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包子”记者被重判的真实原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现年二十八岁的北京电视台记者訾北佳,因在透明度栏目制作电视专题片《纸做的包子》,迅速被认定为“制造假新闻”。八月十二日,訾北佳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刑一年,罚款一千元。这件事在民间引起了很大争议。到底“包子”是假的还是报道是假的,成为坊间话题。

“纸包子”折射的大问题

七月八日,假包子事件发生,到八天后訾北佳被抓,一个月后被判刑。中国执法者的动作之快、效率之高,着实令人侧目。

笔者在网上看到了北京电视台“透明度”栏目的节目,“透明度”这个栏目的节目大部份是揭露食品安全问题的真相类报道。主要是市民提供线索,记者追踪报道,然后揭开假冒伪劣食品的真相,并告诉观众这类食品的危害,并为观众找到辨别真伪的办法。

假鸡蛋、用反复煮沸的松香(有毒化学药品)给鸭子拔毛、屠宰前未经检疫的羊肉、淋巴、腺体、猪肉做速冻饺子馅、麻辣烫放罂粟壳、用粪便喂养的小龙虾、……

看过这一组节目后,有一点体会和一点质疑。一、中国食品安全的严重问题令人怵目惊心。以上任何一条新闻拿到西方媒体都会是一个爆炸性新闻,其震撼力绝不亚于“纸包子”。二、“假包子”新闻真的是假新闻吗?

已经有网民证实吃到过纸馅包子,所以,这条新闻本身是否是假新闻还值得商榷。我们需要了解的是,为什么同样报道食品安全问题,訾北佳受到了追究呢?

“纸馅包子”新闻出来后,美联社作报道了,全世界多家大媒体或转载或报道了这一事件。零八年奥运会在即,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更加受到西方媒体的关注。“纸馅包子”新闻在这种“敏感时刻”出笼,自然犯了中共当权者的大忌。

对訾北佳的处理,中共一方面让其公开表态、自己承认新闻是编造的,希望回收覆水;另一方面,对国内媒体人员杀鸡儆猴,看谁还敢报道“负面新闻”。由此,笔者越发感到中国媒体从业人员的“尴尬”,和那些希望做一个有良心的记者在中国所面临的压力。

只有解体中共 才有望根除假新闻

针对此事,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指出,如果真的要打击假新闻,那就要从中直新闻机关开始打起。他说,“中共最高喉舌,诸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才是始作俑者。篡改的史实、虚构的故事、涂抹的人物、删节的画面,大量地,长年累月地,在这类媒体上贩卖。如果当真要杜绝假新闻,何不从这类喉舌下手?拘捕它们的编导,关闭它们的栏目,宣布它们是‘假新闻’的最大制造者。如此,上行下效,上下整肃,假新闻无从生根,假冒伪劣产品更无从遁形。”

但是,中共能做到这一点吗?“笔杆子”(谎言)、“枪杆子”(暴力)自来是中共赖以生存的两大基础。这里所谓的“笔杆子”是指不断制造假新闻,为中共政权涂脂抹粉、利用民族情绪煽动仇恨的宣传机器,包括各类媒体。这类虚假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过程中,表现的尤为突出。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新华社等媒体编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喉舌媒体制造假新闻说白了是根子上的问题,只有解体中共才能最终根除假新闻,让本该是舆论公器的媒体带给老百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