徒说:我爸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有话好说,为什么大吵大闹的?就这几句话激怒了恶徒,恶徒们一拥而上,边骂边把吕霞拖走。当时吕霞只穿着裙子和拖鞋,换条裤子的空都不给。一只拖鞋被拖掉,吕霞穿着一只拖鞋在老人和五岁女儿的哭喊声中被强行绑架。吕霞被扣的罪名是影响他们执行公务。

当天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吕霞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原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房思民等指使打手把吕霞用手铐铐在电线杆上,一群打手轮流着拳打脚踢,焦玉香参与毒打吕霞。吕霞被毒打的浑身是伤,满头满脸的是血,头发散乱,奄奄一息。三月五日上午,被非法送往蒙阴拘留所刑拘一个月。蒙阴县“六一零”索要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家里实在拿不出来那么多,最终被非法勒索二千元。

(二)、把正常的伊淑玲关进精神病院

伊淑玲,女,三十八岁,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茶沟村人,一九九一年师范学院毕业后任教于原蒙阴三中(即今天的蒙阴实验中学),工作认真、负责。在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她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历经劳教、流离失所之苦。在非法劳教期间,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与蒙阴县“六一零”类延成、焦玉香狼狈为奸,把正常的伊淑玲关进精神病院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二年七月,蒙阴县“六一零”类延成、焦玉香和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密谋把伊淑玲送进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蒙阴县“六一零”类延成、焦玉香、蒙阴一中二分校工会主席张华功、伊淑玲的家人(她们迫使伊淑玲的家人到劳教所)来到劳教所。伊淑玲向家人诉说其所受迫害,恶警王淑贞无耻的对伊淑玲极尽诽谤之能事:恶警们如何如何关心伊淑玲,为了伊淑玲,忙的没法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伊淑玲如何不领情,骂他们是邪恶之徒,伊淑玲如何不正常,没有了羞耻感,扒了裤子不让人穿,光着身子;饭都不敢吃,怕给她下毒,怀疑任何人都象是要加害于她。结论是伊淑玲得了精神病,需要到医院查一下。伊淑玲对家人说:“坚决不能去!千万不能去!否则被当成神经病治了。”家人不同意到医院检查,恶警说:“由不得你们的!”一使眼色,恶警冯赛等架起伊淑玲便塞进车内。伊淑玲被强迫到医院做了鉴定,恶徒给她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一天,学员正在车间劳动,忽然听到伊淑玲的声音:“我没有精神病!”看着她正被几个包夹拖着向外走。

蒙阴县“六一零”头子类延成、副主任焦玉香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互相勾结,把她送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把一个理智正常的人当作精神病人迫害长达两个月。劳教所和医院已密谋好,大夫和护士都清楚她没有神经病,但仍对伊淑玲注射摧残神经的药物、鼻饲药物等迫害(用药后,伊淑玲嗜睡、萎靡不振,曾两次晕倒),并向其家人索要医药费三千元现金,且药费单子被类延成没收,以免将来留下迫害证据。

最后,蒙阴县“六一零”勒索家人六千元现金后,把迫害的不成人样的伊淑玲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放回家中。出院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田薇、蒙阴县“六一零”头子类延成、焦玉香、主治大夫王主任共同密谋,强制伊淑玲服下不明药物,导致伊淑玲精神兴奋,回家后白天、晚上睡不着觉,出现幻觉、幻象、手、胳膊哆嗦等精神病症状,目的是让伊淑玲的亲朋好友知道她确实得了“精神病”。回家后她坚持学法,四天后症状全部消失。由于在狱中经常遭到用布条长时间勒嘴唇的刑罚迫害,致使她嘴角溃烂,在两腮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被前去探望她的同学戏称为“猫胡子”,手腕、脚踝都留下了绳子捆绑的疤痕。类延成为了掩盖对她的迫害,让她的家人保证:必须在她身体完全康复后才可返回县城的家。

伊淑玲被送进山东省精卫中心实施迫害的同时,类延成、焦玉香、张华功分别在伊淑玲的同学、同事中散布伊淑玲得了精神病的谣言,诽谤伊淑玲在劳教所见了男人就脱裤子,疯的不成人样。后来伊淑玲到单位要求上班时,同事们说:“原来小伊这么正常。”谣言不攻自破。然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刚从精神病院放出来仅十几天,曾深爱她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与伊淑玲离了婚,十多岁的女儿判给了丈夫,伊淑玲被迫害得家庭破裂,亲人离散。

在此,诚恳正告焦玉香:你也是个曾为人师、已为人妇为人母的女人,本该有着中华民族传统女性应有的善良温柔的美德,却为了权钱卖身投靠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甘心沦为不齿于人类的邪恶帮凶和爪牙。岂不知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或来迟。江氏流氓集团已三十多次在国际上被海外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等罪名起诉,赶快悬崖勒马,从新做个好人,将功赎罪吧,否则将会成为江氏流氓集团的陪葬品,到那时再后悔就晚了。

附:

焦玉香:宅电 0539-4811673  手机13608906544
孙继学,焦玉香的丈夫,在蒙阴县第二实验小学工作,单位电话号码0539-4271535手机为15866954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