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激发善心,砥砺薄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清代学者、文学家纪昀,字晓岚,直隶献县(今属河北)人。乾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任四库全书馆总纂官,由他纂定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真是钩玄撮粹,阐幽发微。足证其阅读极广,用功极勤,在编辑工作领域中,堪称金声玉振集大成的人物。他用自己渊博的知识,明晰的卓见,选择了敬信神佛,作为自己颠扑不破的信仰,贯彻于做人和著述之中。他的《阅微草堂笔记》,就是一部破除无神论的犀利武器。他在书中,用大量事实,论证了神佛的存在;宣传神佛有益于世道人心。

《阅微草堂笔记》卷七中之第61篇里(该书各篇未立标题。为便读者查核,笔者只好如此标识),写了两件实事。

第一件事是:

韩守立的妻子俞氏,平时侍奉她的姑奶奶,特别孝敬。乾隆庚辰年,姑奶奶双目失明了,她千方百计的求医,都治不好。便又虔诚的祈祷神佛,还是无效。这时,有个生性狡猾之徒,欺骗她说:“你割你身上的肉,去点神灯,这样祈祷神佛,就可以治愈你姑奶奶的眼病。”俞氏为人忠厚,不知道那人是故意欺骗、捉弄她,竟然真的割肉、燃灯、祈神。那个骗子在外面大为取笑。没想到十多天后,姑奶奶的双目居然复明了!

纪晓岚就这件事,分析评论说:“俞氏上当受骗而割肉祈神,是愚昧的行为。(笔者注:纪晓岚已特意指出割肉祈神是愚昧行为,所以任何人都不可效法此举)但是,她的愚昧中,包含着对神佛的虔诚和对长辈的纯孝。她的虔诚和纯孝,终于感动了神佛。神佛帮助了她一下,她的心愿就实现了。这件事看起来无理,无知(即不科学),但里面却包含着至理呀!”“按那些不信神佛的人的理论讲,有些事是不会有的,是不会出现的;但事实确在,它就是出现了。仔细想想:这种事实的出现,它仍然有道理。因为神佛是有超自然能力的。只是某些人太固执己见罢了。”

纪晓岚写的第二件事是:

有个乞丐名叫王希圣,双腿瘫痪,不能走路。用双手撑地,一点一点的移动来走路。有一天,在路上拾得一个包袱,内装二百金。他移到路边草丛里,把包袱隐藏起来,坐着不动,专门等待失金者的到来。过了好一阵儿,有个商人名叫张际飞,仓皇的赶来寻找。王希圣问他找什么。经过叩问,寻物者所讲,与失物相符,王希圣就把这包财物,归还给了失主。张际飞要分一半金子给他,王希圣不肯收受。张际飞便把他接载回到自己的家中,表示愿意赡养他一辈子。

王希圣说:“我的身体残废,是老天根据我上辈子的过失,所给的惩罚。我如果违反天意,在这里坐食享福,将会遭受到更大的惩罚。”于是他毅然离去。

后来,有一天,王希圣困卧在一座神庙里。睡梦中忽见一个醉汉来拉他的双脚,拉得很痛。醉汉走了以后,他的腿脚便恢复了正常状态,行动自如了。王希圣活到乾隆己卯年才去世。纪晓岚还特地写明:张际飞是我家长辈的熟人,我见过他。这件事就是张际飞亲自对我讲的,述之甚详。

接下来,作者继续写道:

王希圣的善行,应该受到善报。但他以命自安,不受他人的回报。神佛把他的善心,看得非常珍贵,就用醉汉拉脚这种方式,予以回报。这件事和上面的那件事,也是看起来无理,实际上不也是内含至理吗?(纪晓岚的意思是讲:有些人不相信这类神奇之事,并斥之为无理。其实它们是事实,并内含至大之理,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当然也就是至理)

再接下来,纪晓岚笔锋一转,写道:

有一位前辈名叫戈芥舟,他批评当地《县志》编修馆的编修人员,把上述两件事写进《县志》之中,是荒诞不经,是违背写史之法。纪晓岚严正的指出:县志写出本县所发生的典型事实,“全书皆体例严谨,具有史法。其载此二事,正以见匹夫匹妇足感神明。用以激发善心,砥砺薄俗。这不是在写小说,而是写了非常有教育意义的真实的事。”

纪晓岚的这篇文章,采用了夹叙夹议、叙议结合的手法,纵横驰骋,酣畅淋漓的驳斥了不许写神奇之事的观点,即无神论的观点。戈芥舟是他的前辈。纪晓岚在大是大非面前,当仁不让,据理力争,表现了他坚持有神论的信仰和济世救人的态度。“激发善心,砥砺薄俗”(砥励读底厉,是磨刀石,引申为帮助使之美好。砥砺薄俗:就是使轻薄庸俗的社会风气,变得忠厚高尚起来),这八个字,正是一切阐述善恶有报、宣谕诸恶莫做、众善奉行的有神论者的共同心愿。难道“挽狂澜于既倒,作中流之砥柱”有什么错吗?另外“(县志中)载此二事,正以见匹夫匹妇足感神明”,(意思是:县志里写的俞氏和王希圣这两位普通人的事,正足以证实神佛的存在。)也是写得十分精辟、非常有力的。

总之,纪晓岚的这篇文章,他的主题思想,用现代语来归纳,就是:

事实俱在,相信神佛和宣传佛法,都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