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讲真相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曾经走过弯路,耽误了近三年的宝贵时光。刚刚走回大法中修炼时,我渴望得到大法和师父的消息,经常到网上通过搜索“法轮”、“大法”等词汇来了解大法的消息。尽管搜索后,打不开大法网站,但可以找开很多留言簿,看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留言。

那时,我还不知道“自焚”事件的真相,师父就安排我在一次看到留言中有一个网址,就上去了,不是大法网站,但却在上面看到了自焚的真相,包括录相。我把解说词下载下来。那时我还不能上明慧网,就利用解说词加入一些留言簿上找到的资料進行编写打印,开始了我的讲真相历程。

后来从邮箱中收到同修发来的破网软件,上了明慧网。最初主要是寄信,我从网上搜索了上千通讯地址。购买了好几种不同质地和型号的信封,用不同的笔,变化出多种字体写信封。刚开始时,没有多想,每次在住地附近找一个邮筒,发十来封。由于从新修炼不久,还不知道发正念的重要,只有一颗救人的急切的心,在师尊的呵护下,寄了近上千封,一直很顺利。

寄信的过程也是修炼,特别是去怕心的过程,比如买信封和邮票一般常人一次也就买个几个几张,不会买很多,而我买的量很大。刚开始我从小市场买,后来担心信封不符合要求,就到邮局买。从硬着头皮到坦然,由少到多(最多一次买过一百个信封),从邮寄时有所担心到心无杂念,修去了不少怕心。事实上阻碍我们的往往是我们自己的心,我买一百个信封的时候还有点“怕”,但邮局的工作人员把我当成给单位买,主动给我开发票。

后来在寄信的同时开始了散发。记的第一次,同修给我二十多本小册子,由于一直没有散发过,就觉的真多呀,发愁怎么发出去呢,不知道往哪发。有的放在绿化带上,有的甚至放到天桥的台阶上,过了很多天,才很艰难的发完。后来怕心少了些,就在菜市场和小批发市场发,乘人不备,放在商品里或菜筐里,后来放在自行车筐里,汽车把手里。但我从来没到家属楼去过,自己思想中觉的居民楼就象進了笼子一样被关起来了,实质还是怕心。

直到有一天,我又从同修处拿到二百多份资料,觉的邮寄太慢,而且我想到,如果到结束的那一天,外面的人我救了,我周边的人反而一个都没救。于是我第一次到居民楼里发了近八十份,才突破了难关,从此开始了在居民楼发真相的历程。

陆续发了一些,有时候人心上来真的觉的苦,真的觉的剜心透骨,有的时候就在马路边徘徊,不想進居民楼,怕被抓,揣着资料又回来了。后来,我就对自己说,你怕这怕那,怎么配当大法弟子?这样一点一点的突破,从慌慌张张恨不得楼周边没有一个人,到楼边有人也能進去,从假设“如果被抓怎么办”到更多的想到救人,排斥怕心,到现在怕心就比以前少了。往往有的时候是出去前思想上反映出怕心多,在发的过程中想着“奉师父和大法的威德来救你们,众生啊,一定要正念得救,不要对大法犯罪”,怕心就少或没有了。

关于怕心,我曾经想,如果发资料让邪恶抓住如何如何正念正行;后来想发资料避开邪恶,邪恶抓不着我;再后来想,我要让邪恶不敢抓我;最后我就想,我要让邪恶从此忘掉我,因为我修炼根本与它们无关。但同时,我经常告诫自己要理智和智慧,注意自己的安全,开始只想到个人的安全,后来想到自己的安全关系着众多生命的安全,为了众生的安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因为如果安全上出现问题,那不只是个人的损失,也是救度众生的损失。

现在,我自己下载、打印资料,自己散发到居民楼、自行车筐、汽车把手小市场,有的装在信封里,写上“国内不报导的新闻”贴到报刊栏上、成了一个个人资料点。

师父掌握着一切,时刻看护着弟子,只要心正,师父会替弟子安排好一切。记的有一次下班之后,我还在办公室里写信封,把接孩子的事情给忘到脑后,结果那天丈夫出人意料的提前下班接了孩子。有一次发信,我到经常发信的一个邮筒那里,结果找不到邮筒,心想是不是这个邮筒撤了还是换地方了?结果过几天再去看,发现邮筒好好的在那里呢!一定是有什么情况师父才不让我发的。有一次我上班时想出去发资料,又担心写稿子召集讨论,结果负责的人说我忙,不让我参加讨论,我很顺利的就出去发了些资料。

我清楚学法和发正念的重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基本雷打不动,尽量三件事情都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