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这里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件发生在我父亲身上的事。我意识到当我们能走出人的观念,就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有一次,我在家里和另外同修说话,父亲从外面回来,正巧遇上,于是我把同修介绍给了父亲。父亲一开始很好,到后来突然难受起来,指着我说:“以后不要往家里带人,你学、你炼,你自己不需要别人知道,难道你受的罪还少吗?看守所的苦你忘了,家人也跟着赔罪,共产党可不跟你讲真、善、忍,他们可往死里打。只有你不改,你知道不知道我疼啊!(师父名讳)和我到底谁是你爹?你说!”当时我就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干扰他的因素,并且又一次给他讲了真相,和邪党为什么要迫害,并希望父亲不要错过这次机缘。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左右,父亲帮人干活,还没开始,就难受的受不了。他感到生命的垂危,就从十几里以外的农村回到县城,强忍到家。母亲一看他脸色很难看,于是拦了出租车到医院,这时父亲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有位在医院工作朋友扶他到心脏科一查是大面积的梗塞,不能治了。当时我姐打电话给我时,我只说了一句话,“没事,不用害怕。”我知道这命只有交给师父,没有别的办法。

随之,我从单位请假到了医院。我对父亲讲一定没有问题,只要你相信师父。接着把脖子上的护身符摘下戴在父亲的身上。这时脉搏时有时无,医院给判了死刑。这样,家人又将父亲送到了市医院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左右,主治医师动员家人立即签字做手术。我不同意,只是讲自己做事时的奇迹,说父亲不需做手术,医生不再争执。

我们就选择了几乎没有的溶酸(溶不好马上爆炸),当时说六千元/支。我想太贵了,如果师父帮忙,再少也还行。于是医生又说还有六百元/支的,但溶开一般得需要六个多小时。多大的差距啊!家人要选六千元的,我选了六百元的。就这样,我父亲还不到一个小时全部溶开了。医生很激动的把家人叫在一起,兴奋的说,一个已经没有命的并且梗塞了不能动的病人,没需手术就能好的,简直太神奇了,太神奇了,连喊几声,并说如果手术一定是死亡,是谁选的?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十八天的监护期内,我一直在给父亲背法,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十八天后平安回家。同事们去看,都感到太玄了,并且脸色比原来还好看,白里透红,走路轻飘飘,显的更年轻,没有相信他是有过病的。

修炼是严肃的,任何时候都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决不能让人的情和执著带动,那样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害人,只有学好法,在法上认识,真正明白,慈悲救人,而不是常人变异的善障碍自己修炼的路。当时家人的生气,医生的指责都没有让我的一思一念放弃大法,不然父亲一定是没有命了,是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如今他再也不反对我做三件事了,父母家人对我态度也都转变了。师父不仅救了父亲,也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心。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在魔难中走出人的观念,让自己神起来,在法上树立威德,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自己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