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所有被关押的同修 全面结束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八年多了。从邪恶迫害的那一天起就陆续有同修遭邪恶绑架,或是被打死、打伤、打残,或是被送监狱,或是被送劳教,或是被无辜关押。虽然有很多同修以不同的方式逃离了魔窟,但仍然还有大量的同修被无辜关押在全国各地的监狱和劳教所里,而且不少地方的邪恶还在继续绑架大法弟子,企图往邪恶的黑手、烂鬼集中的监狱,劳教所里输送。

在正法進程急速推進的今天,在高层空间的旧势力已经清理完,三界内的邪恶也被清除的越来越少情况下,仍然还有不少的同修被关押在恶党邪灵控制的监狱、劳教所等这些黑窝内,持续遭受着邪恶的迫害,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只能说明营救同修,结束邪恶迫害的工作没有到位,邪恶还能在局部地方继续行恶。

师父是否认旧势力迫害的,大法弟子也不能承认旧势力迫害。该是结束这场邪恶迫害的时候了。同修们都已经悟到了这一点。就这一个问题,很多同修在明慧周刊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也有同感。同时,我还认为,要想尽快结束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要做的工作自然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是营救关押在监狱、劳教所里的同修,这是刻不容缓,势在必行的事情。

当然,结束邪恶的迫害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其实,师父已经点化给我们了。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即大魔头江××私自定性法轮功为×教第七年的头一天(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魔头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第一个给法轮功定性),师父发表了《彻底解体邪恶》的短经文。

时间过去快一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通过同修持续发正念,许多在监狱、劳教所被迫害的同修以不同方式离开了魔窟,我是以“病业”这种方式出来的,出来以后,“病业”全无。

当时,师父发表新经文的消息很快传進了劳教所。尽管邪恶对消息封锁的相当严,夹控人员对每个同修的监视也相当紧,同修与同修见面是不能打招呼的,更谈不上交流。我们只能以目会神,心灵相通,很快被非法关押的全所同修都了解这一特好消息,都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同时还以揭露邪恶、讲真相的方式发表声明、写信、写申诉材料,抑制邪恶组织的和各项活动,否定邪恶的种种迫害手段。邪恶也疯狂反扑,对同修或是关禁闭,或是延长教期,或是隔离严管,或是通报批评等,同修们始终保持心不散,正念不减,邪恶的反扑也只有力不从心的草草收场。不久,劳教所里的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不少同修都出现了“病业”现象,而这部份同修都因这种情况陆续离开了劳教所。

目前,全国各地的监狱和劳教所里仍然关押着不少的同修,他们仍然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需要外面的同修去营救,这也是尽快结束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世人的必然要求,单是从心里、从形式上结束邪恶的迫害是不够的,必须从务实的工作上付出艰辛的努力才行。为此,我建议:

一、加大发正念的力度。除了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外,大陆有条件的同修可否增加上午九点和下午三点这两个整点发正念。因为这两个整点一般都是邪恶相对集中的时间,对清除它们比较有力。我是这样做的,有许多同修也是这样做的,还有的有条件的同修做的更好,除了特殊的工作外,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基本上保持了每个整点发正念,为营救同修,尽早结束邪恶的迫害而默默的尽心尽力。

二、配合营救。如果被关押同修的家人、亲人要到监狱,劳教等地方要人,同修们应积极配合,出主意,想办法,也可以参与其中揭露邪恶讲真相,正念正行救度世人。在这些方面成功的事列也不少。尤其在目前黑手,烂鬼被清理的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大法弟子配合家人,亲人共同营救同修效果会比较好。

三、这用各种方式,包括常人法律,去营救同修。这用法律营救同修必须去掉“麻烦”、“无用”等人心。要知道,人类社会的万事万物都是为大法而来,为大法而成的。人类当中的法律也不例外。邪恶绑架大法弟子从来不讲法律,或者借法律之名来迫害大法弟子。那么作为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理应运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不过大法弟子是修炼中的人,是讲慈悲,讲宽容的,做任何事情都得用大法衡量,人类中的法律可以运用,但不能依赖,而且做事的心要正,不管成功与否,只能抱定,“我就是要营救同修,就是要尽早结束邪恶的迫害”这一念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们不执著个人圆满,不执著个人得失,不执著常人社会的什么恩赐,我们是为了同化于法,救度更多的世人而做,就一定能达到法的要求。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