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爸爸(图)

河北理工大学教师孟凡全儿子的日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


孟凡全


孟凡全和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日记 2006年4月20日

爸爸又被抓走了,这已经是爸爸第五次被抓。

那天傍晚,我一个人在家,七、八个警察闯进了我的家,抄走了我学习用的电脑和心爱的mp3。家被翻得底朝天。我怕呀,我真为爸爸担心。因为我听说,有一个法轮功叔叔在看守所里拉肚子。狱头不但不让他上厕所,还让他拿大顶倒控回去。折磨得叔叔生不如死。我听了毛骨悚然。不知爸爸又要受怎样的折磨。

以前我有一个多幸福的家呀。我3岁那年。爸爸妈妈都学了法轮功。他们不吵架了,脾气变好了,身体也好了。他们时常教我做事要多为别人着想。常记得爸爸妈妈和我一起玩耍嬉戏的情景。可是这一切到99年7月以后,都失去了。一夜间,天塌了。我的家一次又一次被抄,爸爸妈妈一次又一次被抓、被罚款、被打、被关押、被劳教。一次又一次家中只剩下我一个小孩子无人照顾。不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同学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我心里真苦。而这次爸爸被抓,又使我非常喜爱的古筝想学也不能学了,因为妈妈打工的收入负担不起学费,爸爸也不能送我去学了。

警察在我的心目中曾是怎样神圣的职业呀,我以前就想当警察。可是我现在看到的警察却是:抄我的家,翻走我家的钱和东西,凶狠的打我的爸爸妈妈,把妈妈的眼角都打出了血。简直象土匪一样。我爸爸妈妈是好人,只因为他们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警察是抓坏人的,他们为什么抓好人呢?我再也不想当警察了。

日记 2007年6月15日

爸爸回来了,我开心的笑啊!可睁开眼,却是梦。

我久久沉浸在梦里,回味有你在身边的感受。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你被他们判了七年刑,这不公平。

爸爸慈眉善目,心眼好,而且工作认真,对人热情。在学校里叔叔阿姨都说爸爸是个好老师,邻居都说爸爸是个好人,我非常爱我的爸爸。

这样的好爸爸为什么被判刑呢?爸爸被关到了冀东监狱。在那里,为了逼爸爸放弃信仰,警察不让他睡觉,折磨他,打他。爸爸被逼的神智不清。我不知道爸爸现在怎样。我真为他担心。

我爸爸没有罪,他冤枉啊,这一切我不知向谁诉说,谁又能帮我?我真想大声喊:快快还我爸爸,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好心的叔叔阿姨们,你们能帮我吗?请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爸爸,和我爸爸一样的人,使和我一样的小孩不再失去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