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声乐专家:人生为何?(上)(图)

|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明慧记者黄凯莉采访报导)“在音乐圈里,我也算个成功者;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成功感逐渐引不起我的兴趣,相反对那种在成功背后,名利场中角斗出来的荣华感到厌倦,内心反而感到空虚和痛苦。我常常问自己:我何时能从这种人生的漩涡中摆脱出来?!人的一生就应该是这样的吗?人生的真正意义何在?”这是韩素秋在音乐界里奋斗了数十年后的心声。

高精度图片
韩素秋生活照(二零零二年)

高精度图片
一九八五年在“黄河大合唱”中担任领唱

现居美国的韩素秋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曾在中央乐团任主要歌唱演员十二年,在无数大型演出中独唱、领唱,并开过个人演唱会;后来在中央民族大学声乐系任教,并受邀到中国各地音乐学院及海外的艺术学校教授声乐,可谓桃李满天下。她还在《中国音乐杂志》上发表很多关于声乐的论文,在许多歌唱比赛中任评委。

* 名誉背后感孤独 立愿寻道

她说:“我的歌声曾给无数观众带来快乐,也尽心尽力教授我的学生,赢得了无数鲜花和掌声,还有名誉、地位和金钱。在我事业越辉煌的时候,内心越感空虚、孤独;由此,我开始阅读一些有关佛教、道教的书籍。我就想在里面找一块儿能够藏身的‘净土’;也开始广泛接触佛教、道教界人士。”

为寻能藏身的净土,她四处拜庙、寻师。她说:“曾有几个‘有名’的出家人要收我为徒。从此,我几乎全身心投入到宗教。”

* 人生戏弄 僧尼同居一庙 道长吃生 真法真道何处寻?

不过,时间一长,她发现宗教中并不是净土。她说:

我曾到五台山中一寺庙住过几天,看到这里有几十名男僧和女尼同住一庙,同一食堂同一时间吃饭,每天面对面一起念经、一起做法事。常人尚说“男女授受不亲”;出家人怎会如此?这实在令我不解。

而且,这庙里的住持脾气很坏,僧、尼都很怕他。有一次,因一件事不顺他的意,竟在正殿上做法事时,把佛像前香案上的东西,一下子推到地上,还破口大骂。他总是牢骚满腹,讲这个对他不好,那个对他不敬,……我满怀希望、崇敬的心进山,却是满怀失望、迷惑下山。

更有一次在宴会上,一位身着道服、头盘发髻、在道教界“有名望”的道长在那又喝酒、又吃肉、还吃活海鲜。我就问他,以你这身份这样做合适吗?他说,“宗教也要适应时代嘛!”

我听后不禁愕然,真是哭笑不得。我因不适应世俗来到宗教,他却说要宗教去适应世俗。为什么颠倒过来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我投入宗教期间,常听说需要钱修庙、建藏经阁等筹钱的事,我也曾倾尽囊中所有给以支持;一心想得到真正的“法”,能够给我指点迷津的真理。这么久只有一位僧人曾跟我讲过一次所谓的“经”外,其他人光向我要钱,从未跟我谈经讲法,更没有人谈如何修炼的事。

由此,我心情也越来越压抑,话也少了。我常常仰天长叹。有一天夜里,我实在想不通,更向天高喊:“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呀?谁能回答我呀!”

我是唱歌的,嗓门大而亮,那声音在震天撼地。

* 迷途绝望中 法轮大法驱走心中所有黑暗

就在韩素秋越来越感到人生迷茫、绝望的时候,一九九五年六月的一个黄昏,她路过北京一个书摊,看到上面一本蓝色封面的书放着光。她说:那书一下把我吸引过去;一看,原来是《转法轮》(法轮功著作)。当我翻开书,看到李老师的照片时,一股强大的热流迅即从我头顶上下来通遍全身,瞬间,我沐浴在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之中,同时,从我生命最深处喊了一声:“这就是我师父呀!!!”

她说:假如当时不是因为在大街上我会放声大哭的。回家之后,我不吃不喝,用一天一夜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了一遍《转法轮》。师父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把我折服的五体投地。使我心中长久以来对宗教的疑虑烟消云散;驱走了我心中所有的黑暗。

当时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师父没有舍弃我这个在迷途中几乎绝望的人。我在师父的像前发誓:“生死与大法相随!”从此,我真正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并坚持到现在。

* 修炼大法 身心受益

韩素秋说:我做事很努力,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工作狂。三十多岁时,由于工作压力大,后来身体越来越差,大家都知道我是个重病号。每年都要住一、两次医院;尤其在中央民族大学教学期间,我的身体可说是累垮了,那时我身体里所有的“零件”,包括五脏六腑没有一样正常的,都不行了。我一米七的个儿,只有九十八斤;同时脸无血色。每回宿舍楼来了急救车,多数是因我而来。因长期吃大量药物,自己已成半个医生。

韩素秋说:修炼后,各种毛病渐渐消失,我满面红光,以前不认识我的人都不相信我曾经是重病号。

此外,以前我脾气不好,修炼后,人们都惊奇感叹:呀,你怎么脾气如此好。这是因为我修炼后,懂得了如何查找自己的不足,修去它,要与人为善、替人着想,慢慢修正自己的结果。现在,你叫我发脾气,也不那么容易发出来。

* “修炼‘真、善、忍’,我懂得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韩素秋说,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正自己不正确的思想与行为,我懂得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也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她举例:一九九七年四月份,我和老伴骑车去功友家。路上被一汽车撞了,当时我人被撞飞出七、八米远后,摔在地上。当时我有些迷糊,可是脑中却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类似的例子: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汽车撞了,飞出很远,她爬起来后对司机说:没事儿,你走吧。拍拍身上的土,拉着老伴儿就走了。她没有找那司机的麻烦。

我也想到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的话;于是我坐在地上叫老伴让人家司机和乘客走。他们都过来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没事,你们走吧。”

韩素秋说,不光是我一个人,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都觉的:这大法真好。那时大家在一起炼功、学法,互相切磋,查找自己的不足,促使自己去掉不好的东西,从而提高人的道德品质,使人变的越来越好。大家都这样,这社会不就会越来越好了吗?

(待续)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8/24/8885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