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恩英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家人讨公道遭监视(图) 【明慧网】

李恩英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家人讨公道遭监视(图)

高精度图片
李恩英生前照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河北唐山市唐海县大法弟子李恩英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家人发现他耳朵后面和身体背部有大面积淤血。因为死因不明,家属已经报案。李恩英的家属到唐海县公安局讨个说法,他们非常惧怕,推卸责任,并派出警察到李恩英家周围监视动静。

高精度图片
唐山市唐海县大法弟子李恩英含冤去世

高精度图片
李恩英遗体上的被迫害留下的伤痕

李恩英妻子哀悼时说:“所有参与迫害我丈夫的人,面对我丈夫的死,你们能心安理得吗?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做的恶能不还吗?希望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停止迫害好人。不希望我家的悲剧再重演。”

因为长期的被迫害,李恩英家很困难,没有钱,承担不起高额的尸体保存及其他费用,万般无奈,于八月一日上午把尸体火化。发送人时,灵车的两边分别挂着“李恩英是被迫害致死”和“迫害好人天理不容”的条幅。

正赶上这天是集,乡亲驻足观看,纷纷议论:“这共产党是完了,好好的大活人,就这么给害死了?”“共产党越是不让人信,越是迫害,越是做恶,老百姓越是知道法轮功好。”

李恩英,男,五十三岁,唐海县五农场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强壮,没有过病,与人为善,关爱周围的每一个人,使周围很多人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纷纷学了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下午,被迫流离失所的李恩英再一次被唐山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三中队。在劳教所期间,强制李恩英转化,整天整夜坐小板凳,不让睡觉。因不转化,遭到毒打。仅五个月零二十天,李恩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人不行了才送了医院,先后三个医院都说没法治。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通知家属接人。

李恩英被接回家时,已经被迫害的浑身浮肿,呼吸和吃饭都很困难;剧烈咳嗽,吐痰不止;不能躺下睡觉,躺下就喘不上起气来;神情恍惚,常记不起是早晨还是中午。从七月十七日接回家,仅仅十三天,李恩英含冤死去。

大法弟子纷纷送来花圈悼念,挽联上写着:“救度众生了洪愿,威德无限驻人间”“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不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李恩英的家门口,公示悼词。上面写着李恩英的生平及被迫害的经过,表达家属对亲人被迫害致死的悲痛,及希望做恶者弃恶从善、众人都明白真相的愿望。

下面是李恩英妻子的悼词:

我丈夫是被害死的

亲朋好友,父老乡亲:我代表我们全家谢谢大家的关心帮助。

我痛心啊,我丈夫死的冤啊。我丈夫李恩英今年五十三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强壮,与人为善,关爱周围的每一个人,使周围很多人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纷纷学了法轮功。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嫉妒,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镇压。一夜间,谎言污蔑铺天盖地。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八年间,李恩英被先后四次绑架,被唐海县五农场派出所勒索现金八千元,唐海县看守所三个恶警把李恩英打的浑身是血。并且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我儿子现在都没有钱结婚。造成的身心创伤更是难以计算。

这次我丈夫是被唐海县公安局绑架,不经任何手续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仅五个月零二十天,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人不行了才送了医院,先后三个医院都说没法治。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通知我们接人。在这期间,我家本没有条件,因为担心李恩英的安危,两次去石家庄劳教所,都以没有身份证(家人的身份证都被唐海县公安局非法没收)为由,不让见人。

李恩英被绑架之前身体强壮,没有过病,是我家的顶梁柱,遭绑架时还在工地干活。可是人被接回家时,被迫害的呼吸和吃饭都很困难。剧烈咳嗽,吐痰不止。不能躺下睡觉,躺下就喘不上起气来。浑身浮肿。神情恍惚,常记不起是早晨还是中午。据李恩英断续的回忆说,劳教所强制他转化,整天整夜坐小板凳,不让睡觉。因不转化,有人打他。

从七月十七日接回家,仅仅十三天,我丈夫含冤死去。可怜我那未成家的儿子失去了父亲,可怜我那八十多岁的公公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将如何生活。乡亲们哪,我们错了吗?我们只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为什么非要置我们于死地呢?

所有参与迫害我丈夫的人,面对我丈夫的死,你们能心安理得吗?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做的恶能不还吗?希望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停止迫害好人。不希望我家的悲剧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