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比修 网路讲真相学法交流活动(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二零零七年七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台湾来自北中南从事网路讲真相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台中中兴大学举行集体学法交流活动。活动持续一整天,上午由十多位学员上台报告修炼与讲真相心得,下午分别有大组交流与分组交流,透过比学比修的交流,大家更加感到整体提升与救度众生的急迫性。

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中中兴大学举办网路讲真相学法交流活动

退伍不久的黄姓学员分享了从对电脑一窍不通到学写程式的修炼过程。他说,当初的动机是如果学会写程式的话,那对提高讲真相效率的影响力是很大的,可以救很多很多众生。但是这个想法里面是掺有显示心的因素在,想搞的轰轰烈烈的。

《转法轮》中所讲“「年轻人为什么不容易出呢?特别是男青年,他还想在常人社会中奋斗一番,还要达到什么目标呢!一旦出了功能,就会运用它,实现他的目地,作为他实现目地的一种本事了,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他就不会出功能。」「这个佛体得从新开始修炼,从新开始出功能,他不叫功能,叫作佛法神通。他威力无穷,制约于各个空间,是真正发挥效力的东西,你说你还追求功能有什么用?凡是追求功能的人,你是不是想在常人中去用,在常人中去显示,不然你要它干什么?看不到、摸不着,当个摆设还得找个好看的东西呢!」

这两段法使他明白了一个理:常人技术只能在人间发挥作用,而大法弟子真正能做的,真正起到救度众生的是法中所修出来的正念和佛法神通,那是真正发挥实效的东西。因为真正干扰众生得度的,是背后的邪恶因素,并非是人间的人、事、物,也不是所谓的 「网路封锁」。明白这个理之后,他就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和重视发正念了。

沈女士,去年四月得法,得法前是一个平凡快乐的家庭主妇。今年初因为先生过世的家庭巨变,让她顿失依靠,此时师父的法与同修们慈悲的交流,让她了解到这是她该面对的考验,也是她该过的关。

晚得法的大法弟子是个人修炼与救度众生同时進行的,沈女士得法后了解到师父所说的三件事,也认识到这是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因此从电脑开机都不会,到学会论坛贴真相。

学会贴真相后,沈女士努力贴,常贴到三更半夜,如果同修贴完帖子后回报在她的名字中间,她马上再贴一个上去把同修的名字盖掉,让整排看到都是自己的名字。临睡前,她还会数一数,总共贴了多少个,每天都会想要打破今天的纪录,贴越多越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之后通过学法交流,她才真正了解到,希望整排看到都是自己的名字,是想要证实自己能力的显示心;马上再贴一个上去把同修的名字盖掉,是想要与人争斗比较的心;贴完后数一数,每天都想要打破纪录是自我陶醉的欢喜心。应该去掉这些执著,才能更好的救众生。

沈女士体悟到论坛是她讲真相的工具之一,也是她的修炼环境。从论坛贴帖上她看到自己的执著一一表露无遗。

澎湖蔡女士今年六十岁,二零零三年底得法。她体悟到,现阶段讲真相中突破不了跟大法弟子认识不够、心性不到位有关。她的经验是只要多学新经文就能突破,尤其是二零零四到二零零六年的新经文都是在讲有关九评与退党的法理,多看就能突破障碍。

台中廖女士讲真相陷入瓶颈,知道是自己修炼状态有问题,但是却找不出问题在哪里。向内找自己,都是片段的、模糊的想法,并未能真正的挖到根。某天学《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过程中,脑海中突然显现出自己的问题,在学法的过程中越学越清楚,就好象头脑里的结打开了一样。她认识到自己正陷在证实自己的泥沼中,在证实自己的干事心中迷失了方向。讲真相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而不是证实自己的能力。

下午分组交流时,一位比丘尼说,很多网退中心的义工不分日夜的帮助网友退出中共相关组织,她的手机常会接到网友的电话。她说了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退党案例,有次她从手机收简讯,是从大陆的狱中发出来的,对方原本是在无锡教书,非常痛恨中国共产党。因为家人给这个狱友手机让他能够上网看到真相,虽然看不到图片,还是一样退出共产党的组织。

《转法轮》已经背到第六遍的中坜陈女士认为背法能归正自己的修炼。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的她,把住《转法轮》有空就认真学法,她每天给自己定目标要学三讲。她说,在学法过程中,师父把该做的都告诉了弟子。她通常是学完法才开始讲真相,事半功倍,有次在一个小时之内三退人数有十八个人。

陈女士花了两个半月,背完第一遍《转法轮》,不只感觉到业力、层层干扰清除,也觉的自己退了一层壳,真好。陈女士说,「背法,修炼不是那么困难」。

另一位高雄的女士也分享说,学法是最根本的,法学的好,会要求自己做的更好,发正念、讲真相救众生也会做好,法学的好,讲出的话就是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