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殊胜的另外空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没有参加过师父办的班,但有幸去贵阳参加了西南三省和其他省市部份站长与同修的经验交流会。到会上千人,其中有广东、四川、重庆、贵州等地的站长。会场布置得很庄严,台上中央挂有师父法像,法像两边是大法轮图形。

会中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着听着,我的天目开了,而且开得很高:那些像雪花一样的法轮飘到会场中,看见了师父的功身、法身、真身。还有好几位大觉者站在师父真身右面,还有很多站在师父后面。师父的真身那真是金光灿灿的,连身体都是金的,带着很美的帽子,穿的袍都是金色的。接着,我看见了银河系,那蓝黑色的空间中飘着亮亮的星球,很壮观。怎么说是师父的真身呢?我在一次看师父广东讲法录像时,大约两分钟我看到师父五官又象真身,连语音都不一样,我叫身旁的同修看,她说没看见,接着就听师父说,你看见什么就是什么。

第三天早上,大家到花溪公园去炼功,是师父在贵阳办班时晨炼的地方。这个炼功场就象《转法轮》里讲的那样“红光罩着,一片红”,我看到的是粉红色的天空,美极了!

“七·二零”以前,我家是学法点,每天有二、三十人来学法。一天回家,看见门口站立一个威武高大、全身盔甲的护法神。我立刻明白这是师父关爱我们。

师父在法中讲,弥漫在空间的空气都是活的。我看到,凡是雾茫茫的天,它们就象原子符号一样,一个连一个形成网状,很好看。

九七年五月,在老伴重病住院期间,一天从医院回家一進门,就看到挂在墙上的大法轮图飞速旋转,真壮观,我被这情境感动的泪流满面,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就在师父法像前表示一定过好亲情关。当处理好老伴后事,第三天就去参加晨炼了。

有一次回家一开门,看见饭厅里的大桌子象沙子一样蠕动着,而且蠕动的幅度很大。师父又一次让我看到这实实在在的东西。

九九年六月的一天,坐在床上打坐,看见一个比我低约五层楼高的空间场,莲台上坐着一尊佛,约有二尺来高,场里有很多众生,看见童儿拿着果盘,头上梳着两个小鬏鬏,他们的个头都只有五~六寸高。

大约二零零二年三月,在助师正法中,一次打坐,看见从我前身飞出去一个象铁臂阿童木那样的一个功的形态,飞快冲向天空,只听得一声巨响,我的耳朵都响了,轰轰的。

去年秋的一天,外地同修来我地,在一同修家与我们交流,不一会儿,我看见窗户外出去有很宽的空间场,师父的大法身坐在莲台上,在右边还有师父的功身,笑眯眯的很高兴,身后的背景很美。我告诉了在场的同修。这个景象持续很长时间。

一次发正念中看到,在一个山区,有好几百全副武装的人冲锋前進,突然猛烈的洪水从他们后面冲过来,瞬间就把这支队伍全淹没了。

零四年我在发正念时看到涨很大的洪水,有的地方只剩下一点点山顶,过后湖北确实洪水很大。今年六月又看见洪水象汪洋一样,洪水更大,面积更宽,比那年还大。

正点向北京发正念,看到那个空间场出现不同景象。有的象覆盖一层乌云,正念开始,就把它从地面冲起来,很快就散掉了。一次看见一座象宝顶那样很大的东西罩在北京整个地面,不一会儿就象爆破建筑物那样,很快就坍塌下去了。一次看见北京那地方堆了很多东西,有动物,有植物,也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一条象大蟒,盖满整个北京,发正念中这些东西很快就消失了。

我一直都是开着修的,看到的东西很多很多,不再列举。通过我看到的东西,我体会到《转法轮》书中讲的都是千真万确的。

我今年70多岁,过去全身都是病,完全是个废人。我还练过多种伪气功,那乱七八糟的东西害的我不浅。一九九五年八月得到大法宝书,次年四月正式参加集体炼功,正式走入修炼。大法给了我新生,古稀之年走路轻松。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