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救度乡里乡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提起笔来,真不知该如何下笔,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我一九九九年二月末有幸得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七年。虽然这期间有两次被抓進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都没有改变我修大法和证实法的决心。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向前推進,现在已是正法的最后的最后了,由于我的人心很多,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这方面,做的不是很好。

从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和退团声明发表后,在不断的学法中,我首先同我丈夫(常人)讲三退,又给他看《九评》,他什么都没说就退团、队了,而且他还同其他亲人讲真相,我很欣慰。然后我就向亲戚劝三退,包括我家的亲戚和婆家的亲戚。亲戚做完后,就是乡里乡亲了。我居住在农村,我所住的屯中有80多户,现已有90%的人都三退了(当然这些人退不全是我做的),他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了。

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真是修心的过程,当然也是提高的过程,以前没意识到的人心全部暴露出来了,既然出来了,就把它去掉、修下去,真是感到提高的很快。师父叫弟子做的一定是对的。

讲真相、劝三退时,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有时会遇到不正经的人,也就是那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后天形成的观念造成我对这种人有成见,人心立即就出来了,都不愿意跟他(她)们讲话,更别谈讲真相了,就这样机会一次次的错过了。有一天看书学法时,师父要我们谁都救度,其实宇宙都不行了,还看谁行谁不行干什么呢。我用后天形成的观念与人心去对待那些人,其实他们也是要救度的人,这样我就去他们家讲真相、劝三退。那几天我每天都出去,其实这样的人并不是不可救度,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对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表示愤愤不平,并谴责共产邪党的坏,也都三退了。

还有一户人家,在屯中居住很多年了,屯中人对他家的评价很不好,好偷摸,所以冬天他家苞米秆总被人放火。我一直想去给他家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总也没有理由去他家。有一天,我找了个机会,我爸来我家对我说,他给我爸家趟地了,每亩同他讲好是2元钱,一共15亩,我拿了40元,当天晚上就去他家给送趟地钱。到他家后,屋里共四人,我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讲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讲共产党的邪恶,大伯对我说:“现在共产党都坏到这种地步了,灭是必然的了,这是迟早的事,给我退了吧,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不偷不摸,不干坏事,等我冬天不忙了我也炼”。大娘也拉着说了很多。

过了一会,我问他们“你们想退吗”?用小名、笔名、化名都行,神看人心不重形式。大伯大娘异口同声的说:“就用我们的真名,怕啥?没事。”他儿子、儿媳用小名退团、队,两位老人用真名退红卫兵、退队。后来临走之前我说:“大伯大娘我给你送趟地钱来了,多少钱?”他儿媳说:“现在都涨价了,每亩3元,一共45元。”我接着说:“我兜里就40元,明天我再给你送5元钱”。大伯忙说“40元就40元吧,你还给我们全家讲三退保平安了呢,这比啥都好,我们还没谢你呢”!我什么都没说,也许是他本性的一面起作用了吧。

从我家到他家有5、6分钟路程,我一直发正念清除他家所有有缘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以及另外空间邪恶对他们的干扰,让他们都能有明白的一面去对待大法和自己生命的未来,解体障碍他们得度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有个美好的未来。请师尊加持我,给我智慧。

通过这件事,惊醒了我,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盼得救,想听大法真相,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只是他们在常人中迷失了,没有我们大法弟子幸运。我们有这个责任去唤醒他们,让他们听大法真相和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有个美好的未来。以后我再出去讲三退,就自己晚上出去,想上谁家就去谁家讲,也不用再找我老婶(也是修炼人),开始讲真相时对她有个依赖的心,让她给我发正念,我讲起来才有信心,追究其根源,还是不信自己,说的严重一点,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对师父讲的法还是停留在感性上,没有升华到理性上去认识,悟到就得做到。

从这件事后,我信心十足的自己去做三退,我相信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当然有时也接触到不听真相说什么也不退的人,还说我是跟××党对着干,我当时就被她带动了,气的够呛,也没有语气善心了,结果不欢而散。我心里难受了好几天,也不出去讲真相了劝三退了,耽误救度其他可救度的人。我要对本屯中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要负责,做到无憾,每个人都是自己在选择未来,就这样我又开始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了。

还有一个人是我舅家的三妹妹,我同她讲3次,她才退团队,开始她就挺支持大法,也常念“法轮大法好”,也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就是不退,她说她还想入党,升官发财呢。第三次讲完后,她说:“大姐,你给我用小名退了吧,等将来你得好了,可千万别忘了我!”我看着她笑了,告诉好:“你将来会得福报”。

我知道,我做的不是很好,我还有很多人心和执著心没去,相信会在以后不断的学法实修中去掉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