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救度一切有缘之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自从《九评共产党》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后,我地学员认识到这是揭露中共邪恶、救度众生的又一利器。为了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抓紧时间救人,我们就带上《九评》和真相小册子到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或两个或三个同修结伴而行,互相配合。一人讲真相劝三退,另一人或另两人就发正念清理邪恶及干扰众生了解真相的乱神。

我是一九九六和老伴同时得法的,今年七十一岁,住湖北某乡镇,得法后受益匪浅。我以前坐过十四个月子,在邪党暴政下连饭都吃不上,过的很苦,因此得了很多种病,有严重贫血、慢性支气管炎,每年都要咳嗽一到两个月,有时浑身疼痛难忍。自从修炼大法后,以前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十一年来从没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一直很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唯有听师父的话,做好我该做的,才不负恩师慈悲苦度。在邪党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七年多的时间里,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直坚持讲真相、揭露邪恶,抓紧一切时间救人。

我们到乡下劝三退,最多一天劝退到四十多人,通常都能劝退二、三十人,最少也能劝退十人。我们有时走到世人家里劝三退,有时在路上帮人退。有一个星期天,我们在一条乡间公路上,对着去上晚自习的高中学生劝三退,学生们三五成群的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们就直接问:“娃儿们,你们入过团,入过队没?”有的答入过团,有的没加入,但都入了队。我和同修就告诉他们:你们赶快退了吧,退了就保性命的哩。共产党做了很多坏事,现在天要消灭共产党,不退出来要跟它一起遭毁灭的,很危险哩!他(她)们听明白后,当时就退了。因我们不会写字,名字都是他们自己写。

有一次,过河到一个村子里去劝三退。那天是三个老年同修一起去,有一同修是第一次走出来。开始劝退效果很好,这个同修生了欢喜心,一时间被邪恶钻了空子。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是个村长,他听学生说了,就从后面赶来把我们拦住,当时走脱一个同修。我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那村长打电话报派出所,还招来五个大个子学生看住我们,并恶狠狠的说:“她们要跑就给我打,打死法轮功不要紧的。”五个不明真相的学生就坐在一个搁帘子晒棉花的架子上看着我们。那架子是用碗口粗的树扎成的。我们不停的发正念,不一会儿,那树突然齐刷刷断了,五个学生都一齐摔在地上,那村长连说我们师父(他当时是讲师父的名字)发功了,然后就蹲在地上,再也没有吭声。

当时还有一个婆婆因听信邪党谣言,在那里使劲骂我们,骂的很难听。我们很平和的说:婆婆,您别误会,我们是来救人的。谁知那婆婆骂的更凶:就凭你们几个老东西(实际比这骂的更难听),还救人哩。一路骂个不停。我们就不停的发正念。后来警车把我和另一名同修带到当地镇派出所,那村长也跟了去,但谁也不理他,他在那里蹲了一会儿,无趣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派出所里,警察问我们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跑的是谁,我们说跑的不认识,资料是捡来的。邪恶给我们照相,我们不配合。邪恶是在照相馆里请的人,那照相的人以前认得我,就走到我跟前问:“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啵?”我说是的。过了一会儿,我女婿去了,他认得派出所的人,找他们放人。后来出来一个所长自找台阶下说:“你们今天是初次,就把你们放了。”就这样我们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回家了。

二零零六年一天,电影院放不知什么电影,我想那里人多,正是救人的好机会,就带了些资料在电影院大门的台阶下面发了一些。第二天还放电影,我就带了资料走到台阶上面大门前的平台上打算发给熟人。等了一会儿没看见熟人,便走下台阶,谁知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台阶上。一妇女连忙将我扶起来,很和善的说:您怎么不慢点呢?我说没事,谢过那妇女就离开了电影院。我悟到可能师父点化我,让我理智的做,别被邪恶钻空子。于是我坚持忍着痛一边发正念一边走到小镇的另一头去发完了资料才回家。

第二天早上,感觉浑身疼痛,尤其是手腕肿一个大包块,肿起的地方颜色象黑墨一样,但我坚持听法,发正念,炼功,坚持料理日常事务,用一只手洗衣,实在有难度的活就让老伴帮帮手。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三天就消了肿。第三天晚上,一同修过来鼓励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主动出去走走(指讲真相)。第四天早上,我就真的出去讲了一圈真相,效果还很好,回来果然不怎么疼了。此后,我就一切恢复正常,又像往常一样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了。

今年农历二月的一个晚上,我与同修一起去某村发资料。雨后天晴,农村路不容易干,路上一大坑水,我以为是路,一脚踩下去重重的摔倒在地,爬也爬不起来,同修过来拉我,一拉一溜,又连续滑倒几次才拉起来。因此基本上半边身子都是泥巴。但我们还是坚持把资料发完,已是半夜过了。当发完资料后,很巧来了一辆摩托车把我们带回家,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的。

我在菜市场门口做生意,过往人很多,就找机会跟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数量还不少。有时有人主动找我要真相资料看。一个年轻小伙子说:“您把护身符多给我一些(去发给亲朋好友),满有效哩。”有一天到某村去发资料时,一个年轻人说:“LP镇那个卖扫帚的L婆婆满好哩”,我说:“你认的她?”他说:“认的哩,每次一去她那里,L婆婆就给搬椅子坐,满和气的。”我说我就是那个L婆婆,他仔细一看,哎呀!是您哪,快坐,快坐。看到很多生命明白了真相,我们感到很欣慰。

学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也是我们应该救度的生命,因此我们经常向学生劝退。有一次,五个男孩(中学生)坐在一棵大垂柳树上嬉戏玩耍。同伴同修去另一处劝退,我走到树下对他们说:学生们,你们下来,我给你们好东西,是护身符,你们戴上保平安、读书顺畅,边说边把护身符给他们递上去。他们接过护身符,高兴的不得了。又進一步劝退说:你们假使入了队、入了团的就赶紧退了,退了是保生命的啊,又把纸和笔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把名字写好,就这样,他们高高兴兴的退了,给他们办完这一切,孩子们依然在树上高高兴兴的玩耍。五个生命在这样的场景中被救度。我想,这在历史的将来,将会成为一道永恒而美丽的风景。

我们劝退不分职业,不分身份,只要是生命都救度,不带任何人的观念和怕心。有一次,我和Y同修同伴,在乡下先在一个院子讲了(大约十几户人家),还在继续讲的时候,来了一个男子,我们随即给他讲真相。旁边一个妇女说:他是书记呢!我说,原来是书记啊,书记更加要救,那书记很乐意的签字退出邪党。

有一天,我们在某地劝退了四十几人,边讲真相边劝退边发资料,有《九评》,还有揭露江××罪状的小册子、光盘等资料。这时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我们先给他护身符,他乐意接受,又当即劝他退党,他问为什么要退,我们就讲了“人不治天治,它(共产党)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天要收拾它哩”,那位男子一边签名一边说:我就是没本事对付共产党,我要有本事,早就对它不客气了。可见世人对中共邪党早已深恶痛绝。这更使我们对世人劝三退增加了信心。

一天晚上,我和另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悬挂“法轮大法好”的大型真相横幅,因菜场来往人多,我们就选在菜场一头的入口处,正好菜场过道两边各有一根四十厘米见方的铁柱子,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迅速的爬上铁柱子两人多高,将横幅挂了上去。第二天金光闪闪的横幅向众生展示了六个多小时,很多世人看到这个横幅,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

早上来了一警察到我家问我知不知道横幅的事,我说不知道,他就走了。到了晚上,来了四个警察,其中有两个是派出所所长,在我屋里无理抄家,翻箱倒柜,抄到两份真相册子,师父经文在碟里,邪恶就是看不见。一警察还在橱柜里翻出七百多元钱,我大声制止到:“那是我做生意找人的零钱,不准动我的。”一所长连说了两遍:“美金(钱)不动人家的啊,美金不动人家的啊”。这样镇住那警察没敢乱来,把钱放回了原处。几个恶警临走时丢下一句:明天听通知。我想,“你邪恶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你的通知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我老伴因是邪党划分的地主子女,挨共产邪党整怕了,有些紧张。我给老伴壮胆说:不怕,你一概就说不知道,叫他们问我好了。

他们找我老伴到派出所去没问出个啥,又喊我去问话,问横幅谁挂的。我说:那谁知道啊,又问资料哪来的,我说捡的两份。恶警察阴阳怪气的说:就你捡的到?!在哪捡的?我说去進货时在大桥上捡的,因大桥在国道上,南来北往的车辆多。恶警察也就没辙了,就威胁我说:“再不老实交待就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心,我说:“我才不怕你‘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哩,你说到哪里,我也就捡的两份,我又不认的字,我看这么标致(美丽)以为是广告呢,就捡起来”。说这话时,我就看到黑色、粉红色和白色三种颜色的法轮在派出所的上空飞旋,好美啊,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就更加胆壮了。我集中精力发出强大正念,解体操控派出所警察迫害我的一切邪恶。邪恶一无所获,就自找台阶说:“回去帮我们查一查,看是哪个挂的,再告诉我们。”我没理他们,我就回来了。

过了几天,来了一个警察到我家问我查到没,我说:我到哪里查去,我大门不出,也不晓得方向。他说:就在自由市场那里挂的,我说我不知道自由市场在哪里。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体悟每次都是师父给的智慧。还有一次,县里一个同修正念走脱后,派出所就有警察找到我家里,我听见敲门声,有人问我的邻居:“X爹(我老伴)在哪里住?”我一听找老伴的,知是派出所的来了,就赶紧将外衣脱了,只穿内衣,将一个大洗澡盆重重朝地上摔去,摔的震响,大声问:“哪个?”警察答道:“是我。”我说:“哎呀是你呀,我正来洗澡的。”那警察没趣,就走了,还说打扰您了。

以上是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我深知离法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是我来在世间的使命,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休想挡我修炼的路。说到底就一句话:这部大法我修定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