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李春梅、任学英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晚间,周口大法弟子李春梅、任学英到市委家属院发真相资料,被监控器留下影像。次日,由周口沙南公安分局牵头,纠集川汇区六一零、铁路派出所等多家不法人员,分成两股人马,同时闯到李春梅、任学英家中,非法查抄,随后,将二人绑架,投进周口看守所关押(任学英被非法劫持的经过《明慧网》已有报道)。

任学英,女,五十八岁,周口体校退休高级讲师。退休前连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她曾于九九年十月、二零零零年九月两次依法为法轮功赴京上访。第一次被劫持后中途机警走脱(后来被周口政保得知后非法罚款数千元);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期间工资被单位全部非法扣发)。

李春梅年近花甲,原在周口师院后勤处上班,已退休。修大法之前,她因患脑血管畸形,遍寻名医,在洛阳做过伽玛刀手术,也无济于事,一年至少有三百天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脸部肿的吓人,神志恍惚。每次上楼,都是长子背着她。她修炼大法一个月,百病皆除。肿胀消退,头脑清晰,精力充沛,常扛着单车上自家住的五楼。每年为单位节省数万元医疗费。其丈夫师学增全力支持她修炼。

九九年十月,李春梅赴京和平上访,被当地警察劫持,交由周口公安带回,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她坚持在看守所炼功,被狱警戴上三十八斤的重镣,同时还给她强行套上为死囚犯特制的“马夹”。

在此期间,周口师专正积极申报晋升本科学院,恶党就借机把“专升本”与否和法轮功挂钩,逼迫学校加重对大法弟子的打压力度。故此,李春梅回家后,周口师专领导班子派一名副书记与保卫处、后勤处配合对她严管,扣发了她的工资(只发少量生活费)。并向她同在周师上班的丈夫、次子宣布:如再出“问题”,就将其三口一并开除。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李春梅再次北上,证实大法,在中南海被绑架。周口六一零、政保恶人非法将她三年劳教。去了一个来月,她的脑血管症状复发,获释回家。

从劳教所回来后,学校对她家人施加巨大压力,对她的监控更严。在红色恐怖下,她丈夫师学增的精神几近崩溃。因惧怕恶党,忍气吞声,却把一腔怨恨迁怒于妻子,张口就骂,举拳就打。几次夜深人静时,他辗转反侧睡不着,踢开老伴的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有一次,为迎接“专升本”验收,学校领导找师学增“谈话”。师回家与两个儿子一叨咕,三个胆小鬼把贤妻、良母拱手送给拘留所,无故关押十四天。

周口师专“专升本”进入冲刺阶段时,学校邪党班子经过密谋,向师学增摊牌:为保证“专升本”顺利进行,研究意见把李春梅送劳教。如不同意劳教,你们父子必须有一人写书面“保证”,今后一旦出了问题,谁出的保证就开除谁。结果,父子二人都不敢担保。学校邪党人员经与“六一零”、政保大队恶人串通后,派保卫处长、老干部处长和李春梅次子一起用“专车”送李春梅劳教。三人上楼见了李春梅,强逼她去劳教所。李春梅随他们下楼时,一脚踏空,栽倒在楼梯上。处长们慌了手脚,马上向领导汇报。这出严重践踏法律的荒唐丑剧就此收场。

这次恶人闯到李春梅家中时,李春梅脑血管症状当场发作,瘫倒在地,在恶人监视下送医院急救。之后,送到商水看守所关押。商水狱头看她身体那个样,以号中人满为由拒收。川汇区六一零、周口沙南分局恶人不管她死活,表态把她带回周口看守所羁押。

本次对任学英、李春梅的非法劫持,全是沙南分局国保大队头目高峰领头,而幕后操纵的元凶是沙南分局局长赵建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161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