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事实说话 军人明真相(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我在网络上遇到对法轮功有误解的朋友,有时对方因为听了不少的中共栽赃报导,谈话之间显的激动难以平静,更听不进去真相。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也不再多说,只是把手机号码留给对方,告诉他:「法轮功没有秘密,如果你愿意多了解,给我发短信吧!你就写四个字--我找小红。我会回电给你的。」因此偶而我会收到这四个字,我约略已经知道对方来意。今天清晨七点多打开手机收到一通短信写着这四个字,我回了对方电话。

音:小红讲故事(2.5MB)

我回电话时他正在做晨间运动,喘着气问我:「我不喜欢你们,更不该牵扯政治。」我问他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晚点再打。他执意想听听我怎么说。「你说吧!」他从四•二五中南海事件谈到一些杀人事件,以及天安门自焚案和不少央台的报导。我一一的跟他聊着。

我说:「四•二五」上访是因为天津的警察抓捕了当地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这件事情在当地无法得到解决,在值勤警察的建议下学员到北京国务院的信访办公室上访。我看过录像片,有武警在队伍前引领。在上访过程中,学员井然有序,安静祥和,既无游行,也无示威,更没有标语口号,对当地的交通和市民的生活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同时他们还推举了几位代表,按照朱总理的要求与之洽谈。你知道吗?这件事情的妥善处理还被国际间称誉为开创「中国政府开明接受民众建议」和「中国民众素质提高」的先河。然而让全世界震惊的是,事隔不到三个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府一反自己说过的「炼功自由」的承诺,开始了残酷恐怖的镇压。……

说到这儿,他打断我的话:「我是个军人,活到我这样的岁数,受的一直是党的教育,我不能认同一个功法来干预国家政事!」我在他情绪还未沸腾前先说:「实际上,很多军人是更有正义感的,不会象现在有些年轻人常常麻木的说,不干我的事!我自己过好就好了!」他听着缓和了下来说:「我看的都是中央电视台的报导,不是随意说的。学了后还杀人自杀的。」

「我相信你是看了央台的焦点访谈报导的,你知道吗?我跟你说一则最近的消息,大陆律师界有六位辩护律师,就针对央台报导的王博事件首次为法轮功公开上庭抗辩。在河北省有位中央音乐学院学生,她叫王博,她在校园中讲法轮大法真相,因学校领导害怕受株连而将她退学。中央台的焦点访谈播出了一则节目,题为《王博和她的爸爸妈妈》,描述王博一家经过劳教所和洗脑中心的关怀,终于被「转化」的经过。可是三年后,王博终于摆脱了六一零的监禁,亲口讲述了自己六年的苦难历程,首次向外界披露了中共央视焦点访谈和新华社如何造假歪曲报导她和父母的经历。

这六位律师凭着他们的专业素质和良心,从信仰自由和维护人权的角度,从法律的层面,作了无懈可击的辩护。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报导,在外界大家都知道其实是焦点「谎」谈,像天安门自焚案,我也看过中央台拍摄的影片,中共声称那些特写画面是美国CNN记者拍摄的。但是,CNN国际部负责人指出,CNN记者并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因为在事件的一开始,他们的摄影师就已经被逮捕,摄影器材被没收,他们绝没有机会拍到任何自焚镜头。

有医生们站在专业的角度谈此自焚事件说:「我是医生我知道,人烧伤了不能包扎,何况电视上说烧的那样厉害,更不能包裹,只能晾着,刘思影气管粘膜都烧坏了,做了切割手术,还能说话和唱歌?江××太狠毒了,尽给法轮功栽赃!」

以上这些我只是举例中央电视台报导的真实内幕,先生,我今天跟您说了这些不是要您来学法轮功,学不学是个人机缘,但是我们对事情的判别要由我们自己来主断,谁也不愿意被别人操控。

人跟人之间是看缘份的,有人擦身而过也说不上话,可是我们今天相隔遥远却能这样说上话,我相信我们是有相当大的缘份的,所以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听到真实的声音,尤其到现在被证实这些年来在国内一直存在着活摘学员器官的事情,证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体器官摘取主刀医生之一。

前夫告诉她,关押在苏家屯集中营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她说:别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属的许可手续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央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医院可以在完全没有许可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活体器官摘取。每个主刀医师都知道是法轮功。那个时候他们被告知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是犯罪,是帮共产党「清理」的。您想想哦,这已经牵扯到我们身为一个人基本的良知问题了,那些医师如果能清楚真相他们就不会被带入这样的罪恶深渊了!您认为他们的未来会是好的吗?,如果我们因为不清楚真相,在无形中不是成了帮助恶人散播谎言欺压好人的帮手了吗?

中国人之间不能自相残杀,这不象南京大屠杀,这是杀自己人。不管是炼法轮功还是不是,终归是自己人。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得不到真相而助长了谎言,加剧了迫害。您也知道国内的新闻都是被过滤的,最近的广西博白县反抗中共官僚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而引发群众运动,这些都只是中国大陆每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维权运动中的一起抗暴事件。去年暴力镇压的事件高达八万多件,我们是不是应该主动的去找真相呢?」

最后他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回答我:「是的!我愿意去了解!我会去了解的!」整个谈话过程,他一直很专注的听着,中间还回应了我几次,赞同我们不能助长恶势力。最后我问他如何去了解这一切?于是他问了我管道,抄了「希望之声」电台的收听频道。愉快的和我道别。我听到感受到他明白真相后心灵震撼的爽朗笑声!

挂上电话,我望着窗外的天空,在一阵大雨后感觉格外的清朗。希望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能知道真相,都能站在正义的一方,给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