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常年不重视实修和长期让同修供养等问题

就吉林市当前形势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近两年来,特别是今年年初以来,吉林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可够严重的,表现在多人多起被绑架事件、多人被恶警施以(专业化)酷刑折磨,甚至出现大法弟子王敏丽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也有一些同修出现病业,以致夺去生命的;七月十日吉林市船营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大法弟子赵国兴等五人,吉林市昌邑法院同日非法审理郭云庆,同修在近距离发正念和照像过程中又有四人被绑架,所有这些加重了当地的邪恶迫害形势,影响了一部份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无论自身修炼和救度世人都受到了严重影响。此文将与同修交流,试图解开迷惑,走好以后的路,减少损失。

大家知道,在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五年期间,吉林市的大法弟子在紧跟师父正法進程中“做”的还是很好的,无论是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做反酷刑展、参与大陆法会交流、资料点遍地开花、“传《九评》、促三退”及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都做的很好,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也频频出现。

而進入零五年末、零六年初以至当前,在正法進程已近尾声,邪恶已被大量清除、周围环境明显宽松的情况下,同修们“三件事”都还在做着,却出现了许多令有些同修无法理解的“严峻形势”呢?二年前,曾有同修在被迫害之后说:“零三年、零四年那时就是干事心,根本没在法上!”这种说法全盘否定了吉林市几年来走过的风风雨雨,其实那是个人在不同时期的感受,并不是真实情况,虽然存在一些问题。那么如何正确看待当前在吉林市出现的这些现象呢?吉林市的证实法形势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这样状况之中的呢,经过与同修交流,认为是整体上法没学好,没有及时向内找,以致对修炼方式不理解等原因促成的,此文将就此事与同修交流。

大家都知道,吉林市大法弟子大部份得法较晚,九七、九八甚至九九年的较多,个人修炼跟师父的家乡长春是无法相比的,不够扎扎实实(不是批评,是个人认识),但个人观念相对较少,比较纯净,一旦得法,能放下自己,同修之间的间隔少。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因为学法不够扎实,迫害比较严重,被绑架、劳教、判刑、迫害致死人数较多。因为邪恶很猖獗,大法弟子也不够成熟,整体形势不太稳定。零二年之后,流离失所的学员比较多(这部份人中,在迫害中被单位开除、被迫离婚的或没成家的同修占很大部份),他们中能够放下自己,在证实法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用自己在迫害中的正念正行和对法理的比较清晰的认识(当时大家对法的理解)赢得了同修的信任和支持,在证实法中全地区大法弟子逐渐形成了一个整体,有力的揭露了当地邪恶,震慑了邪恶,使一方众生明白了真相,很多人在此期间走入了大法中来,真正体现了大法在世间的法力的强大。

很多同修认识到整体配合的法力和专人协调的好处,因此,流离失所的同修专门从事当地或小区域的协调、并由流离失所的同修组建(大)资料点成了一种模式。有点接近于“金字塔”的管理形式,而不是以与明慧网单线联系为主的形式。与此同时,由于当时的做法有力的扭转了迫害严重的局面,同修们也因此不自觉的生出了各种人心,没在法上认识,随着证实法形式的需要,没有及时调整这种做法,主要表现在这种干事的心态和局限在特定时期的认识。几年来协调人换了几个,遍地开花初步形成,但还是最大限度的保持这种“金字塔式整体”配合的局面,实际上已跟不上正法進程,同时也留下了很多隐患,以致后来又造成了很多损失。

这种损失体现在方方面面。

首先是整体上没有更加成熟。几年来,协调人能协调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很多事都是协调人自己干,别人等、靠、要,觉的很正常。零五年开始我们在明慧上看到提倡“遍地开花”建家庭资料点这种模式,由于受专业协调人、专业技术人员及专业资料点的影响,在我们当地一度遇到阻力,甚至我们地区为了专业协调和建专业资料点,有段时间非常排斥当地同修有家有工作的,说不能全身心做证实大法的事,还有意从外地“引進”流离失所同修,认为他们没有家庭拖累,便于管理,能够全身心投入,可是有的外地同修流离失所是因为怕心或其它问题,零四年时曾有外地同修(在我们当地资料点做资料)往家里打电话不注意安全(再三提醒过),引来警察不远几千里拿着照片来我们当地找此同修,差点出问题。

后来得知该同修的表现是,一有同修被绑架就要走,每次都是劝留的,该同修在资料点期间还曾用同修给的生活费买很昂贵的水果说给师父上香,对来取资料的同修也暗示要好吃的等等表现。最后该同修安全离开我地是因为有人被绑架他又要走,这一次有同修坚持自己意见不允许别人去劝,结果外地同修才走,走了没几天又回来了,说工作不好找,回家又不敢;有同修坚持不留他才迫使他离开了。当然这是个比较特殊的人和事。不过这样的问题还局部的在不同资料点上不同时期存在。

目前我地区损失惨重据说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外地学员有关,此人来吉林市几年了,说自己做资料,和很多资料点有联系,现在想知道她到底是哪的人,都搞不清。多方消息显示此人可能是特务。因为认识上不清晰,法理上交流不够,没用正念看待,留下了安全隐患。

同时专业资料点的存在,使有些有条件上网的同修安于现状,没有上网,处于等、靠、要的状态,这个资料点被破坏了,就再找下一个,同修们也不得不认可这种做法,以致这半年我地区大面积出问题之后,有很大一部份同修拿不到资料,有的想上网,因技术问题解决不了急哭了还找不着人;表现在营救方面,就是原来有同修被迫害,马上有专业协调的同修去找家属要人并配合,现在同修大面积被迫害,马上就看出来,同修在营救问题上不成熟,不知道该怎么办,陷入瘫痪。这也是个体上修炼不成熟的表现,以致在不同时期,学人不学法,对协调人崇拜,助长协调人求名的心,不用法衡量,协调人让办就办,维护人不维护法,不愿承担责任,依赖成为一种习惯。当然这都是一时的,都在学法,都想真修,最终都会做好,过程中却有损失。

其次是同修的被迫害。跟“名”、“利”、“情”没放下都有关系。吉林市资料点几年来其实是存钱的,不管多少吧,总有一些钱在同修那里。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流离失所的现象已经被大多数同修认为是不正确状态,可是我地区专业协调长期局部存在,专业资料点局部存在,去年还有组建的。这给长期流离失所的同修的修炼造成了干扰。他们就象是师父说的专业修炼一样,每天就做三件事,哪有事哪到,不工作、没有家、基本没有社会活动,靠同修长期供养。这样的同修跟宗教中专业修炼的人相似,脱离了正常修炼的环境,表面上名利情都放下了,实际上并没有修下去,而是绕开了,没有实修,表现出来是一开始的时候还真是“给什么吃什么”,后来不知不觉的有的人就发生了变化。

有个别做协调的同修要求“归他管的”做资料的同修不能和别的同修接触,人为的制造间隔,其实同修间是需要接触的,那是集体修炼的环境,但做证实法的事是要考虑实际情况和修口的,这是两回事;二三年前就有的做资料的同修,在资料和《转法轮》书是否收钱的问题上有了争议,有人收钱,有人不收,有的同修认识的很好,而有的(用大家钱的)同修坚持不收钱,用不收钱的方式跟同修“搞好关系”,还背后说收钱的同修就为了钱。

后来网上有了文章,问题解决了,但被供养的不正确状态长期存在;一个小区接资料的同修(属于高收入的)从不拿钱,一说钱就不要资料了,后来好几人因病业离世;直到现在还有资料点个别同修得知有人要做资料就用大家的钱买机器(主要是打印机)给送去,以致有的个别人明明有钱,又是家庭资料点,却总想从资料点拿点大家的钱用,有一段时间能用着大家钱的点都换好(新型)打印机,无故淘汰了旧的;有时协调人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有时不是太急,也有打车的现象;有的同修(也有人是用自己的钱)租房子专门用于协调人定期和不定期学法,在花钱的问题上路没走正。

几年前有个专业协调的同修说“我没有情,我都放下了”,可是后来就是这个同修在协调中不止一次安排他比较喜欢的异性跟他配合,最终在男女关系这方面出了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其他被迫害的同修据自己讲,男女关系和情是自己被迫害的一个主要原因。

还有的同修在长期的“专业修炼”中产生了不易察觉的心而不自知,在花钱上大手大脚,求名的心起来了,又因为大家的崇拜把同修推到了被迫害的境地,造成了很难弥补的损失。

我们都想真修,在学法中也都越来越明白这个道理,师父让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就是为了让我们最大限度的放下执著心,只要你在常人中,你就会有名利情方方面面的执著,只是有的人精進,能认识到,能很快去掉这个心;有的人认识不到或认识不清,人为的加长了认识法的过程,还造成一些损失。师父在法里苦口婆心的、一次一次的给我们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工作,至少还有邻里之间的关系,其实是讲的再明白不过了,两年前有外地同修专门找我们当地的协调人交流关于如何走正我们修炼的路,靠别人供养是不对的道理,可是当时协调人根本就听不進去,就是在今年同修出事前,当地同修也想跟他们交流这方面的认识,可能由于心态不够好,没能用慈悲打动同修,说不進去,眼看着他们出事,很后悔。

三是在讲真相方面的损失。因为路没走正,造成个人修炼中的障碍。有同修长期不工作,生活都成了问题;年龄大了也不成家;跟亲朋好友都不联系,全家修炼的父母给别人的感觉是不管孩子成家或学习,也有的家里人或近亲属被迫害,以做资料为由不营救,让周围常人理解不了,成为我们讲真相的障碍;也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同时这部份同修几乎共同的特点是,很少面对面讲真相,以自己正在做什么为由,以安全为由不去面对面讲真相,在被迫害中,讲真相也就显的很无力,抑制迫害的程度也差。同时有些同修受专业协调、专业资料点的影响,当然也有自己的原因,在家修的,也表现为“专业修炼”,就是常人的什么事也不愿意参与了,除了必要的不得不干的,把圆容家庭也忽略了,以致有的同修在被迫害中离婚了,随着正法形势的改变,家里人主动要求复婚,同修却找各种借口推托,真实的原因是觉的那(复婚)就不能象现在这样全身心做证实法的事了,就把执著心(色心、欲望的心)“勾出来了”;几年来(“修心断欲”小册子没出来之前),我们吉林年龄大的未成家同修有想成家的,不太敢说,一说就有人说“都啥时候了”,结果行为杜绝了,心没去,问题并没少出。

四是安全隐患:手机安全与修口等。协调人不注意修口,反正大家都了解,谁干什么都在一起商量,不背人,大家也习惯了,把协调人当领导了,凡事还愿意请示,党文化严重;有的协调人当着不参与的有时也顺嘴说出来谁干什么了还不自知;不注意手机安全,手机经常二十四小时开机,走哪带哪,有的人打印资料时都放跟前,一说就强调用正念。据公安内部讲,手机监听和定位是抓人的很常用的手段,连常人现在都用这种方式了,我们要重视起来了,减少损失;对外地同修除非常了解的,不要多接触,更不要领着哪都去,必要的帮助可以,不能过。

其实以上说的是局部和个别人的情况,但这种情况对整体的影响是很大的。基本上大家都知道这些事。如何改变这一现状,个人认为根本上的办法还是学好法,同时对照自己。建议大家还是恢复学法小组,按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大法的流传形式,参加集体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在学法当中,对照出问题的同修,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在哪里,归正自己。

至于当前的形势,那是我们自己的心态促成的。早在五年前师尊就告诉我们:“对于某些对大法掌握成度不同的修炼者来讲,所表现出来的坚定成度也不同,目前对正法形势感受也不一样,自身的状态会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觉的形势是严峻的;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形势已经变宽松了;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觉的正是救度世人、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同样的吉林市,有的同修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常做好自己的三件事。在当前的形势下,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发真相信、近距离发正念、配合营救和自己上网做资料等等。

另外建议同修都学一下《精進要旨》,尤其关于功能和发正念的部份,真正在法上清晰,神起来。同时在讲真相这个问题上,建议家庭资料点自己做不干胶,这次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被迫害致死后,除了一张明慧周报(江城心语)基本没见到不干胶,如果不会做大张不干胶,可以做成小纸条,写上“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被迫害致死,追究吉林市看守所所长李伟的责任”等,自己动手做资料,不能出现讲真相空白。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