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四川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二零零六年,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杨志(成都郫县人)、肖会再(四川攀枝花人)、蒋运鸿(四川遂宁人)、朱自策(毕业于北京某大学)、王正勤(四川乐山人)、朱召杰(四川攀枝花米易县人)、张兴才等进行残酷迫害,其中张兴于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

除了酷刑还是酷刑

当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入监队时,恶人高虎、王亿军、肖彬、龚劲夫等指使杀人犯吕雄超、张伟平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每名大法弟子至少有由两个恶人包夹,二十四小时跟在一起,强制背“监规”,逼唱邪党歌曲,进行残酷的所谓队列训练等,二十四小时无休止的迫害,如:没有在几十秒内吃完饭、上厕所超过几十秒钟,恶徒们便会拥上来拳打脚踢,致使被打者血流满地,然后再用其它刑法:象飞机双手飞起、头栽在地上不动、双腿大距离叉开不准动,多少晚上不准睡觉或任意克扣睡觉时间,烈日下烤晒多少天,冬季只准穿单衣多少天,长期不允许洗澡,不允许相互讲话等。

在酷暑夏季,大法弟子杨志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邪恶对他连续九天九夜用尽酷刑,杨志不为所动。

在冬季,大法弟子肖会再被恶徒肖彬暴打,后被架到监狱集训队进行地狱式的迫害长达二十多天。高虎定下各种毒计,恶徒何清泉积极参与,强行将肖会再二十四小时摆成各种不同的酷刑姿式,不准睡觉,戴几套脚镣手铐以达到所谓“摧毁肉体、崩溃精神”的迫害效果。

大法弟子蒋运鸿、朱自策、王正勤绝食反迫害达数月之久。到年底,邪恶医院传出:“蒋已出现肝腹水,身体及四肢干枯如柴棒”的消息。

还有耿德新(西昌)、向远超(成都)、赵本勇(成都)等大法弟子也参与了绝食反迫害。所有这些参与绝食的大法弟子都遭邬国强等恶医、恶人的强暴灌食,大管子插入,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

大法弟子朱召杰遭迫害事实

大法弟子朱召杰因拒绝参加邪恶的所谓考试,被肖彬、高虎等恶人暴打后,关入监狱集训队酷刑迫害,朱召杰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恶人高虎命令十几名暴徒将朱召杰按在地上,用铁钳等工具撬开嘴,强行灌食,折腾了半天,还达不到目的,恶人高虎又命令恶人插胃管灌食,叫把管子拔出来,又插进去,如此反复数次折磨。

朱召杰因不向恶人打所谓的报告,恶人何清泉命令几个邪恶爪牙强行将朱召杰的鞋脱下,让朱召杰光着双脚踩在被烈日晒成高温的石板上,恶人何清泉还亲自踩在朱召杰的一只脚上,不到三分钟,朱的脚就被烧烂,使朱召杰数十日无法行走。大法弟子朱召杰被恶人高虎一伙在烈日高温下暴晒、毒打、灌食数十天,致使朱召杰多次昏死过去,恶人高虎假惺惺的叫爪牙去摸一摸鼻孔还在出气没有,一听说还有气,便冷酷的说:“还没有断气送医院干什么?那不又抢救活了?!”恶人高虎公开在几百人的大会上恶毒地说:“愿意死的可以选尖角墙壁撞死!”

朱召杰曾在二零零五年被恶人何清泉伙同十多个邪恶爪牙进行长达近一小时的暴打,打手还有刑事犯付文萨,毕海、吴建华、陈大华等恶人。以后朱召杰多次被恶人高虎以及这些邪恶爪牙毒打。

小号、大号致死半数囚禁者

四川乐山市五马坪监狱的禁闭室、集训队的小号和大号不知迫害死了多少被关押的人,完全是地狱式的迫害,公开就是“消灭肉体,精神摧毁,泯灭人性”。据被关押多年的人讲,送进去的人被弄死了一半,甚至更多,活着出来的往往已打成内伤,几个月后也死了。

大、小号是按水牢设计的,比地平面低一米左右的小坑,里面关的水结成冰,把人丢在水泥床上可以不给被盖,如发出惨叫,恶徒就将冷水灌进去,马上就叫不出声了。能万幸活着出来的人,身上的肌肉已冻烂,到处是洞,流着脓水。吃饭必须象狗一样趴在地上,恶徒数数,数到十就不许吃了;恶徒还把人强行固定成各种残酷的造型,随意不许睡觉或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冬天一般最多只能让人穿两件很薄的单衣,或只穿一件或扒光衣服,等等,总之邪恶之徒在比赛谁想出的酷刑最残忍,最具毁灭性,最能把人侮辱得比动物还差多少倍。

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而五十多年来,这里有数万人遭受过各种酷刑的迫害,至少二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所有这些死亡,统统被称做“病死”了之,或统称“因抢救无效死亡”。冤死者的尸体被任意丢弃,乐山五马坪监狱后的五马山上有数千具白骨和冤魂。

五马坪监狱恶人榜

原在四川雷马坪监狱已欠下众生一大笔血债。来到五马坪监狱后,其为了向邪党尽忠,为了权力,为了最大限度榨取被关押人员的血汗(为它贪污赚钱),伙同邪恶之徒高虎、肖彬、何清泉、王亿军维持五马坪监狱四监区的红色恐怖和高压,使无数本不该失去生命的人过早的失去生命。

恶人高虎以用各种酷刑折磨人而臭名远扬,只要他想起或看谁不顺眼,他会随时突然出现,表演“狼扑羊羔”剧。除亲自动手外,恶人高虎更多的是定期向邪恶选的“互监组长”开会或单独个人具体布置各项迫害任务,使四监区始终处于红色高压恐怖中,每天都公开不公开的发生数起流血事件,数十起酷刑迫害事件。如果事件太大,高虎便假装把“互监组长”等恶人爪牙骂一通了事。

除了首恶高虎之外,余成文,田义(共产邪党监狱长),骆江涛(教育科副科长)王亿军(入监队恶头),肖彬(四监区恶头),何清泉(集训队、禁闭室恶头)、邬国强(狱内医院院长),龚劲夫(入监队恶警)、还有杨希林,钟仕斌、向勇智等恶警一直在阴谋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月,恶警余成文被调往自贡监狱作监狱邪党书记,由祝伟接替余成文继续干邪恶之事。

犯下罪恶的所属单位:教育科、四监区、狱内医院、狱政科等,电话:0833-4652324、4652041。

在此呼吁四川大法弟子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同修;希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给狱中的亲人做些事情、帮帮他们;同时呼吁国际组织,全世界大法弟子以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共邪党灭绝人类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8/158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