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静心学法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很高兴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同修交流大法修炼中的体悟!我是九六年十月有缘得法的,当时我们早上在当地广场集体炼功,晚上在我家集体学法,有时也在广场集体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环境大家整体提高的真快。邪恶迫害发生后,大家失去了这个环境。二零零二年十月,结束非法关押后,我由于当时怕心较重,加上单位及家里亲人的干扰,不能静心学法炼功,看《转法轮》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甚至到后来只喜欢看师父的新讲法,而不爱看《转法轮》了。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劲儿。

随着不断学法,慢慢的我才明白为什么看《转法轮》没有以前的感觉。一方面,法对我们的要求高了,另一方面,是自己没有静下心来学法,按照法的要求做好,无意之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我再看《法轮大法义解 - 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时,我更加明白了集体学法的重要。旧势力破坏我们的学法修炼环境,就是不让我们修上去,目地是要毁掉我们及众生。我们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听师父的教诲,要集体学法,整体提高,形成一个证实大法的洪大的正念之场,彻底结束这场迫害。

先说我们的集体学法。我们是从二零零三年下半年恢复集体学法的。开始很多人怕心重,不敢参加。通过一段时间集体学法、交流,同修都感觉我们的场很正,学法效果也很好,慢慢人就多起来了。交流中一同修说:“一听说要集体学法,我真的怕心很重,走到门口心还突突乱跳,可一走進这个场心也就平静了。”在集体学法中,谁有什么感悟都可以谈出来,对法理不明晰的地方也可以说出来大家交流,同时,个人过关中的经验教训也可以互相切磋,促使大家整体提高。学法中,一个人读一段,下一个接着读,老年同修读错的字还可以及时纠正,同修们感觉好象又回到“七二零”以前的环境去了。

就这样,到了二零零五年初中国新年前十天,我们一直坚持每天晚上集体学法、发正念,大年三十晚上直到发过零点正念才结束,大家感到正念场很强。一同修说,过去一家人吃过年夜饭都坐在电视机旁看遭殃台的所谓“春节联欢”,都在不自觉的接受邪党文化的灌输。《转法轮》二百一十三页讲:“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回家很难受,那当然了。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这个法理我们这里有位同修早就悟到了,因当时没有这个学法交流的环境,所以没有交流出来。他说:“从迫害一开始,我们一家人就再没有看过遭殃台的晚会。记的二零零零年庚辰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们一家人早早吃过晚饭就熄灯睡下了。晚上八点多,恶警带一帮人要绑架我進行迫害后来知道,一看我屋子里没亮灯,敲门也没有动静,听到恶警说:‘怎么没在家,这时候应该正在家看晚会呢。’我在屋里听的很清楚,后来恶警就走了,迫害阴谋没有得逞。”这件事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信师信法念头正,邪恶就不敢迫害。

当然刚开始集体学法时也有干扰。如有的同修快到地方了看见路边停有警车,就不敢来了,赶快返回去了。还有一同修快到地方了,看见旁边蹲了个人,以为是蹲坑守候的,就赶快回家了,回到家打电话说门口有便衣。总的来说,通过三年多的集体学法、交流,同修们经过风风雨雨也都锻炼成熟起来了。现在集体学法的人多了,我们就又新成立了几个学法点,而且不定时的几个点集中起来学法、交流、发正念(每月至少一次)。特别是师父《彻底解体邪恶》和《致澳洲法会》发表后,大家更加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通过学习《彻底解体邪恶》,大家认清了到邪恶黑窝附近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多数同修能主动参与整体近距离彻底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发正念回来后,同修们坐在一起交流体会共同精進整体提高。

说到这里,我顺便讲一个同修发“九评”正念闯关的小故事。同修一天晚上带一百多本“九评”去发,骑车走到半路,突然前边的灯一亮,是警车,还有不少警察,示意停车。突然情况怎么办,掉头返回不可能,冲过去更不可能,他首先想到的是,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救人,救人的“九评”怎么能浪费呢?请师父加持!就这样,他很平静的把车停在警察面前,警察问:“这么晚了带的什么?”他回答说:“带的‘九评’”。警察说:“打开看看”。同修把纸箱打开,警察一看说:“都是书”。这时后边的一个警察说:“他骑的是助力车,让他走吧。”同修过后回忆说,那个说让他走的警察的声音和开始说话的声音根本不一样,分明是正的生命在借警察的口发出的声音。就这样他平静的骑车把全部“九评”发放到有缘人身边顺利返回。

前面提到不爱看《转法轮》,也领悟不到新的法理,是因为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求高了,但最主要还是看法不能静心,使法理不能显现给学法者。同时我也看了明慧的交流文章,很多同修背《转法轮》的经验都很好,比我年龄大的都背下来了,我为什么不能背下来呢?我也要背,就这一念,从二零零六年二月开始到七月我就把《转法轮》背了一遍。回头看看背法的过程,刚开始障碍很大,每天只能背很少,而用的时间很多,真有点不想坚持了,但又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不是真正的自己,是思想业和坏东西,正念一出,找到了真我,效果就不一样。但是只要有一天忙,没抽出时间去背法,那么第二天坐下来刚开始背时就很难背下去,一个小时过去了一小段都没有背下来,还会反映出“别背了,你背不会,通读吧,通读会很快的”这一念头。这时如果稍一放松,那真的就背不下去了。要否定它,坚持下去,正念一强,很快又進入正常的背法状态中去了。有了这个经验,我就坚持一天不落的背法,每天事情再多,我也要坚持最少背一两段,就是不吃不睡也要坚持,现在第二遍我又背完了。

通过背法真是收获太大了,由于水平有限表达不出来,就是表达出来也是与自己悟的感觉不太一样,下面我把最近背“意念”问题中悟到的法理同大家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转法轮》第三百页:“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第三百零二页:“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象一个工厂的生产办公室、厂长办公室发出指令,具体各个职能部门各行其事。就象部队的指挥部门一样,司令部发出命令,指挥整个部队去完成任务。”

背到这段法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联想我们地区有不少邪恶标语,其实在这方面同修们也交流了不少方法都很好,起到了镇邪的作用,我们也这样做过多次,但效果都不太好,你费了很大劲作了,它很快又恢复了,也有同修交流说哪个哪个地方又出现了邪恶标语,好象说出来就完事了,没有想到我看到了,我应该怎么去做,而是消极的对待。我就想师父告诉我们,叫我们用功能去做事,“三件事”其中之一的发正念,我们为什么不用呢?这些邪恶标语为什么能在世间表现出来,是它有背后的因素。师父在《转法轮》第二百一十八页讲:“我们有个学员一翻气功书里边蹦出一条大蛇来。当然详细的我不愿意说。”那么也就是说,这些邪恶标语虽然通过人的手段在这里反映出来,是因为有背后的邪恶烂鬼因素在支撑,它才能表现出来,如果我们对它近距离发正念,用我们的神通、功能把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你说它还能在这里存在吗?

有一段时间在我上班的路上和经常去的地方出现了好几条邪恶标语,当时我并没有悟到这层法理。但我一看见它心里就想,这些标语指的是共产邪教,它才是真正的邪教,后来我看到它心里就背正法口诀,后来这些标语看上去是被表面的其它原因涂掉了,没被涂掉的也都自己脱落了。现在想来正如师父《转法轮》讲的“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虽然我们没有特意去做什么,但功能自己就会去清除另外空间的坏东西,而表现在人这边就是邪恶的标语被清理。

以上是自己粗浅认识和感悟,如有不妥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