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

  • 河北鹿泉市辖区的几个村有毒害世人的标语

  • 三河燕郊一位大法弟子正念解体迫害

  • 建议聊城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

  • 请山西运城同修高密度发正念

  • 给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提个醒

  • 大连市610往各派出所分派抓法轮功的名额

  • 宁夏中卫市大法弟子秦万福正念闯出看守所

  • 修正自己 圆容整体

  • 就及时曝光邪恶、营救同修一事提醒赤城同修

  • 请武汉市同修加大力度揭露迫害、发正念除恶

  • 河北鹿泉市辖区的几个村有毒害世人的标语

    最近,发现河北鹿泉市辖区的台头村、岗头村、大宋村、小宋村都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此种壁画和墙体标语,请同修齐发正念,彻底解体一切破坏大法毒害世人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让邪恶的散毒品解体消失。


    三河燕郊一位大法弟子正念解体迫害

    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左右,三河燕郊有一位大法弟子正在发真相资料,在公路边被燕郊公安分局的两名警察拦住。大法弟子给他们讲我们为什么发真相资料:就是为了救度众生,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不再受恶党谎言欺骗,认清邪党本质,天灭中共时,不做它们的陪葬品,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们不听,又叫来一辆车。三个人,其中有俩人拉住大法弟子胳膊不放,强行带到燕郊公安分局。到分局后,大法弟子正念很足,和碰到的所有人讲真相,不断发正念。对于警察的问话不配合,不报姓名、住址。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在很短时间内堂堂正正、坦坦荡荡走出公安分局。


    建议聊城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

    最近,山东聊城大法弟子连续被邪恶之徒绑架,都由聊城国保大队参与行恶。望聊城市县区所有大法弟子多发出强大正念,从自身做起,彻底清除解体聊城国保大队、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们现世现报,让受迫害中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加持大法弟子正念闯出邪恶黑窝。建议同修晚上七、八、九、十点四个正点发正念。


    请山西运城同修高密度发正念

    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赵丽英同修家最近被邪恶非法监控。请本区所有同修齐发正念加持该同修,清除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暂时不要电话与她联系,理智、清醒注意安全,但不能丝毫放松三件事的完成,让我们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给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提个醒

    我在劝三退时遇到过几个世人,问其三退没有,他说我什么都没入退什么。我又问: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没有?他说那戴过。我说你戴过红领巾就是加入过少先队,少先队是中共邪党的一部份,如不退出,天灭中共时就会带来生命危险,白白把命赔進去划不来,他说那就退了吧,我还以为是退出军队呢,因为我没当过兵。针对上述情况给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提个醒;在劝退时,尽量采用通俗易懂的词语如问其戴过红领巾没有等。不要因为我们的一点疏忽,而漏掉被救度的众生。


    大连市610往各派出所分派抓法轮功的名额

    最近,大连地区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据可靠人士透露大连市610(市维稳办)向各派出所分派抓捕大法弟子的名额,每个派出所不得少于2名,超额奖励。所以最近各个派出所、居民委都有骚扰大法弟子的事出现。这些都是共产邪党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建议大连地区的大法弟子,持续、集中、接力的向本地区这些邪恶的地方发正念,解体销毁这些黑窝里的最后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


    宁夏中卫市大法弟子秦万福正念闯出看守所

    宁夏中卫市大法弟子秦万福,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凌晨三点左右,被中卫市文昌派出所临时雇佣的巡逻人员绑架及抄家,第二天被恶警转移到中卫市迎水地区看守所内,家人多方协调并前去要人,看守所以及国保大队恶警均不答应,在关押十天后,秦万福正念闯出看守所现已回到家中。


    修正自己 圆容整体

    河北大法弟子

    最近,我地一位多人熟识、得法较早的同修半夜被国安不法人员抄家,遭绑架后关押到当地看守所。一个大家认为很精進的同修突如其来的被绑架,使很多同修难以接受:问题出在哪里呢?再加上近期《明慧周刊》中登载的:公安局借奥运名义秘密布置严打任务,企图迫害法轮功学员、公安人员有抓捕任务,每人至少3名人员(主要是针对法轮功)判刑劳教,整个地区“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中”,等消息。有些同修紧张的真有点象被“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中”一样。

    在整体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的同时,有些同修能够向内找,把这次事件看成是对当地修炼整体的迫害,找自己的哪些执著给整体造成邪恶迫害的因素。有些同修主动的去做揭露当地邪恶、营救被绑架同修的事;也有的同修,利用神通与被关押的同修沟通,一起学法,正念加持。但也有不少同修出现了内心的浮动,执著的人心带动着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状态。有掉眼泪难过的;有不敢再接触同修的;有心情沉闷,压抑的几天睡不好觉,造成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的;有想避“风头”看“风势”解散了学法小组的、有不想走动怕被跟踪的;甚至有的猜疑被哪个同修出卖不修口的,等等。

    秘密布置严打任务,企图秘密绑架大法弟子,这无疑都是旧势力操纵下的黑手、烂鬼、乱神以“考验”大法弟子为由,利用着恶人或不明真相的世人干出来的。师父从来都讲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师父不承认的我们当然也决不能承认!可是,我们还有要修去的、执著着的人心存在,正念不足时,还时有被邪灵、黑手、烂鬼钻空子的地方,执著越重的时候,旧势力就会找借口“考验”、“检验”大法弟子。今天,在突变的环境中,如果很多人不能稳住心,很多同修出现怕心及不在法上的状态,不是让旧势力抓住“大法弟子需要考验”、要继续检验大法弟子的理由了吗?那么,邪恶利用“严打”搞迫害,不就有漏可钻了吗?因为,那是很多修炼人用“怕”心求来的。

    通过最近出现的这些事情,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学法得法已经十年的时间了,修到今天,自己“事事对照”了吗?“做到”的怎样?“修”的又如何呢?自己信师信法到底有多深?听到风声,自己在那一瞬间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在法上的坦然不动,正念正行,还是“私”心、“怕”心的自然流露,形成执著?这些确切表现,是自己检验自己信师信法、修得如何的最实在的写照。在哪些地方动心了,心浮动了,在哪些地方想的多了,形成了执着?找到了,那就是我没修好的地方,有漏的地方,影响整体圆容的地方,是我今后要加倍重视修去的地方。

    大法弟子自己遇到的,碰到的、听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既然都与修炼有关,我们就抓住每一次机会,出现问题首先静心找出自己的哪些人心影响了整体圆容,向内找,向内修,尽快提高自己。同修被抄家后造成损失严重,这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如果自己多为同修着想,多去主动的承担一些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工作或多分担些责任,也许同修就不会造成事情的积压,资料的积压,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和损失。同修们之间没有间隔,心都能放平,就是对修炼整体的圆容,那邪恶就无空可钻。我看到了自己,很多方面的不够精進。求安逸的心时常钻出来占主导,三件事也在做,但用心不够。尤其在讲真相救度众生方面,总觉的常做着一点证实法的事,自己的亲朋好友基本上也都三退了,多时仅限于注重对自己遇到的、认为是有缘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懈怠了走出去向世人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私心的表现,是有漏的。同时也认识到了自己存在执著自我的显示心,总喜欢说:我认为如何如何,我觉的如何如何。这不仅是不修口,是自己在常人中多年形成的意识即还没修去的人心的执著,过去在这方面并没有注重修自己。虽然在同修中,自己感觉没形成间隔,那是同修们的宽容,慈悲,自己的这个心不彻底修掉,那一定是圆满路上的一堵墙。我找到并认识到它在我修炼中的存在形式和状态,我就一定要彻底修掉它。我悟到,要修心断欲、以正信战胜邪念,是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心性的自然升华。心性得到提高,功也长上去了,层次升华上去了,邪恶够不着了,没有存在之地了,就灭了。

    师尊在《精進要旨》中告诉我们“修内而安外”。对这句法,我有了新的理解。当我们在大法中精進实修,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随着自身空间场不正的物质被大法同化或被解体掉后,能量场的不断增大和增强,大法弟子生存的周围环境场中的所有生命,也会在不断的被归正、圆容、同化,不断被改变着。一切邪恶的生命、黑手、烂鬼、乱神不敢靠近,没有邪恶因素操纵世间的人做坏事,环境也就安定了,因为我们不是人对人的迫害。

    在我们的修炼路上遇到的好事和不好的事,我们都把它看作是一面镜子照照自己,从事情的不同角度去找出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得到心性的真正提高和升华,那就都是好事。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安排修炼的路。旧的势力就是一定要按着旧宇宙的理行事,就是要“帮着”师父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名,制造一些魔障,找出不真修者。因此,也干扰了师父正法。如果我们真正能做到信师信法,以法为大,以整体为重,遇事先向内找,先用大法修正自己,多去为别人想,想别人能否承受得了,同修之间没有了间隔,邪恶的生命就无漏可钻。由每个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组成的学法小组,就是一个圆容不破的小能量团,整个地区各小能量团间的相互圆容,就形成强大的能量流,那就是一个金刚不动、圆容不破的修炼整体,强大能量团,不正的生命上的来吗?还会出现迫害事件的发生吗?如果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都能做好,真正是大法弟子整体圆容不破的时候,那不就是邪恶全灭的时候吗?

    同修遭绑架是教训,应该使我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一思一念在法上修自己,向内修,向内找的严肃性。师父在《转法轮》中谆谆告诫我们:“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向内修自己是我们提高的关键,是改变我们修炼环境的关键,是能否更好、更多救度众生的关键,是邪恶尽快灭尽的关键。让我们共同精進,清醒的、理智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整体圆容,整体升华。“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用我们强大的正念,全面的、彻底的解体邪恶!


    就及时曝光邪恶、营救同修一事提醒赤城同修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赤城县发生了一起自零二年以来最严重的迫害事件,十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六月三日赵秉衡、陈海燕、王玉海、王玉凤、王玉珍、郭秀林、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被转捕,邪恶叫嚣要重判。最近邪恶又出动大批警力查抄接收新唐人电视天线。在邪恶迫害面前,整体状态不太好,怕心、消沉、正念不足,营救同修的措施也不太到位,网上见了几条消息和两篇文章,同修受迫害的详细事实也未看到。

    此次迫害事件是罗干直接插手的,省、市、县都介入了迫害,而且加重了全省迫害形势的发展。但由于报道不及时,曝光、揭露邪恶力度不够,未引起海内外同修重视。也由于不能将邪恶迫害的事实及时在网上和当地民众中曝光,邪恶未得到震慑,表现上更加猖獗和肆无忌惮。

    在此提点不成熟的想法与当地同修共同切磋,也算提个醒吧:

    一、应站在正法的角度上,用正念来看待和正视本地区邪恶迫害的形势。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无论迫害的根源来自于哪里,我们都必须全盘否定,不予承认,并在行为上将其彻底解体。不能怕,不能懈怠、麻木、放松,要堂堂正正的,正念要强。在反迫害中营救同修、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也是我们自身正法修炼中的内涵。

    二、应及时将赵秉衡等七位同修在本次及九九年以来受邪恶迫害的事实写出来,在明慧曝光,并制作成真相资料在当地民众中广为散发,让世人進一步认清邪党的本质,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其他同修的受迫害事实也可从新曝光)

    三、应加大讲真相的力度。除散发真相资料、口头讲之外,应向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和个人写一些公开信、劝善信。每一位同修都应该参与進来,哪怕只写上一句话:“你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迫害他们是有罪的,是要遭恶报的。”也是对邪恶的震慑和对众生的挽救。

    四、应向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讲清真相,动员和陪同家属一起去看守所要人。别忘了关心照顾好同修的家人,帮助解决生活中的困难。

    五、应加大发正念的力度。邪恶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在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面前,它们只能被解体灭尽。应坚持到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如能协调一下保证每点都有人去发效果更好。

    六、应静下心来学好法,整体上都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在正法快结束的最后时刻,邪恶在我们地区还如此猖獗?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我们的哪些执著和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消除邪恶迫害赖以存在的借口和条件,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邪恶自灭,同修们也会很快回到我们的身边。


    请武汉市同修加大力度揭露迫害、发正念除恶

    最近一段时间,武汉市的恶警又一次绑架了我们多名学员。就我们所知道的就有九名学员被送去洗脑班或劳教所。而且他们抓人的手段非常恶劣,如有的在上班路上几辆车同时将学员围住,然后下来几个便衣迅速将人拽上车,和黑社会绑架没有什么两样;有的为了强迫学员走出家门,将学员家的用电闸门拉断,造成停电假相;有的学员家属到洗脑班见亲人,他们说進去谈放人,将学员诱入洗脑班内再不放出;有的告诉家属仅拘留半月,等到关押到期,当作为亲属的学员去接人时,不但该放的不放,而且连亲属和友人也一并抓進去。有的干脆破门而入……他们多数时间是穿便衣,而且没有出示任何抓人和抄家的签署证件。充份的暴露出邪党的流氓本质。

    据说,湖北省邪恶头目曾于上月召开会议布置新一轮的迫害。湖北麻城在同一天同一时间有二十几名学员遭绑架。

    作为本市学员,我们决不应也不会被邪恶的疯狂行为所带动。为了营救同修,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我们真诚希望武汉市的全体同修加大力度讲真相,向本地民众揭露邪恶迫害。

    也请大家重视发正念,加大力度,排除干扰,坚持每晚八、九、十、三个整点,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除恶;彻底清除武汉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彻底解体武汉市六一零邪恶组织和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彻底解体武汉市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窝;另外,各人可根据自己的情况锁定一、两个具体目标。有条件的同修还可近距离发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