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七岁女孩的沉重童年(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揣育霖是河北迁西县新庄子乡米城庄村的一个小女孩,今年七岁。小玉林乖巧活泼,很讨人喜欢。可是自一年前,她的修法轮大法的妈妈被警察抓走了,接着又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小玉林很少说话了,这个七岁的孩子承受着她不该承受的沉重童年。


玉林的妈妈揣翠军,小玉林已经一年多没见过亲爱的妈妈了。

玉林原本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大家庭。妈妈揣翠军是一个勤劳的农村妇女,爸爸揣之武是一名普通的金厂峪矿上的工人。妈妈和婶婶柴君侠在县城里开了一家小日杂商店,于是全家人包括爷爷奶奶就搬到了县城居住。她们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都懂得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一家人谦恭礼让,和睦相处,即使互相有一点小小的摩擦,也很快就能化解。人们都羡慕这个三代同堂的大家庭。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上十一点左右,睡梦中的玉林突然被惊醒:屋里屋外的灯都亮着,家里到处是警察,家里的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玉林惊恐的看着这一群人,这大概是第五次看到一大群警察突然来到家中了。

玉林认识其中一个警察:黑黑的,胖胖的那个,叫朱振刚,是迁西县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玉林已经见过他好多次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朱振刚领着一帮警察,突然来抄家,并抓走了妈妈。妈妈在看守所里被用浓盐水灌食,胃受到强烈刺激,连胆汁都吐了出来。食道被刺破,鲜血从鼻孔和嘴里流出来。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七日,恶警们又一次抓走了妈妈,把家和商店都翻了个底朝天,还威胁要把商店封了。恶警朱守良不但骂人,还恶狠狠的打了妈妈一个大嘴巴,抓着她的头发把头往水泥地上磕。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恶警又把婶婶抓到唐山洗脑班关了大约一个月。婶婶回来后,婶婶家的小哥哥福林(那年他只有七岁)只要听到警车鸣叫或有人敲门,就会惊恐的跑去抱住婶婶,紧张的问:“是不是他们又来带走妈妈啦?”每当这时,婶婶都会不住的流眼泪。

二零零六年五月,妈妈和几个叔叔阿姨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了。恶警又一次抓走了妈妈。从那时起,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过。妈妈在迁西看守所受了很多苦,最后被迁西“六一零”头子龙立华以“保证2008奥运”为名,硬是给妈妈判了五年刑,把妈妈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去了。

玉林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那天是第四次开庭。小玉林早早的来到法院,一家人都在法院院子里等着。那天来了好多好多的警察。大约十一点多钟,开庭结束了,妈妈又被警察押着出来了。玉林拼命的喊着:“妈妈!妈妈!”伸出手去想拉住妈妈,她不想再让妈妈离开她。妈妈也想过来抱一抱玉林,但是警察硬是把妈妈带走了。玉林满脸是泪:“妈妈!妈妈!我要你回家!你快回家!”

玉林多么希望,每天放学回来,看到正在忙碌的妈妈笑盈盈的看着玉林。每当她看到别的小朋友在学校门口高高兴兴的和妈妈说“再见”,每当她看到别的小朋友和妈妈撒娇,她多么希望妈妈也能在自己身边。

恶人们编造证据、改写庭审记录,给妈妈非法判刑五年。妈妈上诉到唐山市中级法院,但没有任何作用。爸爸、叔叔、奶奶、婶婶一起到迁西法院鸣冤、要人。结果没要回妈妈,却被一帮公安国保和法院的警察们打了一顿,还给关了起来。恶警把爸爸和叔叔的头按到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他们的脑袋,爸爸和叔叔都被打得满脸是血。妈妈也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去了。

离开妈妈一年多的玉林,万万也没想到,灾难再一次降临到她的头上。这一帮恶警,把所有东西翻了一遍后,带走了两箱货物及电脑,绑走了婶婶和奶奶,后来又到班上抓走了爸爸。他们抓奶奶时,患病的爷爷气得大叫,但恶警朱振刚还是毫无人性的将奶奶带走了。家里只留下了惊恐万状的玉林、小哥哥福林、上高中姐姐,还有患病的爷爷。

第二天,被关押了一夜的奶奶回到这个一次次遭遇劫难的家里,看着身有残疾的老伴,看着这几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失去亲人的痛苦,生活上没有了保障,怎么找回本该属于孩子们的快乐?

玉林沉默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看到的警察都象故事书中的坏蛋?她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

谁能告诉玉林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谁能告诉她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5/160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