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 天必灭中共 自救快退党

  • 给成都市国安、国保大队全体公安干警的一封公开信

  • 给重庆女子监狱全体干警及家属的劝善信

  • 天必灭中共 自救快退党

    ──给山东高青县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高青县的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您肯定听说过“法轮功”,对法轮功被迫害八年了还有那么多人炼,您可能感到有些迷惑和不解,下面我们就针对此事聊一聊,您心里可能亮堂些。

    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大师将法轮大法洪传于世间。因法轮功具有祛病健身和心灵净化的神奇功效,经过人传人,心传心,从繁华都市到穷乡僻壤,迅速而广泛的铺开,在短短几年间,全国修炼大法者已达上亿人。到一九九四年,李洪志师父开始向海外传法,使法轮大法走向国外。所到之处,备受欢迎。目前,大法已广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受到褒奖两千多项。至今,大法著作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使灿烂的中华文化光耀寰宇。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们全体中华儿女应该为此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高青县的草坪、道路两侧、乡村空地,就有很多个炼功点。在炼功的人群中,有干部、有工人、有农民、有教师、有学生、也有个体工商户等。人们告别了疾病折磨的痛苦,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规范自己,在单位是个好领导、好职员,在家里是个好妻子、好丈夫,在社会上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看淡名利,与世无争,家庭温馨,四邻和睦,由此带来了民风的淳朴,社会的和谐,道德的回升,环境的改善。真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地里种瓜果无须守夜。在当时,法轮大法受到了高青县民众的普遍认可。

    触目惊心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之心,利用手中掌管的党政军大权,控制媒体诬陷法轮功,煽动群众仇恨法轮功,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镇压与迫害。并在江亲自授意下,从中央到县级成立一个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用以迫害法轮功(“六一零”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这个机构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直接操纵其下的党、政机关及公、检、法国家安全机关,对法轮功学员任意拘捕、劳教、判刑,采用酷刑、精神迫害致残、致死法轮功学员却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至今,通过民间途径能够核实的,已有三千零六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自九九年江氏集团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高青县一些不法官吏为了保自己的乌纱帽,或为了敛财,或为了捞政治资本往上爬,竟泯灭良知,对善良的同胞、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下起了毒手。采取抄家、罚款、监控、绑架、关押、办洗脑班、抓送看守所、送劳教、等种种非法手段,对这些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进行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期间,高青县“六一零”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就将二十多人非法劳改劳教,无数人被非法拘留关押、强迫交保证金,所有大法学员都被逼迫缴书和强制洗脑。综合其主要迫害事实如下:

    孙洪兰,女,交通局家属,为人真诚善良,乐于助人,深受邻里爱戴,只因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受到公安局、派出所的威逼、监视、骚扰。她先后被非法拘留、监视居住、强迫洗脑。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呆,带孩子在娘家居住。

    李玲,女,原是人行干部,工作勤恳负责,为人开朗善良,乐于助人,在同事中口碑很好。曾在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先后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单位开除,精神身体受到很大打击和伤害。二零零七年六月又被“六一零”官吏强制送“淄博法制中心”强制洗脑迫害。

    王兵,男,交通局职工,在工作中踏实认真单位里有口皆碑,在家中是好儿子、好丈夫,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多次非法关押、拘留、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被国保大队迫害的从三楼跳下造成胯骨骨折,被逼的有家不能归,好端端一个幸福家庭被生生拆散。

    郭成刚,男,田镇镇崔张村人,真诚善良,乐于助人,曾在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经常受“六一零”官吏和国保大队恐吓、监视、骚扰,先后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三年,遭受酷刑毒打,强制洗脑。多年的迫害使其家庭一贫如洗。

    王兰芳,女,高城镇辛庄村人,为人本分善良,乐于助人,只因信仰“真、善、忍”,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经常受到公安局、派出所的恐吓、监视、骚扰。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遭受酷刑毒打、刑讯逼供,被非法劳改四年。

    孙葆竣,女,原织布厂家属,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非法劳教。被县城所一恶警敲诈勒索大量钱财导致家庭解体。二零零七年六月又被“六一零”官吏强制送“淄博法制中心”强制洗脑迫害。

    王保忠,男,高城镇逍遥村人,遭受酷刑毒打、刑讯逼供,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寿美,女,田镇镇官庄人,被多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被非法劳教一年,导致家庭解体,远走他乡。

    孟凡成,男,高城镇石槽人,遭受酷刑毒打、刑讯逼供,被非法劳教三年。

    行希华,男,高城镇西关人,遭受非法关押、酷刑毒打,被非法劳改四年。

    赵永建,男,高城镇十里铺人,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同勇,男,高城镇十里铺人,被非法劳教两年。

    李芸,女,高城镇十里铺人,被非法劳教三年,保外就医。

    孟凡忠,男,高城镇石槽人,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精梅,男,高城镇永阜村人,被非法劳教一年。

    张连凤,女,邮电局退休职工,被非法劳教三年,保外就医。

    孙德波,男,淄川区黑王镇土湾村人,遭受酷刑毒打、强制洗脑。

    姚兵,男,高城镇西关人,被迫害的家庭解体,远走他乡。

    李有亮,男,田镇镇李星耀村人,遭受酷刑毒打、强制洗脑,巨额罚款。

    司春叶,女,扳倒井酒厂职工,遭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强迫交保证金五千元。

    高锡凤,女,扳倒井酒厂职工,遭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强迫交保证金五千元。
    张爱荣,女,扳倒井酒厂职工,遭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强迫交保证金五千元。

    蔡延辉,男,扳倒井酒厂职工,遭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强迫交保证金一万元。

    相关主要责任人:
    吴新德  高青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张建军  原高青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付朝辉  高青县公安局副局长
    周保杰  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李本辉  公安局国保大队中队长

    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还在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恶人,如果还不听劝阻继续行恶,我们将会搜集其所有犯罪证据,将其劣行曝光于天下及其亲朋好友面前。我们也决不会放过这类没有人性的行恶者,无论将来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们必将他绳之以法,推上历史的审判台。我们每一个曾经遭受过迫害的高青县法轮功弟子、家属都会作为他罪恶历史的见证。

    历史教训:哪怕是上级命令,也决不要触犯法律!

    现在老百姓都知道法轮功是一群好人,全国有很多警察已明白了迫害真相,也看到了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遭报应的事,所以遇到是迫害法轮功的差事就躲,有的还暗中保护大法弟子。这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一些正直的警察说:“法轮功迟早都会得到平反的,谁再迫害将来肯定要倒霉!从法律角度上来看,这场迫害也是违法的。”

    从法律上讲,镇压法轮功根本就是非法的,直接就是一场政治打压运动。也许你们会说,我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共产党给我钱我就为它干。可是你想过没有?当历史走过这一页后,当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处理的时候,“上级”会为你承担责任吗?文革过后对“三种人”处理时,谁为他们承担责任了?文革后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的自杀就是很好的说明,他执行了上面的命令,而到头来谁也不会保他。当中共垮台、江泽民及其帮凶被法办时,谁会保你?你又会如何为自己辩护呢?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并不能因为执行上级的命令,而逃脱被清算的下场,千万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啊!

    退一步讲,你也找不到上级下命令的证据,因为卑鄙、狡猾、心虚的“上级”只是口头传达,不给你留下下达违法命令的证据,他就怕给你留下文字证据。试问你有这样的证据吗?而你的犯罪行为却谁都知道,是无法掩盖的。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的《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务员法》的这一条也堵死了执行违法命令而想逃避惩罚的路。

    实际上翻开过去不长的历史,理智的去思考一下就可以拨开迷雾,找到正确的道路。一九四五年的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已经警示着后人:哪怕是上级命令,你也决不要触犯法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上,除第一轮对级别高的战犯审判外,在以后举行的十二轮审判中,主要起诉的是为德国纳粹帮凶的企业家、军事人员、集中营看守、医生等等。一些被纳粹强迫执行纳粹命令的人员也被判了绞刑,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永远否决了罪犯“奉命行事”的辩解。历史启示人们:“执行命令”决不会成为犯法逃脱惩罚的借口。

    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的被审判、被处决;以及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被审判、被处决,都清楚的一次次向全世界宣告:迫害人民群众的必将受到严惩,所谓“国家元首”也难逃法网。这些事件,对中国大陆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善恶必报是历史和现实都在证实的天理

    凡是迫害修佛者,谤佛谤法,砸毁佛像、寺庙者,没有不遭恶报的,而且祸及家人、子孙。在掀起对法轮功新一轮迫害的同时,积极追随上层命令参与迫害者遭报的案例也频频发生。这里根据明慧网的报导,仅拣几例:

    高青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吴新德因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已遭报,自去年以来身体突然消瘦,他自己也说半年瘦了十五斤,才五十来岁的人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生命活力,如果吴新德真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就赶快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吧!

    刘元俊,长春市原纪检书记、政法委书记,主管长春市公检法及“六一零”办公室。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法轮功,特别是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刘元俊死心塌地追随江氏“杀无赦”指示,不到十天时间非法抓捕五千多人,造成了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劳教等,并使刘成军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刘元俊突然发病,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死于肝癌,时年五十四岁 。

    何雪健,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派出所内所谓的“执行公务”过程中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在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当局给何象征性的判了个刑。现恶警何雪健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熬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

    贾守田,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头目,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说,不能手术,于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死亡。死时脸部扭曲,人像皆无。

    张玉霞,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六一零”头目,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在自己家中的缸里被淹死,当时水缸里只有一尺多深的水,死时五十一岁。淹死后家里三个人往外拽她,但就是拽不出来。

    董建村,济南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支队调研员、一级警督,迫害法轮功都有纪录可查的,但是没等到被封赏,就在为江泽民到山东济南的专列执行警卫任务时,被该专列撞的脑浆迸裂、眼球和牙齿撞飞,身首异处。死像极其恐怖。只能追封为“烈士”,这烈士,阴间管用吗?

    宋平顺,天津市前任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天津市邪党政协主席,因为作恶多端遭恶报,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在自己的办公室死亡,死亡版本很多,有罗干灭口,有“畏罪自杀”,割喉、吃药,这里不去分析,重点是这个有着深厚背景的江、罗的干将,也是毫无预告的就死了。

    自从中共和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有上百个公安局局长遭恶报,上千个“六一零”人员遭恶报,上万个恶警遭恶报,还有更多的不明真相、举报迫害大法弟子者遭恶报的。恶报案例大量出现,中共当局严密封锁消息,极力掩盖,但消息仍不胫而走。

    天必灭中共 自救快退党

    法轮大法是诠释宇宙真理的最高佛法。八年来,大法弟子不畏艰险,在自身遭受史无前例的迫害的同时还本着善心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及遭受的迫害真相,揭露中共的欺世谎言。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目地是唤醒人的良知,制止迫害,让好人都能明白真相。江泽民叫嚣“三个月彻底解决”法轮功,现在八年都过去了,真相大白于天下,法轮功已洪传世界,而江泽民自己却在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一个极简单的逻辑是:拥有党政军全权的江泽民无法达成的目标,它的喽罗打手罗干、周永康们也绝不可能达到。请相信,离清算的日子不远了。目前,“追查国际”已经基本完成了对中共大审判前的罪证调查,做好了对中共大审判前的准备。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震惊世界,迅速传遍全球。凡是看过《九评共产党》的人内心都受到了震撼。此书中的参考数据均来源于共产党自己出版的各种刊物,事实确凿、理清言明,它如实揭露了中共的谎言、欺骗、暴政、杀人历史和流氓手段等等,揭开了中共的真实历史,能让人们看清楚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它的末日。从而引发了三退大潮。每天上网退党的人数达三至四万人,截止到二零零七年八月已有超过二千五百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这些邪教组织,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人士。当退党人数达五百万的时候,恶党的根就已被拔起来了,上下都失去了信心,如今正迅猛逼近恶党大厦轰然倒塌的临界点!恶党随时可能解体。

    有人曾形象的比喻,如今的中共就象一列失控的列车,车上满载着被它劫持的十四亿人质,前面不远处就是万丈悬崖。提前下车者安然无恙,糊涂到终点者车毁人亡。当然,明智者谁都不愿意为邪党殉葬。要下车保平安,有个既简便又安全的办法:那就是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用小名、别名、笔名、化名都可以。愿您理智聪慧的选择能给您带来长远的幸福与安康,福泽长流,惠及子孙后世。

    再次善劝那些对大法行恶的恶人与恶警,必须无条件的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停止行恶,否则恶报即在眼前。也请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邻居乡亲、领导同事,正义给予他们规劝,弃恶从善,能配上当人的资格。

    希望那些对法轮功还不理解的父老乡亲能多听多看,了解法轮功真相,了解我们共同面临的历史转折点,给自己的将来选择一条更加光明的道路和未来。我们需要所有父老乡亲的理解和支持,我们亲连亲、乡亲连乡亲,本来就是一家人,希望能在你们的帮助下,放回那些正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们的亲人泪已经哭干了,心已经碎了,他们渴望他们的亲人归来。

    祝愿高青县所有的父老乡亲们,重德行善,添福添寿,家庭和睦,生意发达,工作如意。

    高青县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八月


    给成都市国安、国保大队全体公安干警的一封公开信

    成都全体公安干警:

    最近惊闻我市出现了一起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我们深为你们的生命未来焦虑。

    这么多年中你们也一定接触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很多警察也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是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却把你们推到这群好人的对立面。

    作为法轮功学员,严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可是我们知道还有许多人受中共一言堂媒体的谎言欺骗,不知道法轮功真相,不知道“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的天机,我们怀着大善大忍的心怀,苦苦的告诉人们真相,是为了让他们明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请问这有什么错?我们每个公民不都有知情权吗?为什么剥夺别人的知情权呢?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可在铁的事实面前,这些自由在哪里?说你们是“人民警察”,可是你们所扮演的都是“中共的家奴”,你们身为执法者,如今你们却在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人权,执法犯法啊!

    从江魔头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至今八年多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镇压住,反而越传越广,越来越兴盛,中共早已感到力不从心,其败局已定。明真相的人纷纷觉醒,在明慧网上发表郑重声明,宣布“对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更有明真相的派出所的全体党员集体声明退党,表示不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不再欺压善良和无辜,决不做历史的罪人。到了历史的今天你们不是没有榜样啊!

    今天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为自己想过吗,善恶有报啊!无论你是什么人,警察、检察官、法官一旦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你就是在犯罪。如果那是你的职业,那你就是在执法犯法。你明知道法轮功是在做好人,你为暂时保住眼前的利益出卖良心,为中共卖命,你就在做替罪羊,当殉葬品。

    一直以来,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多次起诉江、罗、刘、周等,追究他们的“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江惶惶不可终日,为了换取法轮功不起诉它,江氏曾经通过美国的亲信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象文革一样枪毙一些打死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来偿命,以换取法轮功的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来偿命。当然法轮功没有同意这样做,如果这样做,倒霉的会不会是那些没有靠山的普通警察?其实中共为了开脱罪行而找替罪羊,或者为了维护自己 对参与者杀人灭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例如文革结束时就有全国军管干部十七人、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为蒙蔽家属就给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以隐瞒内幕,杀人灭口。由此可见,到了关键时刻,中共为了推脱自己的责任,连用过的工具都可以毁掉的。所以我们不愿你们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殉葬品!

    请你们想一想,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一朝过去一朝来,哪有铁打的江山?从天象变化来看,《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揭穿了中共邪灵魔教的真实面目:贵州平塘“藏字石”惊人显现,石头上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预示着这个从俄国引进的共产邪党的可耻败亡。当初苏联退党人数超过四百万时,不可一世的苏联共产党顷刻土崩瓦解;如今,中国的三退大潮(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突破二千五百多万,中共恶党的崩溃已是指日可待。而中共垮台以后,那些追随中共肆意行恶的人,如果不立即悔改,就会象当年的纳粹党徒一样受到正义的惩罚。

    善良的人们,请赶快清醒过来吧,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不要随着天灭中共的到来而葬送了自己的未来并殃及家人。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不容易,人生苦短,功名利禄如镜花水月,百年光阴眨眼即过。人的境遇可以不同,但良知应该永存。“善恶有报”是天理,每个人都在其中。在这个迫害期间,谁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谁能为大法弟子做点善事、好事,这个人将来一定会得大福报!是凡真心助人者,最后帮的都是自己。祝愿你们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真心为你好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八月


    给重庆女子监狱全体干警及家属的劝善信

    各位干警及家属:

    真诚送上法轮大法弟子对你的祝福:祝福你能明白真相,祝福你为自己选择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重庆女子监狱自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200余名大法弟子,刑期从三年到十六年不等;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七十多岁;文化层次从文盲到硕士研究生;社会背景从普通的农妇到国家公务员。至今仍有六、七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里面,承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殴打、虐待、体罚、威逼、集体围攻、车轮战、谩骂,凌辱、做奴工这些就发生在你们身边、而且正在继续发生着。

    下面看看发生在女子监狱的一些事实:

    大法弟子苏锡英含冤离世

    重庆长安厂大法弟子苏锡英、女、53岁,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遭到各种各样的迫害,从一个原本开朗而健康的人折磨成腰椎错位不能行走的残疾人。因长期遭受精神摧残,她于2007年4月18日含冤离世。

    苏锡英在重庆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不许家属探视、不打报告不准下帐(取钱)、家属交的钱不许使用、进去带的生活必需品被全部没收;四个包夹24小时轮流监视、不许大小便、克扣食物、每顿只给少量的白饭、监狱发给每人的咸菜都被包夹克扣。苏锡英因拒绝背监规,常常被毒打和包夹辱骂,强迫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每天从早上7点做到深夜12点,收工后还要罚站两小时(值班时门前),也就是强行洗脑两小时,无论是劳动或是洗脑或是罚站一律不许坐;然后才能去洗澡,洗衣服及个人卫生。第二天六点必须起床,这样算下来能休息的时间就所剩可怜了,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一年多。无论春夏秋冬从不给予热水洗澡,长期使用冷水,监狱里又时常停水,劳累了一天,经常是用冷水洗脸都无法保障。

    在这样的折磨下,致使苏锡英腰椎严重错位,2005年回家后,仍长期遭受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监视、精神摧残,使她于2007年4月18日含冤离世。

    李基凤被非法判八年 在女子监狱惨遭摧残

    重庆市北碚区大法弟子李基凤,二零零三年五月在其经营的商店被北碚区恶警强行绑架,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后,长期被关押在入监队,每天由四个包夹轮流监视,不允许参加任何活动,遭受着精神及肉体的双重摧残。现在李基凤已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她经常感觉身体被电击,内脏被调换,非常痛苦,写了多封反映自己情况的信,要求换监区,要求见有关人士,都被拒绝,反被他人嘲笑、辱骂为神经不正常,可这一切该谁负责,你们身为警察能脱干系吗?

    七旬老人范德芳狱中受折磨

    范德芳,七十五岁左右,重庆建设集团退休职工,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她因另一同修被看守所迫害致死一事受到国际上关注,欲向她了解情况,被不法人员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强行劫持到看守所,然后迅速签逮捕令和非法判刑,并强行送至重庆女子监狱。

    入监后,范德芳坚决申诉,却被以各种理由阻止,并撒谎说申诉是无任何作用的,扣押其申诉书。因其年龄较大,有警察认为她头昏眼花,对她软硬兼施,想尽一切办法对她强制洗脑,逼迫转化。一个多月后,她被分到七监区,强迫做奴工,每天超强度劳动十几个小时,其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六十九岁的苏大芳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狱中被强迫做奴工

    苏大芳,六十九岁左右,重庆北碚区人,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苏大芳在家里被北碚区有关人员骗到法院,未经任何合法程序,立即签逮捕令和强行开庭,随即被非法劫持到北碚看守所,当月就被强行送往重庆女子监狱。因身体原因,女子监狱不接收,又被非法关押到北碚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的恶警每天都强迫她吃药,说要治疗她的病。八月,再次送,同前次情况一样。近一年之后,二零零五年六月,第三次被非法送往重庆女子监狱。通过钱的交易,女子监狱昧着良知接收。

    入监后,她被强行洗脑,逼迫转化。因她不识字,有关警察就常找她所谓的谈话,指使“包夹”罪犯给她读污蔑大法的书籍和有关邪党文化的东西,叫其每天谈感受,并作详细记录,进行残酷的精神摧残。同时,在生活方面严格限制,吃饭、洗漱、上厕所、下账等都必须经过同意。约半年之后,被分到劳动强度相当大的五监区,强迫做奴工,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目前,其身体状况相当不好,人非常黑瘦。

    李中兰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中兰,四十多岁,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用酷刑,如毒打、开水烫等,刑讯逼供,导致口腔严重受伤,牙齿脱落,无法吃东西,只能进少量流食,说话也非常困难。

    二零零六年九月,李中兰被劫持到女子监狱。监狱施展伪善的伎俩,装出关心她的样子,哄骗她只要“转化”了,就可去疗口伤、补牙齿,可直到现在仍没动静。

    刘范钦被非法判刑九年 每天被迫劳动十多个小时

    刘范钦,五十多岁,重庆北碚人,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刘范钦被重庆大渡口区的警察绑架,因拒不配合警察,被警察毒打,并吊残双臂,导致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多次被大渡口区看守所强行送往女子监狱,未接收。二零零五年八月,通过罪恶交易,女子监狱看在钱的份上,竟同意接收。

    刘范钦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后,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转化”,因此而被严格控制。每天被关在监舍,强迫看污蔑大法的书籍,学习邪党文化,晚上强化学习到十一、二点,早晨五点多必须起床。因双臂严重受伤,生活基本无法自理,右手手指麻木,写字只能用左手。她曾多次提出要求治疗被吊残的双臂,以恢复到正常状态,有关负责人不是置之不理,就是敷衍了事,任意撒谎,并将其反映情况的信件随意扣押。洗漱、吃饭、上厕所、学习、睡觉等必须经同意,并强行截断同家人的电话和信件联系。家属接见,被严密监视,严格控制时间,不准讲真实情况。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每个星期只允许洗两次澡,且严格限制时间,否则会被“包夹”罪犯谩骂。因一直坚持不转化,被逼做奴工,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她常感到痛苦不堪,难以支撑,却有警察恶毒地说,“死了,大不了政府赔八十元钱(火化费),烧了就是,还能怎样?”

    唐霞被非法判刑四年 家人因邪党毒害很少看望她

    唐霞,三十多岁,重庆北碚人,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唐霞被北碚的警察之徒绑架。在北碚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坚持炼功,被恶警谩骂、坐老虎凳,被在押犯殴打,精神呈现恍惚状态,不仅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而且还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唐霞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在极度的痛苦中,曾多次撞铁门和撞墙,去感知自己是否还存在。她被经常罚站,半夜被叫起来冲厕所。由于长期的迫害,她无法正常生活,言语和行为因而经常失调,她被多次用电棍电。她的家人因谣言的毒害,不明真相,很少看望她,目前她基本与家人失去联系。其状况令人担忧!

    七旬老人谭咏秋被非法判刑五年 被强迫做奴工

    谭咏秋,七十多岁,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二年,谭咏秋被警察之徒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一在押犯推倒而致残,腿关节严重错位,无法行走。不仅未能及时治疗,反被邪党法院判刑。因生活不能自理,年龄大,监狱不接收,在多方压力下,警察不得不让她保外就医。

    回家后,当地派出所、“六一零”办等经常骚扰,严密监视。因其拒绝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抵制骚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恶警撒谎说给她检查身体,将她骗出家门,直接劫持到女子监狱。

    狱警都以为她年龄大,不识字,头脑可能不清醒,经常找她所谓的谈话,用儿女情打动她,妄图尽快让她转化,以达到邀功请赏的目的,却未能如愿。因此,就故意刁难,蓄意制造矛盾,挑唆与其他服刑人员的关系,对她严格控制,强化学习,不准打电话,不准买东西,强迫做奴工等方式折磨。曾因未完成生产任务,被迫公开作检讨,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

    苏彬被非法判刑十年 被注射不明药物

    苏彬,三十多岁,重庆璧山人,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二年,苏彬被绑架到女子监狱,一直关押在四监区(重刑监区)。因坚持不转化,拒绝配合,而遭受长期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身体极其衰弱,曾一度生命垂危,在监狱医院,被强迫灌药、灌食、插管、注射不明药物等。当身体稍有好转,就强迫做奴工,并不准她与其他人接触。

    以上所列事实仅是凤毛麟角,还有很多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都有其特殊经历和凄惨的遭遇。当你们看到或实施这些的时候,不知你们有何感想?难道你们会认为应该如此吗?

    中共垮台后,承担罪行后果的必然是个体实施迫害者

    作为监狱警察,你们在与大法弟子的接触中,你们应该看到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即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她们都践行着真善忍,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真相资料,冒着生命危险给世人讲真相,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也不是被谁利用了,更不是想要谁手中的权力,只为了唤回人间的道义良知,为了让人们看清中共邪党的本质,让被中共邪党文化蒙蔽毒害的世人能够得救。当有灾难降临时,有人警告于你,你怎能说他有所图谋和搞政治呢?可就是这样一群善念、善行的好人,却被非法关押,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从1999年7.20开始,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近八年了,最初邪党提出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可不久就告失败。无数的大法弟子却在邪党穷凶极恶的迫害、打压中,更加坚定和成熟了,树立了自己永远的威德。也让更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看清了邪党的丑陋面目和罪恶行径,众多的世人纷纷退出邪党组织。

    再看看目前的形势,法轮大法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广为洪传,一百多个国家有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功获得了更多国家、城市的褒奖、荣誉。全世界人民都在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要求中共开放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及相关军医院等地,进行独立的调查;江泽民及其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在海外十几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海外成立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正进行全面调查取证;中共秘密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焚尸灭迹、出售牟取暴利的罪恶已引起全球公愤,人们不断谴责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警察”;那些曾经被所谓转化了的、已出监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发表严正声明,陆续重新走入修炼,做着揭露警察、讲清真相的事情;重庆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曝光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必定很快会受到国际追查组织的坚决追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在全球最大新闻网《大纪元》刊登,其参考数据均来源于共产党自己出版的各种刊物,事实确凿、理清言明。《九评共产党》全面曝光了中共的丑恶历史和十恶俱全的本质,它靠暴力杀人起家,在独裁统治支撑的五十多年中从未停止过整人、害人、暴政杀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直接被残害致死的竟达八千万人,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六千五百万的总和。由此,更多的世人看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引发了全球退党大潮,在大纪元发表三退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与中共邪党脱离关系的人数,目前已高达二千五百多万人,并且每天还以三至四万人的纪录刷新着这个数字。恶党已彻底失去民心,遭到举国唾骂。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上层官员纷纷将子女送往国外,往国外转移资产,企图销毁证据,推卸责任,预备后事。 近年来,大陆警察、各地“六一零”头目、法院头目及一些高官等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不断传出,那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的天谴。中共竭力宣扬的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就是一个用谎言包装起来的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典型。天安门广场毛泽东的画像被烧毁、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力的中共高官黄菊的突然死亡等,都充份表明中共在迅速走向覆亡!

    今年八月,旨在揭露中共暴政,制止人权迫害,呼吁“奥运会与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进行”的“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已经开始,象征自由、公正与和平的“人权圣火”,冲破中共的层层阻拦,已经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在奥运的发源地-希腊雅典点燃!

    “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是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www.CIPFG.org)发起。该调查团是由分布世界各地的三百五十多名政要、宗教领袖、律师、医生、人权活动家等组成。目的是通过“人权圣火”在全球巡回传递,揭露中共对和平的信仰团体法轮功所施行的长达八年的残酷迫害,尤其是仍在进行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恶;呼吁立即停止迫害,不要让2008年的奥运沦为“血腥奥运”,奥运会与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进行。

    为数众多的大陆民众也热诚参与了“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到目前为止,大陆已有八个省份将参与 “人权圣火”传递。“人权圣火”全球传递,史无前例。“人权圣火”的参与和传递规模已经远远超过北京奥运所计划的火炬传递规模。截止八月十二日,已经有三十五个国家的一百二十八座城市将迎接“人权圣火”,涵盖五大洲,历时一年(注:其间若停止迫害或中共垮台,传递将终止)。传递顺序为:欧洲、大洋洲、非洲、北美洲、亚洲。

    监狱干警们,望尽快看清中共邪党的罪恶本质,尽早醒悟!前车之鉴,后车之覆,“文革”的教训是沉痛而深刻的。盲目的“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其实是对自己最不负责任,对生命最不珍爱的表现。因为邪党镇压人民从来都是挟持个体来行恶,中共垮台以后,为罪行承担后果的也必然是个体。历史是决对公正的,无论谁做了什么都得自己承担,并不因为你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就可推卸掉自己的责任,逃脱被清算的下场。望你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要为了贪图一时的虚荣和蝇头小利而断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有希望;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九评共产党》)已成全球共识。

    时间不会总在等待,历史很快就会翻过这一页,人类的新纪元即将到来!
    真诚的希望你们都能有个美好的未来!

    重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