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体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中国人长期接受邪党无神论的欺骗宣传,所以在江魔对“法轮功”狂轰滥炸的谎言诬陷时,是很难分清善恶和是非的。我家就是其中之一。在红色恐怖高压下,家人承受不住压力,又怕我被邪党残酷迫害致死,怕家破人亡,怕我失去工作……,于是强行将我送入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里,医生给我用了很多药,好多药我也记不清是什么,而且医院怕你知道用了什么药,禁止我看药名。无疑,这些药多数都是摧毁中枢神经的。

只记得他们曾经给我用了一种叫“冬眠灵”的药,一次就注射了八十毫克。这种药对中枢神经破坏最严重,是导致脑细胞死亡的药物,人在“安乐死”时只需注射一百毫克,还得分两次注射,也就是每次注射五十毫克,两次就能达到“安乐死”。可想而知,这八十毫克的冬眠灵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多么大的摧残啊!况且不止是这一种药,还有好多超剂量的其它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它们对我的身体造成了毁坏性的伤害,如若不是炼功人,可能早就死了,因为它的目地就是毁灭你。

在精神病院内,整夜四肢都被绑在床上,天亮后我要求同室的病友给我松了绑。我被关在那里三十三天,整个人完全脱了相。过去我红光满面、皮肤细嫩、白里透红,同学们都说我年轻的象个娃娃一样。可是在这里我一下子变的异常苍老,象个老态龙钟、反应迟钝的老年人,丧失记忆,行动迟缓,双眼昏花,怕光、怕声音等等。医生看到我脸浮肿,就不明不白的用了大量的脱水药,使我得了一种“消渴症”,总是要喝水,最严重的是一听到声音,头就剧烈的痛,甚至不能接电话,一接电话,头就象裂开了一样的疼,更不能听嘈杂的声音,整个人象死了一遭一样。

回家后,家人不让炼功,不让学法,就这样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的艰难的活着。由于不明真相的家人在邪恶的黑手烂鬼的操纵下对我长期监视、恐吓、拳打脚踢,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长期处于恐惧之中,长期睡眠不好,身心交瘁,疲惫不堪。由于长期渴求却得不到师父的法,又不能炼功,也不能与人交流,使我患上了抑郁症。

这就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及邪党邪灵以检验大法和考验修炼人为名,强行加给我的巨关巨难。即使这样,我始终每时每刻不停的发正念,只想尽快铲除邪恶,我要尽自己所能发正念铲除它们,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尽快的使众生从毒害中解脱出来。当时只有一念,不为自己活着,也要为众生活下去,决不能让邪恶抓住毒害世人的把柄。

随着时间的推移,正法进程的推进,另外空间的邪恶清理的少之又少的时候,我家也发生了变化,逐渐的恢复了炼功的环境。炼功之后不长时间,身体很快康复,现在又变回到进精神病院以前的状态了:走路生风一身轻,思维敏捷,师父赋予我的讲真相智慧层出不穷。

这不是大法的威力吗?这不是大法的超常吗?常人能做的到吗?不知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多少。唯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圆满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才不枉负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