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龙一家遭重庆九龙坡区恶警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李文龙,在重钢机修厂工作,是生产组长,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李文龙一家四口,他和妻子、妈妈均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儿子还未修炼,已高中毕业,即将上大专。就这样一个和美的家庭却遭到重庆九龙坡区、马王派出所恶党人员的迫害。

一、李文龙遭受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李文龙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九龙坡区610非法劳教两年。期满后,被马王派出所直接关进重钢洗脑班迫害。重钢因他坚持修炼为由,非法开除他。之后,李文龙一直在外面打工,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没有休息日。全靠上班所得工资维持家庭生活和供儿子读书等。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半夜一点钟,九龙坡区国保队长舒银与马王派出所黄华等数名恶警又敲门闯入李文龙家,绑架他,同时非法抄家,并送李文龙到华岩看守所迫害,秘密决定劳教一年六个月,于五月二十九日送往西山坪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下午六点钟,李文龙从打工单位下班,刚走到自家住宅楼梯口时,早已蹲坑埋伏的警察黄华等人一齐冲上去按住他,之后把李文龙腰包里的钥匙拿走,将他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迫害。国保队长舒银与派出所警察黄华、王锐、孙东等五人,拿李文龙的钥匙自行开门,闯入他家非法抄家。

当时家里李的妻子上夜班,只有儿子一人在家。抄走一部笔记本电脑,一部台式电脑(台式电脑是儿子高考时,所需要的学习用具)等物品。这次非法抓捕后,没见任何通知,也不允许接见,一直到非法秘密劳教,送往西山坪劳教所。

至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李文龙的母亲到610办公室问舒银,人在哪里?舒银说你找某某科,科里的人有人说判一年,有人说判一年半,已送到西沙坪。没说上几句话,保安来了强行把李文龙的母亲推出大门外。

二、李文龙的妻子刘平遭非法关押迫害

刘平,李文龙的妻子,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两点钟,被九龙坡区610与马王派出所黄华等人,闯入家中,先抄家,之后绑架,非法送到松山看守所迫害,随后又转到石板坡看守所,被迫害三个多月,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刘平在单位上班,610人员将她绑架到重钢洗脑迫害三个多月。同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国保队长舒银与马王派出所黄华等数人,闯入家中,先抄家,之后把她绑架到区看守所迫害。在关押期间,舒银、秦波、李某等人在早上非法提审刘平时,用手铐分别把刘平的两只手铐在审讯室铁栏笼子上,脚尖着地,并用拳头打她,脚尖踢她等。恶警逼迫刘平说出是谁给她的资料。她没说,恶人就用欺骗手段的说;“你只要随便说出来是谁给你的资料,你就可以立即回家与儿子团聚”。

刘平被非法关押在审讯室里三天,不许洗漱,换衣。当时刘平左手小指关节被恶人拔肿,至今年才痊愈。之后刘平被非法秘密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茅家山劳教,受尽各种折磨。

二零零三年八月间,刘平在单位正下班时,厂保卫科将她骗到办公室,只见派出所黄华等人在座,什么也没说,就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当天晚七点钟,刘平被送到白市驿洗脑班,迫害十多天才放回家。

三、李文龙的母亲李洪容遭绑架 非法关押到重庆女子劳教所

李洪容,李文龙的母亲,已七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六日,因马王小学大门外行人道上挂着一条诽谤法轮大法的横幅,她想诽谤宇宙大法,是有罪的,到时候要遭报应的。为了不让众生犯罪,李洪容在凌晨四点钟时来到街道,想取下横幅,不料被“蹲坑”的便衣警察发现,将她绑架到派出所。

当晚李洪容被送到分局非法关押四天,才放回家。然而,610与马王派出所设阴谋,当她在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马王社区主任陈光秀带领派出所警察到家门前敲门,李洪容没开门。晚饭后六点多钟,李洪容下楼时,被早已蹲坑的便衣警察非法抓捕,推上车送到马王派出所。第二天,李洪容被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各种折磨。

四、未修炼的儿子遭迫害 孤苦伶仃

李文龙的儿子未炼功,但与此同时也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国保队长舒银与派出所警察黄华、王锐、孙东等人闯入他家,非法抄家时,只有李文龙儿子在家。李文龙儿子说:这台台式电脑里装的全是我学习上所需要用的东西,请你们给我留下来!而且,我马上参加高考急需要用它!可惜李文龙儿子的恳求,也无济于事,恶人还是强行抱走了电脑。

李文龙儿子过了几天到马王派出所想要回台式电脑,问:警察叔叔,我的台式电脑你们检查了吧?警察叔叔回答说:“没有”。李文龙儿子说:这么多天了还没检查?警察叔叔不情愿的回答说:“你上法院告啊”。

李文龙一家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强身健体,以“真善忍”为最高法理修炼心性做好人,就遭致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这还只是受迫害的千千万万“法轮大法”修炼群体中的一个小小例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