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大法弟子杜国林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吉林通化大法弟子杜国林,男,四十三岁,光明街福明委居民,出租车司机,因修炼法轮功,几年来遭到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及社区恶警、恶人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因恶人举报,通化市民主派出所有个恶警将杜国林劫持到派出所,抢走其身上现金一百五十元、手机等,并对杜国林的住所非法搜查,劫走大法书籍、磁带、光盘、大法资料等物品。

恶警逼迫杜国林必须供出两个大法弟子及资料、书籍的来源。杜国林不说,一小眼睛恶警(三十六、七岁,身高一米七左右,戴眼镜)把杜国林的上衣、裤带、鞋扒去,将杜国林一只手铐在暖气管上,另一只手铐在特制的水泥地环上,用脚猛踢头部、胸口、后背、小腹、胳膊等处,并对杜国林谩骂、污辱,暴行从上午十点一直进行到下午二点。

后三恶警将杜国林挟持到东昌区公安分局六楼,关在一个只有二平方米的铁笼子中,将他铐在铁椅子的竖杆上,脚尖不能着地。小眼恶警从室内暖气片后面拽出一个带血迹的内裤,将杜国林嘴从前向后勒住,然后用二层塑料方便袋套在杜国林头上闷,闷一会,见杜国林还不说,就使劲向后扳杜国林的头,用手掌砍杜国林的喉部,另一恶警头目(白脸,约一米七五)用拳头击打杜国林的胸口。恶警见杜国林不行了,就放开塑料袋让他缓口气,再接着闷,就这样反复折磨,暴行从下午三点持续到晚上七点多钟。最后、把杜国林关入通化市看守所。

杜国林在看守所每天被强逼长时间坐板、缠牙签,导致他颈脊、胸、腰脊疼痛难忍,刑事犯为讨好恶警,用杜国林帐上的钱给恶警买被褥。一些不法之徒利用家人救杜国林心切,勒索其家人二万五千余元。

在通化市看守所遭受九十七天的折磨后,杜国林被非法决定一年半劳教,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被劫持到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在被非法关押劳教所期间,五大队恶警姜成才对杜国林进行人格侮辱、谩骂、毒打。二零零三年九月四日上午,姜成才将杜国林叫到二号牢室进行所谓“转化”,“转化”不成就用拳头猛击杜国林的头部、耳部,致使杜国林的听觉不灵、耳朵长鸣、头昏,至今未好。

姜成才还利用和唆使犯人对杜国林二十四小时监控,每天十多个小时坐板,还逼他做折纸页、秋收背苞米等奴工劳役。

二零零三年十月,因为杜国林利用写思想汇报的机会揭露邪恶迫害,被关到一大队一小队。十二月初,杜国林再次利用写思想汇报讲真相揭露非法迫害,狱警王涛唆使刑事犯人李继发等人殴打他,并以全中队不准休息来要挟杜国林重写思想汇报。

长时间的折磨,使杜国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杜国林的身体出现四肢麻木、僵硬,后来全身麻木、大小便失禁、视力下降看不清物体、双耳失聪、体重急剧下降,一个月内从一百六十斤降到一百斤左右、口腔严重溃疡、长咳不止、心律不齐、心慌胸闷、肾衰竭、整天发烧不退、精神恍惚,最后不能自理,连说一句完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和二十三日,由家人出钱,恶警两次带杜国林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就诊,做了磁共振、彩超等一系列检查,警察强迫杜国林同意打了一针麻醉神经的药物,注射完杜国林什么都不知道了。狱警纪某还另外勒索家人五百元钱。

检查结果,医生要求马上保外住院治疗。但劳教所所长王建刚、局处长张某等人以杜国林不“转化”为借口百般阻挠,通化市派出所恶警也以杜国林未“转化”为借口不接收。恶人还趁机勒索杜国林家属五百元钱,劳教所一大队一中队恶警纪某又以给杜国林买营养品、日用品等勒索骗取约四百元钱。当时杜国林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出外看病就医的费用由纪某掌管,刑事犯包夹李福军负责记账。

非法劳教期要满时,恶警纪某通过让犯人放风要好处费二百元,杜国林未给,纪某就又以未“转化”为借口,非法超期关押杜国林十天。

杜国林出狱后,仍然经常遭到派出所恶警及社区不法人员骚扰。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半左右,通化市东昌派出所王瑾等三片警(其中还有一姓厉)到杜国林的店里说:“有人指控你抢劫,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他们强行把杜国林弄到派出所关在一个房间里,装模作样的问所谓“案子”。晚上九点多钟,三警察把杜国林带回住处非法抄家,一无所获,把杜国林带回东昌派出所,这回直截了当的问关于法轮功的事了。杜国林没有配合,最后恶警只好放人。

这场迫害使杜国林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今杜国林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