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往回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

主佛下凡度人来了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我吃过晚饭来到公园,发现很多人坐在那里。我怀着好奇,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往前走去。我看到一条横幅,一看上面是“法轮功”简介,还有“真善忍”三个闪闪发光的大字。这一下可把我震住了,心想莫非真是缘份到了?这不正是我多年在苦苦追求的吗?

我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这时一位熟人过来给我介绍法轮功法并亲自教我炼功,把《转法轮》借给我看。

我翻开这本天书的第一页看到《论语》中的第一句话:““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当时心里一闪,我确定这是佛下凡了,是真正的佛来度人的。那天晚上我就发誓要進行修炼,并没有考虑师父收不收我,想的是反正这颗心交给师父了。我没有任何所求之心,更没有想到自己有病,只想跟着师父修炼。“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

我天天坚持炼功学法,读着读着,那一行行的字,每个字都是由一个红圈圈着,有时是金色的黄圈,非常漂亮的显现在我的眼前,有时整个书页显现出是透明状态,这本书太神奇,太宝贵了,用任何语言形容也无法说清楚!

通过学法修心性,明白了师父讲的法理,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及生活观念,并知道怎么样做人、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

慈悲的师父,在我修炼中不断的给我调整身体、净化身体,经常给我灌顶,感觉一阵热流从头顶通透全身,真是感到无比的舒服、温暖和幸福。就这样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了,达到一身轻。

我原本是一个多病的人,特别是每日每时的头痛,那真是难受极了,坐也不好,睡也不好,痛的会抽筋,日夜难眠,每餐進食很困难,根本不想吃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饿,别人说我是个“鸦片鬼”,骨瘦如柴。就这样度日如年,还真不想活了。我从来不接受什么“气功”,常常提醒自己不能乱来,脑袋是很复杂的东西,搞不好会成为废人。

可通过学法、炼功后,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我现在快七十岁了,身体非常棒,走路如飞,精神焕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单位的人个个羡慕我,他们说退休后也炼法轮功。但我也有不快乐的时候,那就是想念师父,真的是想念!伟大慈悲的师父为了救度众生,来到乱世人间,不辞劳苦,劳累奔波,吃了无数的苦。特别是七二零后看到师父受到恶党的迫害、攻击、污蔑,心理特别难受,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师恩说不完,我更无法报答。

师父呵护着我啦!

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两个恶警来到我的家,要把我带走,当时我对恶警说,你们能搬动我,你们就能带走我,可是你们谁也搬不动我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法轮大法师父的徒弟——大法弟子。

过了几天,真的突然来了六个警察,他们想把我带走。来时特别凶恶,并说:“你跟我们走一趟,了解一件事后送你回来。”我说,“你们既然来了,就说吧!”警察说在这儿说不清楚。“这是我的家,你们在我家说不清楚来干什么?你们走吧!”我一直在发正念,这时他们问我有书吗?有资料和其它东西吗?我说只有天书一本,其他什么都没有。他们说把书交出来,我说这本书你们拿不动,是我的命根子。他们说给我们看看行吗?看看当然可以,但说话要诚实。翻开书他们问我,这是谁呀?另一个人说这是她师父,我说正是。怕他们污蔑师父,我说你们不要乱说了。他们把书还给我了,却抄了我的家。他们没抄到什么,连墙上的大法挂历和师父的照片,警察都看不见。我又当着他们的面打坐、发正念,有一位跟我老伴说:你老人家每天就象你老婆这样盘腿打坐,你会长寿的。说完他们就走了。

还有一次,早晨三点四十分我去公园炼功。走在半路,碰上了两个坏人拦住我的路,一个叫另一个“快上”,两人来到我的面前。此时我心里很明白,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去公园炼功的,你们别想动了我。当时两个人就定在我面前动也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虽没见过师父,但师父时刻在我身边,谢谢师父呵护着我。

第一次写稿,有错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