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编辑手记(2):刘亮遇难的报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和人聊天比说评书、讲故事、作报告、讲课要容易。同样,写新闻比写小说、写记叙文、写论文要容易。因为写新闻就好比和人聊天,这是谁都会做的一件事。

一件事情发生了,你在和人聊天时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你应该怎么和别人说呢?

我今天以胶州市大法弟子刘亮遇难的事件作例子和大家谈谈这个问题。这个事件已经被明慧报道,原文附在后面。原文虽然是已经被编辑过的作品,但是仍然很不理想。

下面我虚拟了一段对话。我把对话的双方分为说者和听者。

一段对话

说者:喂,你知道吗?在六月五号的晚上,胶州市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骑摩托车回家时被警察追赶,结果连人带摩托车掉进了一个大井里,被淹死了。

听者:啊,是吗?这个年轻人是谁呀?怎么会掉进了井里?

说:唉。这个年轻人叫刘亮,是一个炼法轮功的。当时是晚上八点,刘亮骑着摩托车从朋友家往自己家赶,结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刘亮的一只眼睛在小时候受伤失明,当时又是晚上,而且刘亮受到惊吓,结果刘亮在躲避恶人追赶时掉进井里,不幸死亡。

听:警察为什么要堵截追赶他?

说:当时这些警察刚刚抄了刘亮的家并录了像,要陷害刘亮和他的家人。刘亮和他的母亲都不在家,警察也没搜到什么可以用来陷害他们的证据。警察在路上发现刘亮时就要绑架他,结果造成了这个悲剧。这些警察是杀害刘亮的凶手。

听:那么刘亮死亡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说:七号中午,一个村民在村后的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荣海。当时警察让他家人提条件,问有什么要求。

听:那么家人提了什么条件?

说:刘亮他爸说,一、追查杀人凶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的违法行径;三、要查看恶人非法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听:那么他们是怎么答复的?

说:第二天事后,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到刘亮家去过,还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扬言说:我们一点不负责任,你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听:刘亮父母一定很气愤伤心。

说:是啊。刘亮是独生子。刘亮被害死后,家里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

听:他们一家以前是否也被迫害过?警察那天为什么到他家搜查?

说:是的。此事发生前,中共恶党人员就一直图谋陷害刘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胶州市公、检、法联合搜集证据办刘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象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恶警又找他妈妈,他母亲也没在家,恶警什么也没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骑摩托车回家的刘亮和这些恶警遭遇,被堵截追赶,导致悲剧的发生。

对话暂停。根据上面的对话,我们把说者的话按照顺序整理下来,就是一篇新闻稿。

新闻稿

胶州市二十四岁青年遭恶警非法追捕溺死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晚,胶州市一位二十四岁的男青年骑摩托车回家时被当地不法警察追赶,结果连人带摩托车掉进了一个大井里,溺水死亡。

这个青年名叫刘亮,是当地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是晚上八点,刘亮骑着摩托车从朋友家往自己家赶,结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不易察觉。刘亮的一只眼睛在小时候受伤失明,当时又是晚上,而且刘亮受到惊吓,结果刘亮在躲避恶人追赶时掉进井里,不幸死亡。

当时这些警察刚刚抄了刘亮的家并录了像,企图陷害刘亮和他的家人。警察抄家时,刘亮和他的母亲都不在家,警察也没搜到什么可以用来构陷他们的证据。警察在路上发现刘亮时就要绑架他,结果造成了这个悲剧。这些警察是杀害刘亮的凶手。

六月七日中午,一村民在村后的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其中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荣海。当时警察让他家人提条件,问有什么要求。

刘亮父亲提出三个要求:一、追查杀人凶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的违法行径;三、要查看恶人非法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第二天,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和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到刘亮家去过,他们扬言说:我们一点不负责任,你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恶人害死人命后还推卸责任,刘亮家人求告无门。刘亮是独生子。刘亮被害死后,家里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

此事发生前,中共恶党人员就一直图谋陷害刘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胶州市公、检、法联合搜集证据办刘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象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恶警又找他妈妈,他母亲也没在家,恶警什么也没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骑摩托车回家的刘亮和这些恶警遭遇,被堵截追赶,导致悲剧的发生。

开门见山,逐层扩展

要知道,写新闻就如同你在和人聊天,不是在讲故事、说评书、作报告或讲课。和人聊天时,你在一开始就要告诉对方最重要的信息,吸引他接着听下去。我选择的第一句话是:

说: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晚,胶州市一位二十四岁的男青年骑摩托车回家时被当地不法警察追赶,结果连人带摩托车掉进了一个大井里,溺水死亡。

这句话基本是这个事件的最重要的信息。这句话很短,也没有交代死者的姓名以及事件的细节和前因后果。我之所以不想在第一句话提到刘亮的姓名是因为我不想给听者造成负担,要知道听者不是来听报告或来上课的,他是来和你聊天的,我们不能强行灌输过多的信息。但是这句话会吸引他发问,接着听我讲下去。在新闻写作中,这句话就是导语。当然我这里只是用这个例子说明问题,并不是说这就是最好的导语。

接下来听者会打听溺水事件的更多细节。我会交代死者的姓名,以及他遇难的具体经过。

说:这个青年名叫刘亮,是当地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是晚上八点,刘亮骑着摩托车从朋友家往自己家赶,结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不易察觉。刘亮的一只眼睛在小时候受伤失明,当时又是晚上,而且刘亮受到惊吓,结果刘亮在躲避恶人追赶时掉进井里,不幸死亡。

这是对导语的填充,填补了导语中没有提及的具体信息。接下来,听者会问刘亮遇难的前因和后果。

我先交代前因:

说:当时这些警察刚刚抄了刘亮的家并录了像,企图陷害刘亮和他的家人。刘亮和他的母亲都不在家,警察也没搜到什么可以用来构陷他们的证据。警察在路上发现刘亮时就要绑架他,结果造成了这个悲剧。这些警察是杀害刘亮的凶手。

之后我交代后果:

说:六月七日中午,一村民在村后的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其中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荣海。当时警察让他家人提条件,问有什么要求。

刘亮父亲提出三个要求:一、追查杀人凶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的违法行径;三、要查看恶人非法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这就扩展开了一层。

接下来,听者会问更前的因或更后的果。我先交代更后的果:

说:恶人害死人命后还推卸责任,刘亮家人求告无门。刘亮是独生子。刘亮被害死后,家里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

之后我交代更前的因:

说:此事发生前,中共恶党人员就一直图谋陷害刘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胶州市公、检、法联合搜集证据办刘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象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恶警又找他妈妈,他母亲也没在家,恶警什么也没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骑摩托车回家的刘亮和这些恶警遭遇,被堵截追赶,导致悲剧的发生。

这就完成了再一层展开。

我前面说对话暂停,这是因为这个故事还可以进一步展开。如更更前的因是中共恶警和六一零迫害通过电脑上明慧网,并下载、打印、散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这样的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刘亮事件只是一个个案。

考虑到读者可能不知道六一零是什么东西,我们也可以在最后略加解释。

我们应尽量察看以前的相关报道,看有没有可以采用的素材。这次因时间关系,我没有做这件事。

另外,同修写的新闻稿中总是把警察、恶党政府人员、六一零人员等统称为“邪恶”,这在新闻写作中是应该避免的。我们应告诉读者具体的信息,如职务和姓名。

不要从头说起

请你回忆一下自己和别人聊天时的情境。你一般是不会从头说起的。你都是从最重要的地方谈起,逐渐的把事情谈开,这样才符合说者和听者的心理。

比如刘亮遇难的事件,假如开头是原文(附后)的第一段:

说:喂,你知道吗?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邪恶六一零及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因他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想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

听:刘亮是谁呀?他和母亲都放回来了,也算幸运了。

显然,你不会这样和别人谈刘亮遇难这件事,你会一开始就告诉别人刘亮遇难这件事。上面的那个事情只是刘亮遇难的前期事件,应该放在后面说。

不要流水账

原文(附后)基本是一篇流水账,直到第四段才写到刘亮遇难。我们上面的新闻稿是从原文的第四段开始,逐渐向外展开,直到最后才展开到原文的最前面的两段。

流水账是写新闻的大忌,因为事情发生的顺序并不是你要叙述这件事的顺序。

比如你和别人聊天时要告诉别人一场美国职业篮球赛的情况,你不会从第一节说起,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说下去,没等你说完,对方可能早就睡着了。

想一想别人最关心的是什么?当然是谁赢了这场比赛?比分是多少?双方的明星表现怎样?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这场比赛对积分或晋级有什么后果?这应该是你的开头。比赛最白热化的是最后一节的最后几个球。那么接下来你可以从这几个球说起。比赛后球员和教练说的话也是人们感兴趣的内容,那么你也可以在叙述时穿插引述他们的话。说到最后可能才简略的提到第一节的情况。

不要书接上回

原文的题目是“胶州市二十四岁青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作者的用意是对这个案件补充一些情况。这是我们应该尽力避免的写作态度。要知道,和你聊天的人可能连刘亮是谁都不知道,你还补充什么呢?聊天不是说评书,可以书接上回。任何一篇报道一定要独立成篇,不能假设读者读过以前的报道,要为读者着想,尽力吸引读者阅读。要知道,读者没有义务读你的这篇文章,更没有义务读你以前的文章。

小结:写新闻真的很简单

写新闻就好比和人聊天时把一件事情告诉给对方,这是一件谁都会做的事。

设想一下你会怎么告诉对方这件事,新闻的行文顺序应该大致和你说话的顺序一样。

你告诉对方的第一句话或前两三句话应该是最重要或者最吸引人的信息,尽量简单易懂,同时吸引对方提问并听下去。这句话就是新闻的导语。新闻的标题应该是导语或前一两段的进一步浓缩。

接着你要设想对方会问什么问题,而你接下来的叙述就是从导语开始做下面两件事:1)填充:交待具体细节。2)展开:交待前因后果。

写新闻不要从头说起,不要流水账,不要填鸭,不要书接上回。

下面附的是原文,已经被发表,也就是说已经经过了编辑的工序。投稿者一定要知道,明慧编辑人力非常有限,不可能彻底改写每一篇文章,很多时候,编辑只有精力把文字顺一下,并加一个导语。而这篇文章的编辑甚至连导语都没有来得及加。所以投稿者不能只是负责向明慧提供原材料或坯料,而是要尽量提供可以发表的成品甚至精品。如果一篇报道因为投稿者或者编辑的原因而没能最大限度的达到讲真相的目地,那么我们真的对不起被迫害的同修,对不起众生。

问一下自己:假如你是个记者,如果你的文章没人愿意读,你就会失业,那么你还会这样写文章吗?(这里不是在指责原文的作者和编辑,我通篇用“你”的人称是为了让文章更具互动性,我这个问题第一个指向的应该是我自己)。

附原文

[注:下面的文章发表于明慧网六月十八日,我今天只是用它作素材讲如何写新闻。至于刘亮死因,不排除另有隐情,如被恶人害死后投尸井中制造自杀假相等。]

胶州市二十四岁青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邪恶六一零及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因他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想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胶州市公、检、法联合搜集证据办刘亮的“案子”。

刘亮家开了个小工厂,零七年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象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把车间、房间都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恶人又找他妈妈,他母亲也没在家,邪恶什么也没搜到,就走了。

当天晚上八点,刘亮骑摩托车从朋友家回家,应该九点就能到家。在村口小路上遭遇便衣、恶警堵截。刘亮三岁时,受外伤,一只眼睛失明,又是晚上再受到惊吓。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刘亮被恶人连人带车赶到井里了。刘亮身上没有伤,只是灌了满满一肚子水,看样是被水呛死的。

六月六号,刘亮家里由武警监视,武警到村民家询问,刘亮在不在家。

七号中午,一村民在村后的一个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还来了很多村民在附近围观。当时邪恶让他家人提条件,问有什么要求。

刘亮他爸说,一、追查杀人凶手,二、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是违法,三、要看看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第二天事后,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到刘亮家去过,还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扬言说:我们一点不负责任,他们所做一切都不违法,你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刘亮是独生子,家里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