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兄长四陷魔掌 柔弱女子惨遭荼毒

河南淮阳县大法弟子杨柳一家仍在遭恶警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河南淮阳县大法弟子杨柳,三十多岁,家住豆门乡武湾行政村。得法前,她患有严重的气管炎,身体极度虚弱,钱花光了,也没见一点疗效。雪上加霜,九七年丈夫又撇下她和四岁的女儿、两岁的儿子与世长辞。无奈之下,杨柳携儿带女回娘家居住。杨柳的父亲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实农民,哥哥杨得志以在街头摆摊补鞋为业,双腿残疾,走路靠双拐,弟弟杨超涉世未深。家庭成员多属老弱病残,在当地人眼里,这是个很不幸的家庭。

就在这一年,杨家的命运峰回路转。原因是,全家人都走上了修炼道路。他们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返本归真。杨柳病奇迹般的康复,哥哥变的健康而乐观,爹爹的脸上有了笑容,小弟杨超勤劳孝顺,两个幼子活泼可爱。那两年,杨家简陋的农家小院里,充满了幸福祥和的气氛。

谁料风云平地起。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魔头江泽民和中共流氓集团相互利用,对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实行群体灭绝。八年多来,神州大地红魔肆虐,腥风血雨,邪恶的魔掌一次次伸向杨柳一家。杨柳全家受到令人发指的残害,老父亲含冤而死,哥哥弟弟多次坐牢,直到现在还在监狱里遭受折磨。

一、残疾兄长四陷魔掌

哥哥杨得志虽然身残,但他明辨善恶,意志坚韧。在大法遭到无端打压的岁月里,为了让乡亲们了解真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一直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揭露共产邪党编造的欺世谎言,慈悲救度有缘的众生。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的一天,杨得志同往常一样,在邻县项城水寨镇出摊补鞋。与顾客闲聊时,话题转到了法轮功受迫害上。说话之间,项城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马哲锋、中队长靳海如幽灵般出现,当场将他绑架,非法关押在项城看守所。恶警故意把他的双拐夺走。杨得志只得在地上爬着去打饭、上厕所。父亲得知大儿子被抓,到项城国保要人,鬼精的马哲锋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穷户,但仍然贪婪的借机讹诈。老人身无分文,忍气吞声的回去借钱,借了二百元递给马哲锋。次年农历二月份,杨得志才获释出狱。

零一年六月,杨得志、杨超遭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豆门恶警李西志(所长)、阎民(副所长)、张自喜绑架到派出所。他父亲也跟到派出所。李西志面目狰狞,当着老人的面,挥拳向杨超打去,一拳打在眼上,打的杨超眼冒金星,眼肿的象个桃一样。接着,恶警敲诈八百元,将残疾人杨得志释放,将杨超劫持到看守所,关了三个月。出狱时恶人又勒索三千元。

零四年的一天,恶警在周口绑架了在逼迫下流离失所的杨超。当晚,又非法闯到他家强行查抄,并再次把杨得志无故绑走,投进看守所迫害半个月。

零六年十一月,杨得志在水寨镇利用补鞋之机讲真相,劝“三退”,被镇北关派出所所长陈海军劫持,抄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交给国保头目马哲锋处理。马哲锋知杨家无油水可榨,羁押不久,即把他转交给淮阳公安。淮阳恶警把他投到看守所关押。

在哥哥被非法关押期间,杨柳多次到项城、淮阳要人,两地警察都撒谎推诿。在向淮阳国保恶警常怡军要人时,跟其讲道理,常根本不听,还动手打人,威胁杨柳说“我拘留你”。还说“我接过美国的长途,外国大法弟子比你讲的清,我就是不听,我就要紧跟××党”。杨柳看他这样走下去处境危险,就再心平气和的善劝,怎奈常怡军受党文化毒害太深,竟暴跳如雷,狂叫:“你还想扭转我的思想,我杀了你”。杨得志在狱中度日如年,已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恶警还不放人。

二、柔弱女子惨遭荼毒

零一年五月八日,杨柳和弟弟杨超、大法弟子戴梅(化名,女)、何峰(化名),一起出去贴真相资料,在豆门洪山庙西头被恶警李西志、阎民、张自喜开车拦劫。杨超一看警察抓人,跳到路边壕沟里,撒腿就跑。恶警张自喜掏出手枪,对准杨超扣动扳机,连开两枪。但都没命中,杨超得以走脱。

杨柳她们被恶警塞进警车,往派出所拉。在车上,李西志强行给三人戴上手铐,把杨柳与何峰铐在一起。到派出所时,已是深夜零点。

李西志立即着手对三人非法盘问,问他们家在哪里?三人都不配合。就在此时,杨柳内急,提出到厕所解手,被李一口回绝。杨柳说“我实在憋不住了,不让去厕所,只有解这屋里了”。李西志一听火冒三丈,对她发疯一般的左右开弓掌嘴。一直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打不动了,才算住手。杨柳被打的头昏脑胀,迷蒙中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挨了多少巴掌。打的杨柳两侧大牙全部松动(被非法关押期间掉了四颗),嘴脸肿胀,面目皆非。

片刻之后,李西志魔性又起,对戴梅、何峰大扇耳光。如此,还不解恨,又将三人双手背向后抱住房屋的明柱,戴上手铐,反铐在柱子上。因杨柳身材矮小,胳膊短细,铐几次都铐不上。李西志不善罢甘休,咬牙下死力狠拽,强行给铐上。手铐勒到肉里,疼的钻心。接着,李西志再对戴梅、何峰扇耳光。对三人铐、打约有五分钟后,恶警打开手铐一端,抓住另一端,连甩带拉强行拽到十米外的一个小院里,把三个人按跪在水泥地坪上。

李西志指使两个恶警用竹棍儿狠狠抽打杨柳的臀部。杨柳早就内急,又不让去厕所方便,打一下,就排泄一次,一直被打的大、小便完全失禁,屎尿顺着裤子淌到地上,臀部肌肉坏死(黑紫的面积有两巴掌大小),裤子被打烂。到这一步,两恶警还不罢休,因杨柳在地上跪着,他们又一左一右站在她的两个脚面上,疯狂的跳、踩、跺。

一番摧残过后,杨柳的膝盖以下,小腿和脚脖子、脚面,全部皮开肉绽,浸血淌油。当时李西志、阎民始终在场助阵。其间,恶警还照着杨柳小腿的下半部份,向左右两个方向同时猛踢,那痛苦的感觉就象要把人体劈开一般。最后杨柳体力衰竭,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水泥地坪上。

打罢杨柳之后,恶警接着用同样的手段蹂躏戴梅、何峰。何峰被打的时间更长,打了足足一百多竹棍。警察恶意未尽,采取了更流氓败德的手段,飞脚对准何峰下身狠命一踢,皮鞋正中下身要害部位,何峰立即被踢的昏死过去。恶警见状,找小棍儿捅他的鼻孔,没有反应;又用棉絮放在鼻孔口,也不见反应;恶警又逮住一只蛤蟆,放到何峰裤裆里,仍然没反应。何峰完全失去知觉,昏死过去几个钟头,直到天明才苏醒过来。直到此时,恶警的行凶还不停止,又用烟火烧戴梅的眉毛,烧杨柳的嘴。杨柳嘴唇至今还留有疤痕。

天明,阎民又把三人拉出来铐在明柱上。早饭后,阎把三人铐在派出所大门外的树上,让赶集的当地老乡辨认,认出来好抄家罚款。结果没人认。阎就把杨柳她(他)们送到淮阳看守所。因杨柳被打的大小便失禁,一路上不停的拉,警车上沾满了屎尿。

在看守所,杨柳脚、腿的创伤还未愈合,恶警王培栋就指示犯人给她戴上四十多斤的特号脚镣。两个恶人残忍的拉着她“趟镣”,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淮阳恶人践踏法律,非法将杨柳劳教两年。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时,被劳教所拒收。恶警不放人,把她拉回来关到拘留所。为抵制非法迫害,杨柳曾绝食十二天。在被囚禁折磨十个月后,被恶警讹诈一千五百元,于零二年三月才走出魔窟。

三、六旬慈父含冤而死

在杨柳兄妹反复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期间,她的老爹爹一直遭受着极大的打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次次的奔波要人,一次次被恶警敲诈恐吓,一次次的求东告西借钱交非法罚款。长期忧伤恐惧,身心交瘁。

尤其是在最疼爱的女儿杨柳被囚禁期间,他更是茶饭无心,暗中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多次探望女儿,都被恶警挡在监狱门外。这期间,杨柳和弟弟杨超都在狱中,家中两个小孩子常常哭闹着“要妈妈”,恶警李西志经常到家中骚扰,老人的承受力早已超限。

有一天,老人到九十多里的县城看守所看望女儿,又未能见成。在回家的路上他觉的天昏地暗,神思恍惚,一脚踏空,摔倒在地。回家后一病不起。农历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老人家含冤离世。直到咽气,再没能见上爱女杨柳一面(杨柳当时还在监狱里)。

四、无辜小弟蒙受重刑

年轻弟子杨超修大法以后,纯洁本分,乐于助人,村里老人都夸他是个好后生,同龄人都喜欢和他交往。在邪恶迫害大法以后,他却多次遭到绑架、关押、罚款。出狱后,豆门派出所恶警还经常到家骚扰,杨超被逼的长期流离失所。

有一次,淮阳恶警听说他在湖北打工,勾结河南省公安厅,带着枪,开着警车,去湖北非法抓人,结果扑了个空。

零四年的一天,杨超在周口被邪恶绑架,身陷囹圄。后来被非法批捕。恶人捏造罪名判他七年重刑,关押到郑州。小弟杨超至今还在遭受牢狱之苦。

在中共对大法弟子旷日持久的血腥迫害下,类似杨柳一家这样家破人亡的案例,在中国何止千万!

据大陆媒体报道,二零零七年的酷暑季节,北京上空先后两次飘下钱币大小的雪花,每次飘雪大约五分钟。古时候清白女子窦娥被冤杀,感天动地,六月飞雪。如今这种奇观在中原大地频频重现,这不是苍天在昭告世人神州有奇冤吗?!

我们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共同匡扶正义,复清明江山于当世,归人间沧桑于正道,还身陷魔窟的所有大法弟子以自由之身。

淮阳有关真相电话:
贾书军 县委书记  0394——2663666  13703872368
任连军 县长    0394——2668866  13526279966
杨红霞 政法委书记         13839443835
韦心灵 政法委   0394——8769868  13838607002
赵福利 法院院长          13938082396
苏凌云 检察院院长 0394——2677001  13803949199
段业林 公安局长  0394——2660992  13803941088
郑艳芳 六一零主任 0394——2664769  13839463086
姚振伟 六一零           13939411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