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纠正政事 尽职敢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韩宜可,字伯时,明朝浙江山阴人,洪武初年被提拔为监察御史,为人正直,以尽职敢言而著称。

韩宜可弹劾奸邪之臣曾不避权贵。当时的丞相胡惟庸、御史大夫陈宁、中丞涂节受到皇帝宠幸,有一次,这三人正坐在皇帝身边悠闲的交谈,韩宜可径直上前上奏文章,弹劾这三人的险恶用心,说他们依恃功劳和宠幸作威作福,请求治他们的罪。皇帝发怒说:“快嘴的御史,竟敢排挤陷害大臣!”命人将他关入了大狱中,不久释放了他。

韩宜可知道触犯“龙颜”的后果,但他遇事依旧持正行事,直谏敢言。洪武九年,他被任为陕西按察司佥事,当时有上万官吏因罪被贬谪去屯守凤阳。其他人都坐观事变,不敢提此事,只有韩宜可上疏争执,请求按照刑法分别论处罪行,皇帝最后同意了,很多的人因此而受益甚多。

一次进京朝见皇帝时,恰逢朝廷将一些有罪官府的男女赏赐给各部门,唯独只有韩宜可不接受,他极力论说:“处罚罪恶不延及妻子儿女,这是古代的制度。有事随意株连,这是滥用刑法。何况男女,是人中的大伦常,婚姻过了时候,尚且要伤及和气。满门连坐,这岂是天朝所应做的。”皇帝同意了他的看法。

韩宜可官至左副都御史,他去世时,当天夜里有一颗大星陨落,马槽中的马都惊恐嘶鸣,人们都说这是韩宜可去世的应验。

敢于直言的监察御史还有周观政和欧阳韶。周观政也是山阴人,他曾负责监察奉天门。有一次,一宦官领着女乐入宫,周观政制止了他,中使说:“皇帝有命令。”周观政执意不听。宦官不高兴的进去了,不久出来报告说:“御史还是算了吧,女乐已停止不用了。”说罢想要回去,周观政又拒绝道:“必须当面奉诏。”不久皇帝亲自出宫,对他说:“宫中音乐废缺,想使宫女学习罢了。朕已经悔过,御史说的对。”见此情景,旁边的人没有不惊异的。

欧阳韶担任监察御史时,有一次皇帝发怒要杀人,其他御史都不敢说话,欧阳韶快步上前,跪在殿廷下,仓促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急忙拱手在额头上,高声道:“陛下不可以。”皇帝见他如此朴实诚实,听从了他的话,没有滥杀无辜。

以天下社稷和百姓为重,能够纠正君王的过失,辅佐君王施行德政,这是身为忠臣贤才的本份和职责。这几位明朝御史因此而名留青史。反观中共恶党掌控下的很多官吏,他们不知抵制和纠正邪恶指令,为百姓伸冤做主,为国家前途负责,反而以荒唐的“愚忠”为托词,实质为了一己私利一味的追随附庸恶党,不惜出卖自己的良知善念去助纣为虐,这真令人发指,如再不悔改,必将同恶党一样饱受天谴,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