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冲破困难 建立家庭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经历了几十年痛苦的人生磨难,四十二岁(1994年底)时有幸得到了万古难逢的宇宙大法。从此曾经是身患七、八种疾病,性格焦躁,心胸狭窄的我,变的无病一身轻,真、善、忍的法理把我归正为一个健康、理性、明白真理的修炼人。

1999年7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这场铺天盖地的迫害,8年中我先后被非法关押过三次。在被迫害中,在磨难中,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这里面包容了多少师父慈悲的呵护和承受,是我现在还无法知道的。师父慈悲,不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也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坚定着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

2000年师父叫我们向人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知道我必须要走出来。可是我的怕心特别重。因过去当过辅导员,总以为是邪恶迫害的“重点”,无形中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好长一段时间走不出来,心里很苦。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学法,学好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亲身体悟到只要静心学法,无论遇到什么难关,多大的困难都能够化解,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一旦不用心学法,做事就会阻力大,麻烦多,我想每一个同修都有切身体会。

刚开始走出来发真相材料时我总觉的到处有人看着我,心态很不稳,怕心很重。当把真相材料放到人家门口后,感觉自己心发慌口发干,但无论怎样我知道必须要做,因为救度众生是我的职责。就这样随着学法背《转法轮》,走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怕心也越来越小。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随身带着真相资料,但有时由于条件所限,资料比较缺乏。记得一次我在外地女儿家,没有条件搞到真相资料,就带着身上仅有的一张材料,在寒冷的冬天,跑遍了几条街,想找一个复印点复印,但就是找不到,最后找到一个,看着老板比较和善,就印了40张A4大小的真相材料,花了32元。从那时起我就常想我要自己会印该有多好!

我一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做了安排。

我的孩子们先后都买了电脑,我萌生了想学电脑的念头,但常人的观念冒出来:我是个只上过几年小学的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学电脑好象是太难了点。

第一次坐在桌前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生命时,我连鼠标都不会拿,怎样开机更不知道;儿女们对我的能力也非常怀疑,谁都不愿意花时间教我。他们认为我要学会电脑是根本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在他们操作电脑时留点意,把方法默默记在心里,然后自己摸索,不懂的地方就问他们。尽管有时我连问都不会问,不是我问的问题他们听不明白,就是他们讲的我听不懂。有几次想保存看过的好文章,但最后却不知把文章存到哪里去了。为了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儿女们有时都教得不耐烦了,我也头脑发胀心里发急。

尽管存在这么多困难,但我想,师父讲过“万古事 为法来”(《洪吟二》),我下决心一定要冲破所有阻力和干扰,学会电脑,让它为正法、为救度众生所用。

恰在此时,当地由流离失所的同修维持的资料点连遭破坏,资料中断,成立家庭资料点便迫在眉睫。我去找同修交流这件事,大家认为有条件的功友应该尽量买电脑做资料,再说现在常人家庭用电脑的都很多,大法弟子为什么就不能买电脑呢?后来,有两个同修先后买了电脑,但都不会用,通过学法,并在师尊洪大慈悲的加持下,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学会了用破网软件上网、下载资料并打印,走出了真相资料遍地开花的第一步。

由于我的老伴是常人,而且一辈子在恶党圈子里混,对正法修炼非常不理解(当然这里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边),以前我连想都不敢想要买一台电脑放在家中。师父在经文《正念》中说,师父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我知道我们是负有重大历史使命的,我求师父加持,改变这种状况。后来我以儿子毕业后需要电脑为由,向老伴提出买电脑,他答应了。这样我在师父洪大慈悲的加持下,通过功友和儿女们的指导,陆续学会了刻录光盘、上网下载资料、打印并装订真相资料。现在我想用什么资料都能自己解决了,并承担了一部份同修的资料需求。

由于老伴不理解,我只能背着他做。这是我学法不精進,不能很好向他讲清真相所致。所以做真相资料的数量很有限,不能满足正法的需求,但我想通过我的正念越来越足、控制他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真相的。现在他已经能断断续续随着我炼功了,有时也听我读法,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德。

现在我还不会打字,但我买了手写板,能帮同修分担发表众生的“退党声明”及向明慧网发文章,下一步我准备学会打字,为正法和救度众生做更多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做好三件事,破除观念的障碍,学电脑也不难。相信我能做到。

建议有条件的同修,都放下一切常人的观念和障碍,也来学习破网和制作真相资料。大法弟子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无所不能,因为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当资料点真正遍地开花的时候,也一定是邪恶迫害结束的时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