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应注意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有位同修几年前被当地邪恶绑架至当地看守所关押,由于种种顾忌心、怕心的干扰,我们本地同修没有及时揭露当地邪恶,发正念铲除邪恶,找邪恶要人,以至连看望她的权利都被剥夺,最终导致邪恶肆无忌惮的将此同修非法劳教两年半。

今年,强加给该同修的劳教结束后,劳教所又给她加了期,但我们意识到再也不能继续承认邪恶的迫害,加之同修已绝食三个多月,受尽劳教所的非人虐待,已到了营救她刻不容缓的时候,我们当地同修针对此事集中发正念,还有同修和家属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只身到劳教所要人。

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被安全的救回了家中,我们的营救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但是由于我们出现了一些漏洞,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在营救期间我们本地和家属被邪恶疯狂反扑,经受酷刑逼供,被恶人非法关押,另有两外地同修被抓,现已被劳教。

通过这件事情的得与失,我们应该吸取一些什么教训呢?在这里我想谈一点个人所悟与体会,与同修一同切磋。

1、 修炼人的悟性问题

营救第一天,因为有众多同修共同参与集体发正念,在强大的正念场的推动下,营救工作取得很大突破。在师父的加持中,连门卫都热情的为家属指引劳教所头目,最后狱方答应二十天后放人。

家属和本地同修可能是事情取得進展后生了欢喜心,没有继续与之要求立即放人,默认了邪恶的安排。外地同修则坚持天天要人讲真相,而邪恶头目们一个个都开始躲避,于是要人的家属和同修显的很被动。

在后来同修被抓的那天,师父不同成度的点化了每个同修,有一同修早上刮胡子刮的满脸都是血,另一同修拿笔记录东西,笔中的水全溢了出来,换一笔,还是写不出来,还有一闭着修的同修发正念时看到了一排白色的栏杆。但他们只片面的理解为是一种干扰,却完全忘了自身的安全。师父其实是点化同修劳教所已被邪恶下了套子,叫同修不要钻進去。可惜当时没一个同修这样去悟。有些同修在家时好象还比较注意安全,可到了和同修在一起的大集体里,渐渐松懈了安全意识,安于表面的平静,忘了自己是身在邪恶的黑窝里,让邪恶钻了空子。

2、救人中要去的人心

救人的过程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也是一个讲真相铲除邪恶的过程,应始终保持一个修炼人应有的心态。我们当地同修和家属抱着对外地同修的感激心、依赖心,并夹杂着对被救同修的牵挂心,担心她的生命危在旦夕,更有一种注重结果的心,为救人而救人,而没有在法上提高。

另外,在自己心里过多的强化恶警可悲又可怜的下场,也是让旧势力钻空子的一个原因。邪恶的目地就是破坏,我们正念强的时候,邪恶因素少了,恶警会显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当我们正念不强,被人心干扰的时候,邪恶利用我们的慈悲心,在我们不设防的情况下,進行破坏性攻击。

3、整体协调问题

甲、乙两地同修协调上有些脱节。假设劳教所是在乙地,甲地同修应及时上网报道营救动态,揭露邪恶,乙地同修和家属应及时得到反馈信息,更好的注意自身的安全。同修被抓时,一同修的手机未被搜到,这其实就是师父留下来的一个为我们所用的法器。可是同修却未充份发挥手机的作用(在这里不是为了指责哪位同修)当时只给甲地一同修告诉了被抓的情况,叫他们注意安全,却未交代甲地同修给乙地同修联络一下,乙地与家属紧密联系的同修正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没有交待的原因一个是过份依赖外面同修的能力,以为他们什么都会考虑到。另一个原因是觉的手机开机的声音太大,再开一下又要冒着被暴露的危险,因为手机里面有同修的信息。在此我觉的用手机的同修务必要熟悉手机的性能,将手机设为无声,按键音设为无声,还要学会快速清除重要信息。

4、学法太少,跟不上正法進程

我们当地同修被抓时,每人都相应的被搜去了MP3、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除了不注意安全,还有一个潜在的因素,就是觉的自己在家修的不精進,法学的太少,现在出门要和外面的同修溶为一个整体,想在这个整体中突飞猛進的学法提高,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还是平时学法太少,没跟上正法進程的缘故。有同修后来做了一梦,梦见自己和家人一同上考场,口袋里装着MP3,一恶警在前面叽咕:带个MP3干什么?同修梦中马上明白了,是啊,考场上又不准用MP3,还是别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