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科研中暴露出的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我读博士两年了,过了资格考试,但至今科研没有什么進展。今天听一位师兄说他有一些想法,想发表四篇文章。我突然觉的他马上要毕业了,别人都毕业走了,我可怎么办?连个问的人都没有了。老板又一直在国外。自己怎么毕业?以后怎么找工作?靠什么吃饭?觉的好象没有活路了,还哭了起来。

跟同修交流过,晚上又静下心来,看了看《转法轮》,就觉的自己当时的想法都很可笑,发现其实都是执著心,业力所致。这里牵扯到很多执著心。

最大的就是图安逸心,随之而来的是懒惰,侥幸心理,对科研的畏难情绪,自卑心,强烈的依赖心理,想依赖常人中能力大的人,如师兄、教授,埋怨他们为什么不管我,为什么不帮我。同修告诉我,“在国外,读博士就是要以后当老板的,就应该有独立做事的能力,不应该指望别人帮助的。如果想依赖别人,别人会很看不起的。”我也发现自己的心很不正。这些心和我们多年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党文化有关,总是批评学生如何笨,总是老板压下活来,批评着、催着才肯做,自己习惯于被人管,而没有自主的能力了,还经常认为自己比别人笨,什么都不会。这都是错误观念。而且西方社会的科研非常注重严谨,实验结果一定要可重复,用了别人的成果一定要明确的引用。这和党文化中的蒙混过关也是完全不同的。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最近一个时期陆陆续续从中国大陆出来一些学员,要尽量的和大陆以外的学员多沟通,多交心,说清自己。国际社会上人的生活方式才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最起码是现时期人的生活方式。当然比起没有现代科技的古人,那是完全不同的,那时更好。就单指现在,按照现在这个社会形态来讲,应该说是比较正常的。所以在这方面要多多和国外的学员交流沟通,自己不要老是抱着在中国大陆党文化式的思维对待这个社会。过去很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也是在国外待时间长了才慢慢的扭转过来。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我当时觉的自己出来一段时间了,说的不是我。现在就发现其实我的脑子里还有很强的党文化思维,幸好同修及时指出。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是不是这个人想修炼就很难了,就不能够长高功了?还不是的,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其实,我们修炼要吃苦,要付出,有恒心,只要我们做到这些,就不会对科研有畏难情绪了。

再就是名利心,怕心。想到,怎么毕业呀?找不到工作怎么办?怎么生活呀?多丢人呀。全是人的执著,名和利。其实当心正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这些。老师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师父是慈悲的,一定会给你安排得最好。”(《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对照师尊讲法,看看自己的执著心,都很可笑,根本就不应该有这些念头。

发现这些肮脏的执著,它们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明白法理后,就觉的自己去掉了很多坏物质,“柳暗花明又一村”,也不觉的自己有什么活不下去的想法了,原来弄得我们痛苦的根源是业力和执著。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