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

  • 给冠县公、检、法、司的公开信

  • 给秦皇岛市政法及公安系统的一封信

  • 给佳木斯市国安局局长江海涛的公开信

  • 给冠县公、检、法、司的公开信

    从邪党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已经八年了,你们一直是直接参与者。几年来你们也知道了,法轮功学员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善良公民。他们修身养性,工作兢兢业业,都是社会各阶层的优秀人才。从大法中亲身受益的同时他们也想把修炼“真、善、忍”的美好告诉亲友和世人,这本来是伟大的无私之举!

    作为公、检、法、司或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你们本应是匡扶人间正义的使者,不应为一些眼前利益昧着良心去迫害父老乡亲!我们是生活在同一县城的同胞,都有着自己的家庭、父母、兄弟姐妹,有着自己的妻子、丈夫和儿女。谁都想过安定幸福的生活。当良知、正义与自身利益同时摆在面前的时候,大法弟子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大法的美好。而你们却为了眼前的私利、地位,一味的趋炎附势、逢迎权贵。

    八年来,在政法委,“610”许兰岭、公安局长刁培昌指挥、操控、督导下,公、检、法、国安、各政府部门各单位全都不同程度的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剥夺了成千上万善良百姓对“真善忍”信仰的权利,在“610”指挥下,公安恶警象土匪一样三更半夜的砸门、跳墙、绑架,拘留、罚款、劳教、开除工职、强迫洗脑、转化等等,不一而足。据不完全统计,几年来,法轮功学员被冠县公安部门非法勒索、罚款达几百万元,非法关押、劳教几百人。

    2007年6月22号下午,县长洪玉振在冠州宾馆四楼会议室,对迫害法轮功做具体安排,“将法轮功当作敌我矛盾,坚决治到底,抓一批、劳教一批、判一批”。南陶镇镇长、代理书记张海青,为了升官、派恶人王风林(一只眼)、王保柱蹲坑,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晚上,将冠县孙町乡徐刘村大法弟子徐增侠、徐学记、王风芝在东古城镇尹固绑架。

    迫害冠县大法弟子的首恶薛连春及帮凶陈月芝在没有任何证词证据的前提下,判徐增侠一年零九个月非法劳教,徐学记、王风芝被非法各判劳教一年。2007年6月13日冠县恶警又把在孙町乡路上骑自行车的大法弟子张巧田绑架,送往山东第二劳教所。2006年农历10月初4下午五点,公安局恶警将在路上行走的大法弟子杜秀刚强行绑架,七点又从家中绑架了其兄杜秀军。在610洗脑班关押了一天一夜,又将二人戴上手铐脚镣押至冠县看守所。杜秀刚绝食七天,家中被勒索五千元后放回。回家一个月后的十一月初十早六点,冠县公安局恶警破门而入,将杜秀刚强行送淄博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其兄一同被送劳教一年,也被勒索五千元。2006年10月初5晚九点,梁堂乡派出所指导员徐道义伙同县公安局恶警七人,闯入大法弟子郭保廷家,非法抄家强行抢走《转法轮》宝书,并将在场的大法弟子曹何仙一同绑架到冠县610洗脑班,第二天晚上又将两人押至看守所迫害30多天,勒索曹何仙家人一万七千元,勒索郭保廷家人二万三千元。冠县大法弟子张广宝,2005年8月16日下午在自己诊所上班时被冠县恶警薛连春等人绑架,次日即被送入山东淄博王村第二男子劳教所迫害至今。

    不知有多少好人被开除工职,不知有多少老人受惊吓和精神折磨含恨而终,有的大法弟子流离失所七年有家不能回,致使很多孩子身边没有父母,无依无靠,幼小的心灵备受熬煎……

    这一桩桩一件件血写的事实和罪恶,所有的参与者能推卸责任吗?让全县人民都知道,是谁在执法犯法,践踏人权自由,言论自由。你们在执行迫害命令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人,对得起天地良心吗?有人说上面下的命令,自己也没有办法。上面让你做丧尽良心的事你就做吗?让你迫害好人你就干吗?不久的一天,当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天惩和人间法律制裁的时候,你的上级会为你承担吗?“上级”的指使和命令将来会成为你开脱罪责的借口吗?不要以“执行上级命令”为借口,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历史上不是没有例子。文革过后,忠实执行命令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某些“奉命”“四人帮”的警察,文革后被秘密枪决,对家属却称“因公殉职”。反观一下,你们不也是被胁迫和驱使的吗?今天迫害法轮功的“功劳簿”,就是明天正义法庭上的“罪行录”。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对迫害法轮功参与了多少,我劝告你,立即停止参与迫害修炼的人。迫害佛法更是罪恶重大啊!善恶的确有报,当一切展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悔之晚矣!

    看一看震撼全球、彻底解体共产恶党的《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吧,看看共产邪党杀人历史吧!共产恶党在历史上杀人无数,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大跃进、文革直到“六四”天安门屠杀,在和平时期就有八千万中国百姓被它整死,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其恶毒和残暴,使人神共愤!共产恶党犯下的滔天大罪,罄竹难书!天灭中共在即。《九评共产党》在中国大地上引发了退党大潮。现在,退出共产恶党组织(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二千三百万。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在北美成立并展开调查取证。其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骚扰!不要迫害善良民众。善恶有报是天理,容不得任何人对修炼人胡作非为的迫害。如果还是一意孤行,如果还是冷漠麻木的充当着邪恶的打手和工具,那也是在选择自己的未来──走入罪恶的深渊,也就断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请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想一想吧。如果你们还想要未来,建议你们认真看《九评共产党》,赶快“三退”(退出恶党的党、团、队),抹兽印,这样当天灭中共的那天,你才能保住你的性命,这也是唯一的途径。千万不要再稀里糊涂的助恶为虐,做恶党的殉葬品啊!


    给秦皇岛市政法及公安系统的一封信

    秦皇岛市政法及公安系统:

    据悉,今年夏季零八年奥运会亚洲部份预选赛将在秦皇岛举行,邪党已下令给你们,要你们加强力度镇压法轮功,而且下令各个派出所和法轮功问题挂钩,如果哪个派出所的管辖区出现法轮功问题就处理该所长及有关人员。你们接到这个命令准备怎么做?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不断造事,操控媒体撒弥天大谎栽赃陷害法轮功,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迫害政策,投入巨额国民收入,用来在全国各地建六一零办公室,扩建监狱、看守所、劳教所,奖励各地镇压法轮功的人员等等。迫害刚开始,中共邪党还曾图谋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可事实上,八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传越广,传遍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大陆学炼法轮功的人数也是日益增多。中共邪党没有把法轮功迫害倒,自己却要灭亡了。因为镇压“真善忍”,提倡“假恶斗”,让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们为了钱无恶不做,用钱卖命、杀人害命,导致各种社会问题百出;因为镇压佛法、迫害善良,天理难容,导致天要灭中共,现在中国大陆各种天灾人祸不断,南涝北旱、台风、禽流感、冰雹、山体滑坡、矿难、车祸、各种绝症……零四年底,海外的媒体上发表了一本深刻揭露中共邪党的巨著——《九评共产党》,该书一经出版,立即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股自发的退党、退团、退队的大潮,目前在海外媒体大纪元上公开声明退党、团、队人数已超过二千三百万,这个数字每天都在象滚雪球一样增加着。

    这一切都说明天灭中共在即,中国有句俗话: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天要灭中共,人岂能阻止?逆天意而行,得到的结果必然是同中共一起被淘汰。现在全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普遍遭报。

    首任中央“六一零”主任李岚清,其外孙女婿于2001年3月在沈阳机场遭警方殴打致死。据悉他看到众多恶警恶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上报材料,随后辞去了该职。

    继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已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被接替。

    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尽管中共严密封锁真实消息,并称其是“涉嫌受贿”而畏罪自杀,但海外分析人士对此指出:宋积极追随江罗迫害法轮功,是中共在“天津教育学院事件”以及“四•二五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事件”中策划栽赃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其任期内,天津有七十三人被证实迫害致死,数万人被残酷迫害;他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对待法轮功不怕流血!”天津成了全国残酷镇压的“典范”之一。此外,据举报,该市各大军医院都涉嫌参与了活体摘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宋与此也有直接关系。在全程参与迫害过程中,他知道和参与的骇人听闻的黑幕太多,在江罗面临被清算的历史关头,不排除对重要人证的“灭口”正在进行。

    曾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的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熬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

    你们的周围,不是有许多人已经遭报了吗?海港公安分局处长温德海,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有多人经他手被劳教,现已遭报,在押送大法弟子去山海关拘留所返回的路上遇车祸,死亡;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岛市防暴大队长。因打人凶狠被市政府抽调驻北京办事处担任负责秦皇岛市三区、四县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任务,市领导并允诺完成任务后,任市局副局长。田川接到指令后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并扬言“上级领导有令,怎么整你们也无处告。”田川为了一己私利,丧尽天良,突发暴病,一个月左右时间变得骨瘦如柴,终因作恶太多,遭报应暴死,死时年仅三十八岁。

    中共流氓政府垂死挣扎,临死还要拉你们做垫背的,你们可要三思呀!珍惜自己的生命,可不能被眼前的这一点蝇头小利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呀!还有一点你们也要明白,不是你跟着邪党走就没事,它的手段向来是卸磨杀驴,越是帮着它做恶越会成为它灭口的证据,象宋平顺被“灭口”这种现象已成为另一种恶报在中国大陆广泛上演,你们也要警醒呀!

    天灭中共前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给中国人的机会,抛弃邪党、退出党团队组织、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尽可能的保护法轮功学员,这才是最理性、最明智的选择,否则很快就会成为邪党的殉葬品!


    给佳木斯市国安局局长江海涛的公开信

    江海涛:

    三周前,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佳木斯大法弟子崔胜云、丛国友夫妇双双被你们市国安局绑架并抄家”这一消息,近日又听闻,崔胜云在佳木斯看守所已经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我心中真的很难过。如果这种事发生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前几年,还可以理解,因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被共产恶党和江××的谎言欺骗了。可是经过几年来大法弟子不顾自己的安危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讲真相,使全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都逐渐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已传遍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江罗集团被多国起诉;《九评》掀起的退党大潮已使2300多万人退出恶党,中共的独裁统治即将崩溃;“天灭中共 退党保命”已经成为佳城人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你们竟然还在干着这样助恶为虐、违背天理之事,让你和你的部下又背上了一项沉重的负罪,如果还不马上觉醒,当不久即将到来的历史大审判到来的时候,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听了这话如果你还不以为然,那是因为你受共产恶党党文化毒害太久和太深造成的。你相信了共产党自我吹嘘的“伟大、光荣、正确”,使你不相信共产恶党会很快灭亡;共产党给你灌输了“无神论”,才让你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以史为鉴,东欧的剧变、强大的苏联的解体,那不就是一夜之间的事吗,更何况今日的中共?“天灭中共”在即,这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也许你们通过各种方式看到过了法轮功的真相,但却不愿承认这一切是真实的,甚至为了安慰自己那有时也会不安的心,还理不直气不壮的在想:自己吃共产党的饭,就要听共产党的话。我们也经常听到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在为自己的恶行辩护时常说“共产党给我开支,叫我干啥我就得干啥。”这个“干啥”在中文里就包括了一切可能的行为,可能是正常的事情,也可能是谋财害命、杀人放火等灭绝人性、天理不容的事情。“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句话,就泯灭了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形成的良知、善念和恒定好坏对错的善恶标准。正因为人们的盲从和迷信中共,才会有了荒唐的大跃进,并随之带来三年大饥荒(饿死同胞四千万);才有了文革中的夫妻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学生凶残的批斗老师,朋友、同事、同学等互相杀戮等等人间惨剧;也就有了面对八九年六四大学生和平请愿而开枪屠杀。到了江氏集团九九年利用恶党疯狂迫害手无寸铁、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我们还是听到那些已经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恶党官员及警察说:“法轮功是好,你受益了我也知道,但是共产党不让你炼你就别炼了”从而自觉不自觉的加入迫害无辜的行列。

    其实,一个正常人的行为应该是根据自己的大脑的分析和判断而进行的,这种判断需要以准确的资讯和普世的道德准则作为基础。人之所以不同于机器,就在于人有自主行为和判断能力。如果你真的有自我判断能力,你就会明白,其一:无论你是一个公务员还是一个普通劳动者,你所获得的收入是你劳动的付出的报酬,不论你在什么样的制度下,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中,只要你付出了劳动,你都会有回报,全球皆如此。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共产党居然能用它来欺骗了全国人民。中共恶党庞大的官僚体系是建立在对广大工人农民的盘剥之上的,恰恰相反,是全国人民养活了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养活了中国人民。其二: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某某党给你钱,而共产党如此的邪恶,如此黑暗,你不但不远离它,相反还死心塌地跟着它干坏事,你不成了黑社会的成员了吗?那你还有天地良心吗?

    你也许会说:法轮功现在发传单、传《九评》、劝退党就是参与政治,该抓、该打。其实,“搞政治”这是中共邪党搞迫害的借口。几十年来中国人对“政治”形成了一种固定的观念:共产党让你做的,那就是你的政治权利,这样的政治搞得越大越多越好;共产党整你,迫害你了,你得忍着,你还得说:“我不好,我有罪,我是牛鬼蛇神,资产阶级分子,人民的敌人,该杀该打”。有一天共产恶党换了一批官员,或为了维持统治的需要而收买人心,或又想利用你时,给你平反了,你就得高喊:“还是共产党英明伟大,知错就改”。这都不算你搞政治,而是你的“政治觉悟高”。反之,迫害你了,你如果不顺从,要讲道理,要揭露中共恶行,要制止迫害,你就是超出了在中共统治下讨生活的最大想象力,于是就给你扣上“搞政治”,一旦你是在“搞政治”,就可以随意扣上任何的大帽子,就可以对你采取任何手段迫害了。被恶党扭曲了灵魂的人们不但不去同情受害者,谴责施暴者,反过来责备受害者。好象“搞政治”是比中共杀人还要可怕的东西。这种“良知错位”正是中共求之不得的。

    有头脑的人都会思考:即使你把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传九评”视为搞政治,这种“搞政治”真的那么可怕吗?如果你跳出恶党的封锁,你了解了真相,你就会知道:正是世界各国法轮功学员的不断呼吁,在全球讲真相、起诉犯罪元凶,才有力的制止了中共的残暴。法轮功学员创办报纸、电台、电视台,才使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的真相得以广泛传播,真善忍的理念让整个社会道德回升,让更多的世人祛除了疾病,精神更加愉快。才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的恶行在全世界曝光。

    《九评共产党》揭开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很多人读过这本风靡海内外的奇书后恍然大悟,也彻底的了解了中共的本质和历史的真相,随之而掀起了退党大潮,使人们退出中共的“政治”,从而彻底跳出中共的政治怪圈,恢复正常人的思维和人的正常生活。(相信你如果仔细阅读后一定也会受益良多的)如果说这样理性、和平、坚忍、慈悲的讲清真相,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也被算作“搞政治”的话,那么,这样“搞政治”有什么不好吗?要知道:人类的“政治”不是为迫害者而准备的。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的人,他们对人的权力没有诉求,他们这样做的出发点是制止迫害,让人们明辨是非善恶。从而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不是为了人的政权而搞“政治”。相反,修炼人是放弃人对权力执著的欲望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人世间,无论谁犯下了罪恶,都逃不过天理的惩罚。你可以接受中共的无神论。可是神决不为会因为你的不信而不存在和不作为。记得西方一位著名哲人曾说过;“历史总是忍耐的等待着屈辱者的胜利”。事实也必然雄辩的说明那些正邪不分、泯灭人性、残害忠良的奸邪之辈,一定会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果说今天对法轮功的迫害与历史上的历次运动的迫害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按照真善忍的理念修炼的信神者。历史上所有迫害正信者,都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古代强大的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徒,四次大瘟疫,就是它彻底的消失了,再看看眼前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受恶报的事例,这也是前车之鉴吧!

    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女,四十岁,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终遭恶报。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的车撞上前面一辆车的尾巴,任长霞坐在后排却惨死,而其他人安然无恙。登封市四名大法弟子因救人在市政府大院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任长霞得知后恶狠狠的说:“传单发到政府院里来了,我非治治他们不可。”结果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五年。不久任长霞一命呜呼,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四川苍溪县公安局副局长殷建遭报淹死。四川苍溪县公安局是一个邪恶的黑窝,99年七二零以来,追随江、罗流氓集团,多次关押、绑架、劳教、判刑多名大法弟子。阆中市大法弟子杨正明、王小红二零零七年元月八日去苍溪县发《九评》、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至今还关押在苍溪县看守所,五个月来苍溪县公安局不准家属见人,反复通知家属送钱,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现还关押着多名大法弟子。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苍溪县公安局副局长殷建(分管派出所、看守所),上午还去了看守所和多个派出所检查,下午六点去苍溪县城老渡船码头游泳,下水后淹死,尸体打捞了三天,年龄36岁,遭了现报。

    湖南零陵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书记胡冬春被车撞死。湖南零陵区委副书记胡冬春,40多岁,分管政法委和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610”头目。他善恶不分,追随江泽民及其流氓团伙迫害大法弟子,劳教,判刑,罚款,强行入室都要挖地三尺,有恶党撑腰,比那强盗入室还猖獗。盗走大法学员私有财产,大件的,如电视机,VCD机,小件的好的如钢笔都要,没任何手续。劫持大法学员去洗脑班,逼的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总而言之,几年来,恶事做绝。今年三月二会期间,3月15号散会后,据说返市委有事,去米啰咖啡厅喝咖啡出来散步,在人行路上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当场死亡。

    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恶报频频:四十六岁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文军、四十二岁的城东公安分局局长周海林、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谈小平、城北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杨永宁相继突然死去,一时间整个公安局人心惶惶。是什么导致四位红人离奇死亡呢?

    今年八月,西宁市开展打压法轮功专项月活动,公安局副局长李文军负责抓捕法轮功学员。八月十八日,他们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兴福、袁爱荣。第二天,李文军突然死去。医生说是突然得了腹股癌,死时年仅四十六岁。李文军死后,西宁市委号召公安干警向他学习,继续抓捕法轮功。十月二十三日,西宁市城东公安分局局长周海林突发脑溢血,死时年仅四十二岁。十几天后,西宁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谈小平因患肝癌在北京医治无效回西宁,并于十一月七日死亡。死时谈小平双目圆睁,怎么也无法使其闭眼,样子十分恐怖。二十天后,西宁市公安局城北分局治安大队长杨永宁也突然死亡。家人称早晨见他躺在床上,以为他要多睡会,哪知中午回家,发现他还躺在被窝里,浑身早已冰凉。

    不到四个月里,几百人的西宁市公安局接连死了四位领导,而且都是壮年暴死,这让局里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以至于对最后杨永宁的死,公安局不敢公开发讣告,对外称“杨永宁出差了”。

    西宁位于青藏高原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所见所闻使得不少人不得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目前,西宁市很多人经常烧香拜佛,其中有不少是公安干警。他们私下议论,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迫害这些人,不是对神佛的最大不敬吗?他们四人是遭报应死的。

    像这类遭恶报的,我们佳木斯也有。佳木斯劳教所的女队大队长何强,曾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为了借助迫害好人升官发财,在担任女队大队长期间曾唆使手下男女恶警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上千起精神残害及40多种酷刑折磨,使多人致伤、致残、致死。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说:“这么多年了,谁遭报了,别跟我说,我不信。”2005年7月10日,何强24岁的独生女儿何鑫,中国戏剧学院暑期大四毕业生。在黑龙江省依兰县至佳木斯市的高速公路上发生的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中丧生,当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使用风焊切割,把两车分开时,小轿车里面何鑫的身体严重扭曲变形,头骨塌陷,腿骨骨折,死状极惨……何鑫的母亲樊晓晶是佳木斯市郊区政府司法干部,2002年起因患腰间盘突出一直休假在家。

    早已闻名世界的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强奸与他母亲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学员被曝光后,举世震惊。中国在各国的大使馆门前聚集起抗议的人群,强烈要求惩处恶警何雪健,在强烈的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国当局不得不把何雪健判刑八年。近日我们又得知,恶警何雪健得了阴茎癌,将做恶时用的阴茎和能传宗接代的睾丸全部切除,手术后何雪健三次自杀未遂,生不如死。在当地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恶警何雪健,强奸女学员,判刑八年整,恶报再度现,身患阴茎癌,哪坏哪先烂,茎睾全切除,自杀已再三,生还不如死,业债还在还,善恶终有报,不信睁眼看,迫害大法者,前车可为鉴。

    据说继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已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被接替。几年来,他不断到各地指挥迫害法轮功,下达灭绝指令,所到之处,迫害都会升级。零二年新年前夕,他到吉林长春下达了对法轮功“可以开枪打死”的命令,随后,该地区法轮功学员多人被活活打死;同年三月,长春有线电视网插播了法轮功真相,他亲赴长春落实江氏下达的“杀无赦”密令,指挥绑架了五千余人,在极短时间内打死八人;他还多次赴恶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督促“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该院恶警至少酷刑致死三人、七人精神失常、四人残废、两人成植物人,还把十八名女学员脱光衣服扔进男牢……。

    吉林省前省委书记王云坤也极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欠下了累累血债,现身患直肠癌,其省委书记的职位也被他人取代。

    零七年六月五日,六十二岁的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尽管中共严密封锁真实消息,并称其死因是“涉嫌受贿资金上亿元”而畏罪自杀,但海外分析人士对此指出:自九九年以来,宋积极追随江、罗迫害法轮功,是中共在“天津教育学院事件”以及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中南海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事件中的策划栽赃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在其任期内,天津就有七十三人被证实迫害致死,数万人被残酷迫害。宋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打死法轮功人没事,“对待法轮功不怕流血!”宋平顺成了江、罗手下的红人,天津也成了全国残酷镇压的典范。此外,该市人体器官移植事业蒸蒸日上,据举报其各大军医院都涉嫌参与了活体摘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宋也与此有直接关系。

    以上这些仅仅是诸多恶报的冰山一角。明慧网上每天都有报道。真心希望你看完这些后能想起中国的那句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这可是警世名言,你可不要只图眼前的一点什么利益就肆意妄为,将自己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啊!如果你继续糊涂下去那等待你的就只能是自身的悲哀了。

    我相信你们在绑架崔胜云、丛国友夫妇之前一定了解他(她)们在单位和社会上都是最好的人;也一定会知道,在绑架崔胜云、丛国友夫妇时,你的部下对他们大打出手,他们五岁的小女儿就在现场。由于惊吓,和母女分离的痛苦,多日来两个孩子还处在惊恐之中。而崔胜云的父母本来年迈体弱多病,当得知他们最心爱的女儿被绑架、被迫害的消息时,真是雪上加霜,其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希望这封信能将你沉睡的良知唤醒,不再参与这惨绝人寰的迫害。愿大法弟子博大的胸怀能使你真正叩问自己良知何存?善念何在?更希望你速速清醒,不再徘徊,快快弥补,知错就改,为无条件的释放大法弟子崔胜云积极努力,向那些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的明智者一样找回良知重拾正念,让自己和家人都真正活得踏实、平安、幸福、精彩!只有这样,当那些先知者预言的大难来临时才会平安度过。

    关心你的佳木斯市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