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证实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我是怎样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学法:从得法之日起,我对师父、大法深信不疑,学法从没有间断过,即使在最困难的日子里也没间断。每天学《转法轮》一到二讲,越学法越有种如饥似渴的感觉,现在我已经通读《转法轮》三百四十多遍,背法背到第八讲,越背法越觉的妙不可言,有时觉的自己身体无比高大,人世这个空间很渺小。能得到大法成为师尊的弟子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了,大法在我心里深深扎下了根,这是任何邪恶的力量也动摇不了的。

发正念:师父要求我们新、老学员都要发正念除邪恶,我对发正念是很重视的,我悟到这是师父给了我们宇宙中最好、最有效的除恶方法,我是从来都不间断。记得我们地区有一次二十四小时正点发正念除恶,我就二十四小时几乎没有休息过。讲真相、发材料我都结合发正念。

讲真相、救众生:七二零之后邪恶铺天盖地向我们扑来时,我和无数的同修一样没有被吓倒,冲破重重阻碍進京上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返回,之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讲真相,救众生。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不记得已经发了多少真相材料,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反正是从没有间断的做。记得一个大年初三上午,我们一行八人(有几个是小同修)带了近四百份材料,三十多条横幅,还有大法护身符,坐在一辆简陋的三轮车上,来回行程几百里路,每到要做真相的村子我们分组提着包象过年出门走亲戚一样,堂堂正正的把真相传递到每家每户(几乎是每家每户),到下午一点多我们材料才送完,就到路口显眼的地方挂横幅,看到路上等车的人就下车面对面的讲真相,送护身符。沿途我们不停的发正念铲除路过的城镇派出所等邪恶聚集的地方,这样我们一路不停的做,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回到家里,也不觉的冷,也不觉的饿。

还记得一次我们三人骑一辆摩托车去很远的地方发资料,当时正是收玉米的季节,我们把材料挂在地里的玉米上,等做完三百多份材料晚上九点才返回家。附近的地方我们做的更多,做资料的方式很多很灵活。其实不管远在几百里的山区还是附近的城镇,我们都经常去,有时骑自行车,有时步行,当然材料都是我们自己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省出来的,有些不明真相的常人揣测做材料的资金有什么谁帮助等等,在每个大法弟子都会觉的好笑,他们不明白大法的事情都是学员们用心去做的,为了众生得救没考虑要任何好处,什么外在的强制也没有,做与不做也是每个学员自己说了算。材料很珍贵,每次我们都发正念让材料到有缘人手中起到它应起的作用,我们从来不积压材料,也从不当作任务去完成,都是抱着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的心态去做,总的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比较顺利。

但有时也受到钻空子的邪恶迫害干扰,有一次我们三人骑一辆摩托车作材料回家路上,遇到坏人抢劫,当时是半夜十二点左右,一群人突然出现吆喝着向我们扑来,已经快要把路拦挡起来了,我当时喊了声:“冲过去!”骑车的同修在道路即将全被堵住的瞬间从路的最边上冲了过去,但车的挡风玻璃全被打碎,同修的嘴流着血,但他还镇定的叫我们一起快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因为抢劫的开着汽车,我们发着正念先去了一个认识的同修家(当时离她家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回家路上路过她家)后,在同修家一起发了半小时正念,当夜一点多平安回家,后来悟到其中一个学员是个新学员,可能有还命的成份,但主要还是邪恶钻空子迫害。

还有一次我们一行六人分乘二辆摩托车,去一个比较远的山区发材料,去的时候前面的车上二个功友因为发生一些争执,都有点情绪,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一个公路口的拐弯处,啪的一下摔在那里,三个人摔在地上很长时间都没爬起来,争执的两个同修摔的重,裤子都破了,但无大碍,我们继续去发材料。回来的路上,要翻过一个小山,下山时有个急转弯,带着我的同修摩托车很破,刹车不灵了,所以本来在后面的我们很快超过了前面的同修,已经刹不住了,前面拐弯处下面就是很深的大沟,我当时只听到后面的同修叫了声:“师父帮她!”我也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帮忙,回去据后面的同修讲,只看到摩托车在刹不住拐不了弯的时候,车的后轮跳起来了然后飞速的转弯顺路向下开去,很快甩的他们都看不见我们了。

其实有很多这样有惊无险的事,确实见证着师父和大法的慈悲呵护和无边的法力,恐怕实践中每个学员都碰到过,有许多的常人(包括那些迫害我们的警察)都对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不理解,那么大的压力,那么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被迫害离开人世的、妻离子散的学员比比皆是,你们还那么坚持,为什么?记得有些监狱中的警察迫害的时候他们也有些提心吊胆的,害怕“法轮大法”是真的宇宙大法,那么他们会得到无法想象的报应,所以一边迫害着,一边又胆怯的要大法学员“证实”给他们看。按他们的说法:“你们谁白日飞升了?只要你们哪怕飞起来离地十厘米,我们就相信,不迫害你们了,你们上北京我们也不管了!”他们想不到的是就因为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他才有最正的标准,怎么能这样随便的完全打乱人中的社会状态呢?主要还有那些制造迫害的“旧势力”怎么会让他们的迫害停止呢?在没真相大显的时候,就是在人中还维持着一个“迷”,让众生有个“悟”,真正神佛大显那时人可能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这个让人似是而非的“迷”中,我们多少的学员就其社会地位、文化程度、理解能力、看问题的深度、比有些迫害我们的邪恶不知高多少,恶人们用他们那点现有的认识衡量这些修炼人都是“傻子”,甚至他们都不会用理智好好想一想,短短十几年,就遍及全球各个人种有上亿的大法修炼者,这些修炼人真的都不如他们“聪明”吗?如果没有他们在实践中真正看到大法的正确和神奇无边的法力,和理性上对法的理解,在这样恐怖的迫害中有谁去“傻乎乎”的坚持呢?特别是大法根本就没有强制,你愿意炼就炼,不愿意炼就走,没什么说道的。有人胡说什么“洗脑”,要说洗脑控制人的思想还有比中共恶党这个真正的邪教组织厉害的吗?可是就是如此,人们越来越看到外面真实的人类社会,越来越能摆脱这个魔教的控制,洗脑的结果不就是几乎全国上下都是阳奉阴违,上欺下骗吗?谁真正的听这个恶党胡说呢?大法中那些数不清的起死回生的事例,不是靠“谎言”能解决的,更不是自欺欺人的骗人的话“有好了病的那是心理作用等等”这些东西能抹煞的了的,(只有愚蠢的人才信那些邪恶自己都不信的那些“政治谎言”啊),按这等荒谬逻辑,那每一个心理学家都百病皆治了,世界那么多的疑难杂症他们怎么不治?大法的正确和威力真正的学大法者都有深深的体会,我们全家上有八十多岁的老人(四十年的陈疾都是医院和各种办法医治不了的,修炼后晚年反倒成了他一生身体最舒服的时候,按人中的规律你怎么解释?可事实就在那摆着)下有几岁的孩子,在我们全家修炼十年来没有一分钱的医药费,身体都很舒服健康,连许多的小毛病都不治而愈(例如我们姊妹原先都有脚气,脚趾间流黄水不止,医治后仍复发,汗脚脚臭很厉害,现在一点也没有脚气了,脚也不臭了),世间除了真正的修炼大法谁能做得到?

说的有点题外了,主要还是希望能看到这文章的一些人能理智的看待大法,听听我们的肺腑之言,不要被邪恶编造的政治谎言掩盖了自己的理智,做下毁灭自己的罪业,迫害这些修大法者的行恶者连以后后悔的机会都不会有,为了一个烂透的流氓党做了陪葬,以后连转生的机会都永远不会有了,真正等待这些行恶者的可怕下场很快就将被证实了,所有的对大法行恶者,如不马上悔改,都会在自己的观望中,愚蠢的走向无疑是自绝生路的结局。

我们接着往下说,自从师父发表“退团声明”,我马上自己退了党,从亲朋好友开始,一个人一个人的劝退,一家一家的做,现在在我们居住的地方,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发表三退声明的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我白天工作一天,还要做三件事,时间是很紧,有时讲真相劝三退顾不得吃饭,因为要赶别人的时间,有的几句话就退了,有的讲几个小时也没退,需要反复讲,有的家长明白真相后一家人一块退的,有的大人不退,就给孩子讲而孩子先退的,情况很多,有些多年不见的朋友在想不到的路边等着我,也有很多年不回家的人“恰巧”回家让我碰上,我都讲了真相帮他们退出恶党,使他们选择了好的未来。在路上、在宴席上、在能接触人的任何机会中都不放过,尽量的让更多的生命能够远离邪恶,退出即将被天淘汰的烂透的真正邪教-中共,选择光明的前途。

实际上有太多的神迹说不完,例如被摩托车撞了我安然无恙。有次我自己骑自行车到了一个比较生的地方,晚上看不清楚,到一个拐弯处我不知怎么的就下了车子,拐弯后突然看到一个很深的大坑就在那里,边上只有很窄的小路。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我深深的感恩于师父无量的宽容和慈悲呵护,所有做得比较好的事情都是大法弟子相互配合的好的结果。

现在我劝退的少说几百人了,当然还很不够,我也知道这是大法充实了我身心的缘故,现在自己觉的还有很多的执著没彻底去掉,修的不够精進,例如还有怕心,利益之心等等,但请师父放心,一个被大法同化的生命,会变的越来越符合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无论在社会上,家庭里,有人、没人的时候,不管在什么环境下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都会变的越来越纯洁无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