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资料和送资料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自愿做起了证实大法的事。那时的资料都是从同修那等来的。每次拿来资料看着很多,因家里有多人修炼大法,每人分一些,经常“等米下锅”。有一阵每有资料,我们都抢拿。那时就想,我们自己能做资料就好了,可我们经济条件确实也不允许,想想做资料需要设备材料,更重要的是不会技术。可越是不允许,越是想做。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和三位同修在零五年底建立了资料点。

一、正念做资料

其中一位同修和我一样什么技术也不会,另两位同修懂技术,而且还有一定的经验,在这里我称她们为甲、乙同修。甲、乙同修毫无保留耐心的手把手教我们技术。没过多久,我俩也能独立做资料打《九评》、刻光盘了。当我拿着自己做出的第一份资料时,激动的直流眼泪,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又一次机会。然而,和我同学的那位同修,她干出的活总是比我好,方方正正,我拿着真是爱不释手。而我做的总是歪歪扭扭,心想自己都不满意,拿出去救人是不行的。我及时归正自己,发正念排除干扰,鼓励自己多学法。在以后做资料前,我把法先学完,发出最纯正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师父要求我倒出脏东西,象初生婴儿一样纯净,最后达到决对高度纯净。资料是我师父赐予我的法器,我们是宇宙中最纯净最具威力的生命。我们是传播大法福音和美好的使者,决不允许有任何瑕疵。求师父加持。果然,装订的一些活也正了。

我们最初做出的资料除了给熟悉的同修,其它的我们自己发了。没过多久因乙同修认识离我们较远县里的同修,听乙同修说那边没有资料点,修炼人还很多。我们就决定由乙同修每周往那边送资料。我们还规定送到资料后必须返回,给家里回音,并把那边同修的要求及时反馈回来。乙同修连续送几周。考虑到她和那边同修的安全,商量决定由乙同修介绍我去认识那边同修,由我去送。

二、送资料 带动其它地区共同精進

我连续送几周后,又商量决定我和乙同修轮流送。因为每次把《明慧周刊》,周报,《九评》光盘,要有师父的新经文和其它一些资料打包起来也有很多,但我们每次都换不同的包装,一路都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家里同修也在不停的发正念。到那边也不是直接去同修家,在街上或商店服装店转转,去商店一般都不去大超市,因大超市要存包。在服装店转时,借试衣服的机会换一件自带的其它颜色的衣服。

和那边同修接触后了解到,上了年纪的同修多,大多都是得法后才识字的,有些同修,《转法轮》能看完,有些同修《转法轮》里个别字也有不认识的,有些不识字的同修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而听着听着就迷糊了。师父其他经文很少学。而且有一部份同修只要经文不敢要真相资料。因为在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后,多数同修被不同程度迫害过,“挂了号”。

鉴于这种情况,我想最重要的是鼓励她们多学法,尤其能集体学法。我就鼓励和我接触的两位同修,一位阿姨,另一位年纪大了我叫奶奶。我说你俩先在一起学法,互相促進,然后慢慢叫和你们接触的同修参加学法。她们一听觉的很好,不到半月,奶奶那就有四五个同修学法,整点发正念。阿姨又决定在她家叫另几个同修集体学法。我想法学好了,证实法的事她们自己也就知道重要,主动去做了。

三、做资料方面的协调

起初我认为那个点只有我们送资料。有一次,我发现阿姨家有和我的不一样的小册子。阿姨口修的很好,只淡淡的说这是别的同修的。我看阿姨没有任何说的意思,我也没好意思再问。回来后,给家里同修也说了此事。但我心里一直想这件事。

又轮到我去时,我给阿姨说:你们这虽然同修多,可你知道走出来证实法的只有几个,而每周资料更新很快,我们那边资料从不积压。我们送的资料按这里走出来的同修算已经很多了,如果还有同修送,你会不会有压力,如果有,我们可以少送或不送,因为资料积压多了,会影响你做其它两件事的。阿姨听后说:她和奶奶那边资料是共享的,除我们还有几个同修送,有的一周一次,有的不确定。我们走出来的每人分一点,剩下的等周边农村同修来拿,农村同修来,就拿走了。阿姨还讲了农村同修发资料的方法和资料去的地方。我听后激动的热泪盈眶。

后几天我又和奶奶也谈了此事,奶奶说:农村同修来时不确定,拿不走时,确实有压力,因为几个点的合起来也有几百份,《九评》稍少一些。我听同修这一说,我知道了有更广阔地区的众生等我们去救。

近一段时间,我们都是谁能发多少就做多少,我想,虽然都是大法弟子,但容量是有大小的,我们都在尽力。

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悟,有待提高,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