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最尊敬的周老师被湖北恶警摧残瘫痪、几近失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大法弟子周清是湖北孝感京山县第一高级中学优秀的物理教师,被多次非法关押。2004年7月,周清被孝感国安绑架,在孝感看守所遭到严重迫害,造成双腿瘫痪,肌肉萎缩,无法说话。在此情况下,又被邪党强行劫持到省洗脑班,其间被注射不明药物,迫害至生命垂危才由家人取保候审。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周清2005年6月22日再次被孝感国安绑架。明慧网2005年7月20日报道,孝感市孝南区中共邪党法院于2005年7月对周清非法判刑4年。周清现仍被非法关押。

以下是周清的妻子叙述周清及其一家人遭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夏天,对一般人来说,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我们家来说,却是从此灾难降临到我们家。那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家被定为湖北京山地区“头号”打击对象。从此丈夫周清和我分别由县领导派专人专门迫害,我们被多次非法关押。

优秀教师身陷囹圄

周清,男,1970年出生,原湖北省京山一中物理教师。周清大学毕业分配时,本来可以留在省城工作,而他主动回到了家乡。很早的时候,他是可以出国发展的,因我的哥哥在美国经常叫他去,但他因不忍抛弃那些天真可爱的学生而不愿离去。

周清修炼法轮大法后,一直遵循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为做人的准则,因此深受学生的尊敬。每次学生评教都是“学生最喜欢的老师”。曾有一次,全班所有学生都给他打出满分,这是学校有史以来罕见的。他的教案每次都被评为“优质教案”,学校公开课评比与教案评比都是全校第一名。他从不挑班级好坏,只要领导安排了就去做,常被调到“棘手”的班级,同事戏称为“救火队员”。工作一直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就是在被迫害时期也是这样。取得的最好成绩是他被关押16个月后回来带的一个学期三个高三班,得了六个A等(仿照高考的单科重点线和本科线划线),还有学生考上清华大学,这不是每个老师都能做到的。

周清在利益上也从不与人相争,分房子时,主动把好的房子让给别人,自己住最差的。他还经常默默无闻赞助贫困学生,义务为学生辅导、补习,有不少学生受过他的帮助。

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周清做了很多对他人和社会有益的事情,这是众所周知、有口皆碑的。他为家乡的教育事业付出了许多心血,也为家乡人民及国家培养了许多栋梁,是一位品行高尚,教学水平高的非常优秀的教师,也是家乡难得的人才,现在却身陷囹圄。

在周清被关押期间,全班学生写信给校长、县委说:“失去了周老师就象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让我们非常伤心。”纷纷要保他出来。有的学生对自己的亲人说:“我最喜欢的是周老师,这么好的老师却被关,实在让我们想不通。”曾经听说有许多家长找到学校领导说:“我们强烈要求炼法轮功的周老师回来任教,他对学生最负责,课也讲得好。”他的学生和家长每当提起周清和法轮功时,无不生起敬仰之心。

狱中被摧残至四肢瘫痪

周清多次被非法关押,最长达16个月之久。周清被京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县“610”郑代盛与公安局吴安民等人唆使管教叫犯人毒打,牢头叫犯人轮流从床铺高处跳起猛踢周清胸部等部位,整整毒打了一夜,后很长时间呼吸困难,造成严重内伤。像这样被毒打的事情不止一次,加上长期关押,伙食恶劣,吃不饱饭,致使周清双目几乎失明,看不清东西。

2003年正月,学校校长黄晓秀与县“610”等人又要抓周清进洗脑班,周清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周清流落到孝感时,被孝感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抓捕,关押在孝感第一看守所,在关押期间,造成周清四肢瘫痪,不能说话,生命垂危。孝感市国安不但不放人,又把他送到省“法制学习班”,导致他病情严重恶化,双腿疼痛得昼夜不眠,后来剧痛刺激大脑,使他神智不清,记忆丧失,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弄得不象人样,后由家人接回时,都不敢相认。

在周清生活不能自理,小孩无人照管的情况下,县“610”一再推托,使我情绪非常低落。就在那天,我被大卡车撞倒,双腿被车来回压成重伤,到现在已一年了都还不能走路。

现在周清在监狱中,因眼睛实在看不清东西,无法进行绣花等奴工生产,狱方就对他进行长期囚禁,活动范围非常小。而他因长期关押等原因,双目本来就几乎失明,看不清东西,一直都无法恢复。而在此之前,周清的视力很好,虽然读书与教学多年从不戴眼镜。而现在他好好的眼睛被弄成了残废。

老父死时也未能见周清一面

最可怜的是小孩,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小孩被寄养在外公、外婆家。那时他才一、两岁,小孩看见别人都有爸爸、妈妈在身边,而自己没有,经常拉着外婆的手,哭喊:“我要爸爸、妈妈,你帮我到街上买一个吧。”小孩稚气的一句话,包含着多少心酸在里面啊!

即使我们在家期间,我们也被限制活动,不让出校门,不让买菜,连小孩也不让出去玩。经常是周清前脚被关,后脚我和幼子就被赶出家门。我们自己的房子也不让我们住,连给孩子拿换洗的衣服也不让回去拿。

我们家的唯一经济来源完全靠周清一个人的收入。在非法关押期间,周清工资全停,现早已被学校开除,而我早就下岗。这些年如果不是亲人救援,我们母子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这些年来,因我们长期被迫害,年事已高的父母在精神与经济上收到巨大的压力,致使他们的身体受到很大的摧残。我被车撞后,我父亲的血压突然升高,本应安享晚年的父母备受辛劳,不但要护理我,还要接送小孩上学,他们过的非常艰难。而周清的父亲因受不了这太多的打击,已于去年离开人世,死时未能见周清一面。

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周清,他本一介文弱书生,加上长期的关押、毒打、折磨,身体已经非常虚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对这样一个已经被折磨的身心俱残的人,还有继续关押与迫害,是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我们全家都为他的身体担忧。

我常常想:我们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这个政府非要把我们一家人整得这么惨呢?现在我的腿还无法行走,小孩上学无人接送,所以我们全家呼吁全世界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各界仁人志士、所有有正义与良知的人们,请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对好人的迫害,营救周清回家,还可怜的小孩一份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