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向阳分局和看守所对我和同修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晚六点多钟我到毕桂英父亲家看望,正赶上一帮警察抄家,当时恶警把我绑架到向阳分局,同时也绑架了毕桂英。毕桂英是去看望父亲的。因为这几天她父亲身体不舒服。到向阳分局后恶警恐吓、威逼毕桂英。随后恶警又抄了毕桂英的家,当时她的丈夫刚去世没几天,家里只有儿子一人在家,吓的她儿子不敢吱声,恶警进屋后乱翻。她父亲在这帮土匪般的恶警行恶中被惊吓。病情加重被送入医院抢救,最后住院花去几千元的医药费。

当时我被扣押大约四十分钟。当晚半夜,恶警把我俩送入佳市看守所。每天看守所逼迫被关押的人干活。每天必须干出上万个牙签。不干完不让睡觉。我还看到有一个同修在硬板铺上,并且还用地环扣着。已经好几天了,排尿都是犯人轮班接,这个同修叫索利娟。当时是被富锦某派出所无理抓去的。在没送看守所之前就被当地分局打的相当严重。到看守所几天不能起来。十多天没有大便。

当时关押在看守所还有一名同修叫张静芝。她以前被劳教三年,这次又遭迫害。现在瘦的皮包骨。已经在这里呆了六十多天了。家人不知道信。在这里吃窝头,恶警还逼她干活。她心脏病经常发作,恶警也不放人。可见看守所之邪恶。

我当时翻身都很困难。也是被迫害二年劳教时造成的,那时身体被扣在地砖上将近一个月。现在走路都使不上劲。就这样恶警们也不放人。当家里人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后很担心。丈夫几次去分局要人。他们不放人,最后在还有二天过年之时,恶警们勒索我丈夫几千元钱交给陈万友后,才把我从看守所拉到郊区分局院里。我家人进屋后他们还要饭钱。当时丈夫只有五百元钱,被他们强行要去。这才放我回家,我那时已经被关押了三十六天了。

我七十多岁的母亲为我担忧,整日以泪洗面。几岁的小女儿天天找妈妈吃不下饭。毕桂英也被勒索九千元才放人。

正告佳市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你们所做的恶行将来会有清算的那一天。对善良的修炼人做了什么,天理昭昭,善恶有报,赶快停止你们的恶行,为自己的将来想想吧。大难无处逃,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退出邪党,是你们的唯一的出路。

向阳公安分局电话:0454-8229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