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雪”诉奇冤(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大暑”是一年中最炎热的一个节气。今年这个节气刚过,京城就两次飘雪。农历六月间三伏天一周之内两次飘雪,据说是北京城历史上前所未见的一次反常天气。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地区,风卷着雪花从天空落下

多家大陆媒体报导,继七月三十日下雪后,八月六日下午3点5分左右,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地区,大风卷着雪花从天空落下,持续5分钟左右。之后,天空又开始降下大雨。

关汉卿的“六月雪”的故事妇孺皆知。元朝末年,无辜的贫寒女子窦娥被无端陷害,被昏官施酷刑并残杀。窦娥临刑发誓:“若我冤比天大,颈血溅练,六月飞雪,三年亢旱……”结果窦娥的三个预言皆应验。自此“六月飞雪”被人们普遍认为“有冤案”。

北京三伏天两次降雪。这绝无仅有的怪异天气对应着何种冤情呢?这对这一问题,最近,海外组织和媒体公布的一些事实,会给我们一些提示。

前所未有的旷世奇冤

“追查国际”七月二十五日公布了对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案的最新调查结果。“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为家人朋友寻找移植肾供体为由接触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零七医院肾源中介经纪人(以下称“中介”)。

该调查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上访被抓而未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是这场虐杀的主要对象;这个罪行在二零零三年前后为高潮,且为半公开化,现已转入秘密操作在继续进行;这是在司法系统等官方的合作和保护下进行的系统犯罪;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机构涉嫌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系统之一。”

被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大面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自去年以来被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了其真实性。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两次公布调查报告,用大量的事实和合理的论证说明这一事件的真实性,中共方面除了谩骂和诋毁外,拿不出任何证据反驳该报告。

自九九年开始,数千万无辜中国民众因遵循真善忍佛法真理,在不公对待面前,和平反迫害,被中共恶党绑架、监禁、洗脑、酷刑、虐杀,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利,不断的制造着一幕幕旷世奇冤。在掩盖下,这样的罪恶还在继续着。怎能不让天地震怒?

惊人财政黑洞曝迫害规模

五年前,罗干的嫡系、辽宁省司法厅某高级官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大会上公开承认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我们从江泽民和各级“六一零”偷空国库,不惜一切代价的经济投入上,可以看出这场迫害的规模。报道中称,“比如在国内镇压法轮功的人员开支上,全国各地的武警、公安、国安,数千个县市的各级六一零成员及其大批雇佣人员,每年的工资花费就上千亿元人民币,在互联网的封锁和电话的监控、监狱劳教所的扩建等,每项工程动辄数百亿;在国外,中共为散布其迫害‘合法性’,花巨额资金收买了海外媒体,特别是华文报纸电视台等;为躲避国际制裁,中共不得不搞银弹外交,用牺牲经济利益的办法换取外国对中共人权迫害的沉默。”

最流氓的手段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堪称“历史上最流氓的迫害”。一方面在国际上标榜自己处“人权最好时期”,一方面,花大力气层层掩盖迫害。

一方面,进行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一方面,利用全国的媒体抹黑法轮功,甚至不惜制造“自焚伪案”煽动仇恨,欺骗民众。

一方面,在国内利用煽动民族主义为自己保“政权”、维系迫害,一方面,祸乱中华,摧毁民族道德和文化,使社会危机重重,生态岌岌可危。

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往往伴随着侮辱,二零零五年高智晟给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中说,在政府针对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最持久跟最不道德行为纪录,即是“六一零”人员和警察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女同胞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都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下流的攻击。

异象的启示

法轮功遭受迫害的几年来,“六月飞雪”的人间异象,今年就有多次。七月二十七日17时左右,盛夏的青海省果落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境内突降暴雪,整个过程持续一个多小时。六月十九日5时许,甘肃甘南州合作、夏河等地区转为降雪天气。据甘南州气象台预报科工作人员介绍,这场六月中旬的降雪在甘南气象观测史上实属罕见。

与六月飞雪等人间异象同时发生的还有积极参与迫害人员的大量恶报。人们都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事实上,人在世间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果报。气候如此异常的变化,谁能说不是上天对人的慈悲警示呢?