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干扰 在修炼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九六年的一天,亲戚跟我说:“现在有一种‘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能治病,还能度人。”一听说能度人,我就来了兴趣,因为我对神佛和修炼有一些认识。没有多想,我决定要学。

当时没有书,也没人能教动作,于是就买了彩电,借来放像机、录像带,一天看一盒。看到第三天开始拉肚子。因为刚学,对法理不明白,老伴让吃药就吃了,觉的不对,可又说不清楚为什么不对。看完讲法录像才明白这是消业。以后又请回《转法轮》、《法轮功修订本》。不久就戒了烟,忌了酒。

以前我全身是病:寒腿、静脉曲张、关节炎、痔疮、风湿痛、胃病、伤寒、内伤、肋膜炎、角膜炎、头晕头胀,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病,把我折磨得骨瘦如柴,凉东西不敢吃,凉地方不敢坐,不敢赤脚站着,整天无精打采,走路干活抬不起腿来,腿沉的就象灌了铅。看过很多医生,吃了不少药,也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可是学法炼功不到一百天全身的病一扫而光,感觉一身轻,精力充沛,体重增加二十多斤,此后再没犯过病。

老伴看我炼功身体好了,脾气也变了,不再和她生气打架了,九七年正月末,她也炼功了;儿子看到我的变化,也开始学法炼功了。周围的人一看我真变了,家庭和睦了,没有病痛的折磨了,不与人争斗了,身心健康,精神愉快。村里不少人也跟着炼起法轮功来。村里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集体学法,炼功,每个人都在大法修炼中提高心性,身健体康,从未有过的舒畅。

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突然听同修说:“天津学员四十五人被抓,当地公安声称,你们要人到北京去,我们管不了”。我想法轮功学员被抓,可能是政府不了解情况,我得去北京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真相。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不好的行为,没有政治目地。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功友们一起参加了在北海公园附近的上访活动。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静坐,怀着一颗讲真相、营救天津功友的善念,却被诬蔑为“围攻中南海”,真是天大奇冤。五月下旬,县政保科长、乡派出所所长和几个恶警突然闯入家中,抢走几本《转法轮》和炼功带,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审问。

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几个“四二五”去过北京的同修,被带到派出所被逼看侮辱大法的电视,我们没有动摇。因为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修心向善,没什么不对的。

十月二十五日晚,江××把我们大法说成“邪教”,我家三口人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因心里很乱,也没写上访信,到北京买了笔纸,在天安门右侧写了上访信(后来听说很多学员都是在那被抓的)。写完找到国务院信访局。一看牌子已经摘了。看见过来几个人,我把信给他们,他们说:你们不能在这儿呆着,得找个地方。不一会儿,来一辆警车,把我们押到西城看守所。第四天当地警察把我们押回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罚款六千多元钱后被释放。

到家两天又被乡“六一零”、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关了二十多天。学员们集体绝食抗议,最终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零年两会前,乡“六一零”头目带恶人闯到家中,让我在“协议书”上签字,内容是保证不進京上访,否则没收土地承包权等苛刻的、非法的,没有人权的条款。我不签字,他们就恐吓我,我毫不畏惧,揭露他们的非法行为和欺骗性。他们一看硬不行,就来软的,由于对法认识不清,对邪恶的阴谋没认识到,又被人情所带动,我妥协了,签了不该签的字,和同修交流认识到做错了,心里一直不是滋味。我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做好。

二零零一年儿子和另一同修去北京讲真相,举横幅,被抓后没报名,绝食抗议六天放回。可是那位同修没把握好,说出我儿子名字,我儿子被迫害流离失所。以后恶警常来我家骚扰,我觉的他们这是在邪恶指使下干坏事,悟清法理,不能让邪恶再钻空子。有一天恶警又来了,我就立掌发正念。当时心态很好,不慌不怕,发二十多分钟的正念。他们本来是来绑架我的,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只好走了。还有一次,恶警進屋大声问:“还炼不炼啦?”我也大声说:“炼!”他说:“共产党不让你炼,你还炼?”我说:“我不是给共产党炼的,共产党让我炼我一天都不炼,因为法轮功好我才炼的。”以后恶警再也不提炼不炼的话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总是把法放到重要位置,处处要求自己做好,走正修炼路。

有一次,同事约我到外地打工,说那里比我当时工资多一倍,我没有动心。因为我的工作地点和证实法有联系,换别的地方不方便。过一段时间他又和我说:“有个好差事,是管仓库,工资是这儿的二倍”。我有点动心了,犹豫不定,请求师父点化。一天梦中自己到了一个肮脏的地方。于是我决定不动,继续在家做好证实法的工作。

零四年我被县国保大队绑架到某市洗脑班。到那里,我揭穿他们的谎言,指明警察是把我骗来的,并给他们讲真相、抵制迫害。第八天他们就无条件把我放回家。回来后,同事告诉我,单位领导计划要延长我的工作时间,细想这也是对我的迫害,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结果却缩短了工作时间。我深有感触:只要心在法上,师父都会给安排好。

后来儿子、老伴先后被非法劳教,对我打击很大,压力也很大,面对魔难,我坚定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去县政法委讲真相。恶人蛮不讲理,要拘留我。我坚定正念,不为所动,继续讲真相,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恶人只好不了了之。

今年初,在一单位里打更。自己一个房间,有很好的学法炼功的环境。突然他们要给我换个房间,几个人在一起晚上就是看电视,规定几点前不准休息,早四点起床,等等。细想这严重影响我学法炼功,破坏我修炼环境,我提出辞职。他们只好作罢。

我看到每隔一段时间旧势力就要利用常人的形式干扰破坏我们的修炼,但是只要心在法上,用法要求自己,每次遇到矛盾都要想想是不是个人修炼有问题,还是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和破坏。如果是个人修炼问题,就要承受,消去最后的业力;如果是旧势力干扰和破坏,那就要坚决抵制、铲除。

《九评》传出后,为了救度无辜的被恶党蒙骗的世人,我积极传播《九评》,劝“三退”,我踏踏实实的去做,在大法修炼中不断提高着、升华着。

我家住在贫困山区,生活困难,亲戚总想要帮助我,希望全家搬到城市里去。我说:“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有健康的身体,也是大法给的,在大法需要我的时候,我得先做好该做的事。你们的好心我很感谢,也不会忘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