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湖北鄂州法轮功学员潘正惠(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潘正惠,女,六十一岁,湖北省鄂州市大法弟子,一九四六年二月五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武汉市人,中专文化,鄂钢退休职工,家住湖北省鄂州市大旗墩宿舍区,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十五时在邪党的非法长期迫害下突发脑溢血离开人世。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潘正惠的生前照片

潘正惠于一九九五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潘正惠有过多种疾病,如高血压,还患过中风。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身轻体健,笑容满面,家庭和睦,儿孙满堂,屋里屋外成了一把勤快的好手。在鄂州市西山炼功点和八一炼功点期间,鄂州市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她是一位热心肠的修炼人。

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中共非法打压后,潘正惠深感痛心和不安。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潘正惠老人以一个法轮功亲身实践者的身份进京上访,向政府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早日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但是在汉口火车站时就被当时的鄂钢公安处(现改为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拦劫回鄂州,身上仅有的三百零三元钱也被鄂钢公安处的周启弛和叶学理洗劫一空,并被鄂州市公安局鄂城区分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从此,潘正惠老人接连不断的遭到迫害,多次被非法拘留,抄家,传讯、搜身、监控、跟踪和非法劫持到洗脑班等等。共产邪党的株连政策让潘正惠老人的家人也受到牵连,子女多次被迫停工在家,潘正惠老人的儿子还被迫与鄂钢六一零签订了监控自己母亲的合同书,她的儿子的工作就是整天在家监控自己的母亲,而且合同规定儿子的工资奖金与监控自己的母亲挂钩,儿子还曾给她下跪,割腕自杀想让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时间长达两年。潘正惠老人原本孝顺的儿媳由于小家庭利益受到了损失,曾多次在家辱骂自己的公婆。共产邪党的株连政策让人性被扼杀,亲情被扭曲。

二零零零年九月中旬,潘正惠被绑架到鄂州市东沟镇河洛园洗脑班(鄂州市第一期洗脑班)迫害,潘正惠的老伴老王由于家庭多次受到非法打击和过度的惊吓,导致突发性脑溢血,险些丧命,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从此瘫痪在床至今,生活失去自理能力。几年来的病床生活全靠潘正惠悉心照料。现在,潘正惠老人已经在迫害中先于老伴撒手人寰,潘的老伴老王每次提及潘正惠都禁不住泪水涟涟。

“窥一斑而知全豹”,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共产邪党在这八年里对大陆法轮功修炼百姓的迫害是何等的邪恶卑鄙和龌龊。我们现在实在难以统计大陆有多少修炼法轮功的家庭曾经被共产邪党迫害得家庭不和,亲友反目,可是邪党反而说炼法轮功的不讲亲情,不顾家人的痛苦,只顾自己炼功。共产邪党心知肚明是自己造成老百姓的不幸和痛苦,反而还要把自己打扮成“伟光正”,这就是共产党,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党,一个标准的邪教党。中共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在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洗脑迫害中也正是采用了这种卑鄙的伎俩。

二零零二年一月五日,潘正惠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鄂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出资,与鄂州市六一零狼狈为奸,以每人三千元的价格,从沙洋劳教所和湖北省洗脑班请来一批邪恶犹大,在鄂州市莲花山办强制洗脑班,潘正惠和多名鄂钢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莲花山非法监禁和非法洗脑迫害,潘正惠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都曾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非法的暴力殴打(如:扇耳光),非法剥夺睡眠,非法恐吓欺骗等迫害,逼写“五书”,致使潘正惠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精神长期处于痛苦之中。

当时的鄂钢集团总经理陈明杰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是不惜钱财,殊不知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过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陈明洁和当时的鄂州市的市委书记马荣华在二零零四年即遭报应“双规”,职务和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均被撤销,并被司法机关法办。鄂钢集团在陈明洁的贪污事件中,先后有五十多名高层干部落网,其中多人不能不说与迫害法轮功没有关联。希望世人能明白迫害神佛的大罪是一定要被上天清算的,善恶必报是天理。那些与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保持一致的人,是迟早要遭恶报的。远的不说,呜呼哀哉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天津市政协主席宋顺平、和落网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职位不可谓不高,权力不可谓不大,可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终又落得了什么呢?明慧网上已经报道了上万例有名有姓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例。希望现在还在助纣为虐的武钢集团鄂城有限公司的某些人和鄂州市六一零的成员能引以为戒,给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留条后路,千万不要以为你自己不相信因果报应就没有因果报应。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由于鄂钢的凌汉岚在湖北省洗脑班转化后出卖,鄂州市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判刑,潘正惠被迫离家出走,后流离失所到黄石市。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潘正惠在黄石市西塞山区源建三村被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恶警周启驰、刘绍发等)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关押于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四月二十七日被鄂州市鄂城区检察院非法逮捕。

在被非法关押于鄂州市看守所期间,潘正惠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长期睡在水泥地上(监号内人多睡不下,大法弟子为别人着想),几个月没有梳子梳理头发,头发里满是蚂蚁和虫子,两千度的近视眼镜被没收,生活都难以自理,动不动就是脚镣手铐加身,而且是穿心链(这是给判了死刑的犯人戴的)。打骂是家常便饭,吃的是连猪狗都不如的食物,还经常被其他犯人抢走。这里我们要特别提到的是鄂州市第一看守所所长熊某,多次打骂潘正惠,还拽着潘正惠老人的头发从看守所的这头拖到那头,指示恶警用剪刀撬开潘正惠的牙齿强行灌食药物,以致潘正惠的牙齿松动。

最后,潘正惠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狱方怕承担责任,被迫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给潘正惠办理所谓的“取保候审”。潘正惠当时被两个犯人从看守所背出来时,人事不知,昏迷不醒,一双赤脚上被临时套上两只不一样的鞋。家人将潘正惠从看守所接到鄂钢医院抢救,即使这样,鄂州市六一零仍然不放过一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潘正惠被鄂州市鄂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理由是潘正惠给过凌汉岚几本《九评共产党》。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潘正惠上诉至鄂州市中级法院,要求无罪释放,但是鄂州市中级法院对鄂州市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从来都是维持原判,助纣为虐。也有正义的司法朋友透露,炼法轮功的判刑与否、判几年,全由鄂州市六一零幕后操控。

二零零七年元月五日,鄂州市鄂城区法院给潘正惠办理了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上午九时,潘正惠突发脑溢血,于六日下午三时离开人世。

据潘正惠的老伴老王讲,潘正惠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直非常好,没有得过什么病。但是从鄂州市看守所出来后生命垂危,虽然出狱后潘正惠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但是血压一直很高,仅十个月突然死亡,家人怀疑与潘正惠在鄂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非人的折磨和灌食药物有关。我们目前暂不知道潘正惠在鄂州市第一看守所期间被熊姓所长等恶警用剪刀撬开牙齿灌食了什么药物,希望有正义良知的朋友能向大法弟子或明慧网举报。

在此,我们正告鄂州市的某些司法人员,当你们用手中的权力迫害一些善良无辜的百姓的时候,你们于心何忍?你们知道迫害修佛修道的大法弟子的罪过有多大吗?将来那是拿命都还不清的啊!鄂州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汪胜利在七二零后,一再不听鄂州大法弟子的善言劝告而虐待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结果不但被开除公职,而且被判刑一年。

潘正惠的老伴老王还讲,在潘正惠走的前两天里,潘正惠给老伴买了一些新衣服,带老伴到楼下理发,还给老伴洗了一个澡。提起潘正惠,老王止不住泪水满襟。潘正惠的老伴原本瘫痪在床,口不能言,但由于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听讲法录音,居然能勉强下地支撑着行走。

附录潘正惠生前被迫害的部份证据:

证据一:鄂州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拘留通知书——西公刑拘通字(2006)03号(时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办案人:周启弛 刘绍发)

证据二: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鄂城检刑诉(2006)142号(检察员:阮正  时间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

证据三: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6)鄂城法刑初字第181号(审判长:姜海清 审判员:高 虹 周小娟 书记员:杨 惠    时间: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

证据四: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6)鄂州法刑终字第31号(审判长:陈扬德 审判员:金泽安 宋一勤 书记员:童维成  时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证据五: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法院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2007)鄂城法刑执字第一号(时间:二零零七年元月五日)

证据六: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法院监外罪犯执行通知书(NO:6)

附录相关电话:
湖北省鄂州市监管支队电话:0711——3752604
鄂州市政法委办公室:0711——3830448
鄂州市政法委纪检组:0711——3830175
鄂州市中级法院办公室:0711——3240630
鄂州市鄂城区法院办公室:0711——3357123  33578122(传真)
鄂州市鄂城区法院纪检办公室:0711——3357077
鄂州市鄂城区法院监察科:0711——3357018
鄂州市鄂城区检察院办公室:0711——3893001  0711——3893002
鄂州市鄂城区检察院举报中心:0711——3852000
鄂州市公安局鄂城分局办公室:0711——3863110
鄂州市司法局办公室:0711——3382646 3382556(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