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和讲真相的一点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有一次半夜在一平房区发真相资料,我正往大门的门缝里放资料,猛然听到后面有人大吼:“你干什么?”我当时心态很正,心里一丝杂念都没有,只是想这是救人的好事,不慌不忙的回过头来,一看有两个人向我走来,到眼前一看是俩口子,可能是刚打完麻将回家,我拿着资料递了过去,理直气壮的说:“给你们看看,对你们有好处。”他们接了过去,也没吱声。他们刚走几步,我又掏出了一个卡片说:“这还有一个。”我送到了他们手里,他们就走了。

我那天真是感到法的庄严和伟大。真是一正压百邪啊。回家的时候我感到浑身轻飘飘的,四十多岁的我象孩子似的一蹦一跳的跑了回去。

我是在一次车祸后得的法,回想起来也真是不容易,也不是偶然,这一场车祸使我母亲、两个哥哥和妹妹,我们五个人喜得大法。真是应了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那是1998年2月22日,也是我难忘的日子,我的出租车撞到了树上,当时造成我的左眼球摘除,右腿粉碎性骨折。出院后家人请来了一个看风水的先生,而这风水先生却是刚得法的(注:这人后来不看风水了),他就和我们说起了法轮功。当时他随身带有《转法轮》,我就拿过来看,当我把书全部看完的时候,我的身心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我什么都明白了,这正是我要找的。

我练过几种功法,追求着人生的真谛,人到底为什么活着,探索着飞碟,外星人的奥秘,有没有神和鬼。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一开始大法就在我身上展现了奇迹,由于刚出院只剩一只眼睛,看报纸也只能看十多分钟,可是看《转法轮》看几个小时都没事,而且越看头脑越清醒,这不神奇吗?我的腿上粉碎性骨折,凭着对法的坚信,我拖着带石膏的腿,拄着双拐开始炼功,我就一直坚持炼到最后,没有一次炼到半路就不炼的。出院时大夫说石膏得六个月以后才能拿下去,可是我二个多月就把它拿下去了,现在像好腿一样,干什么活都没事,也能跑,能跳和好人一样。记得当初非常精進,每天学法炼功,利用吃饭的时间背论语,经文。

99年“720”以后我真的像没娘的孩子,心里总感觉很委屈,一种无形的网在压抑着我,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受到打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12月中旬我们十几个人到北京中南海递上我们联名上访信,当时就被抓上警车,后来驻北京办事处把我们送到当地非法拘留十八天。2000年10月1日,我和二哥又去了北京在天安门看到了大批的同修被抓上了警车,一车一车的被拉走。我被大法弟子们那种气势带动着,由于我们当时是带着圆满的心走上天安门的,所以还有很多人心牵扯着,看着一个个同修被抓走我的心象被刀割一样难受。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也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做的时好时坏。第一次发资料时不知道怎么发拿着资料就往地上撒,有一个人从屋里冲出来冲我喊着:“谁让你这样干的,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当时就往楼下跑,他一看我跑了更来劲了,大声吼道:“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当时我想我如果再跑,他老在后边追怎么办?于是我就回去了,他一看我回去了,厉声喝道:“你给我捡起来!”我一边捡一边说:“这上面写的都是真事。”等我捡完了,他冲我要了一张就回去了。我当时悟道这是师父借着他在点化我,这么好的东西不应该往地上扔。后来我都一张一张叠起来往门缝里塞,自行车筐里,报箱里和奶箱里放。有一次我从一楼往上发,当发到顶楼时,两个中年妇女正在那里唠嗑,看见我上去了四只眼睛瞅着我,怎么办?回去是不可行的,只好把心一横,走到她两面前拿着资料递上去说:“大姐,给你俩看看对你们有好处。”她们接过后,我从容的走了。

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同修。当他谈起他的修炼过程时,我真的感到自愧不如。他是2004年得的法,到现在也就两年多的时间,《转法轮》他已经背了两遍,会背《洪吟》和经文〈路〉、《也棒喝》,每天正念要发10多次,劝三退退了400多人了,这真是后来者居上。自从和他交流以后,我在讲三退和发正念、背法上,又進了一步。我真感到我们同修间的互相交流有很多的促進作用。

由于我的文化水平实在有限,就到此为止吧。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